不到千字,不收费的。。。这两人芸霜都认识,正是前些日子追杀自己与易峰的两位合体后期高手。

那老家伙再也无法沉住气了,天宫也是突兀地浮现出来。

那团液体骤然之间,绽放强绝气势,竟是生生地将易峰的手掌弹开,将手掌的火焰熄灭。

辰震仙帝毕竟是历事颇多,心境十分豁达,适应能力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脸色煞白地望着四块已经碎裂的灵魂玉牌,那年轻仙人当即跑了出去……

也不太可能是这里,毕竟这片禁制区域的覆盖范围实在太广大了。

这些日子来,确实忙得有点焦头烂额,根本没空去寻思那些不着边际的憧憬。

“然后就看你的造化了。”斩天没有详细解释。

不过,武门天尊也该庆幸,若是易峰一开始就和那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众多天尊一起发动袭击,只怕是自己五人也不是轻伤那么简单了。

不过,大鸟却没有被毒死,而是振翅向远处飞了去。

不多时后,就连那位麒麟祖神的化身,也拎着那远古战刀杀来,而一位仿若虚幻存在的剑祖化身也拎着长剑杀来。

下面争夺铁盒子的强者,见易峰那队人马聚集在一起,而且易峰此时拎着斩天剑并未加入到祖神化身拼斗的战团,故而没有谁敢打韩烟儿与易可儿的铁盒子的主意。

“那你知道怎么离开吗?”麒炎跟着就问了一句。

以往,七个金色大字在诅咒的作用下,根本坚持不了太久就会沉入斩天剑中,可这次似乎是被压抑了太久,一腔怒火完全爆发出来,竟是死死地挡住了诅咒的攻击,毫不示弱地与那黑雾对攻,在易峰三人的配合下,斩天剑并未处于弱势。

而前面却是一片山谷,其中还有几间茅舍,但却没有见到有人在。

“连她都能有所悟,真是稀奇。对了,她为何下界?”中年修士似乎来了兴趣。

“呵呵,我猜一定是你出手击杀了那位负伤的主神级高手。”法神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似乎洞察了一切一般。

“竟是易峰归来!”

劲力没有止住,冲破玄关后,直扑识海里的魂珠……

这种炙热而又霸道的火焰,却正是暗系属性鬼头的克星,又兼那朱雀已经渡过天劫,体内的火焰实在强大无比,易峰不得不将噬魂魔杖收起来。

如此之下,易峰虽然重伤,却反而安全了,那些仙门均是纷纷返回驻地,不再参与围杀易峰的行动。赤都华府虽然依旧在坚持着,但他们的人力毕竟有限,想要在广袤的海域寻找一个修士,难度太大了。

第一个被打击的二流仙门比较识相,他们的掌门仙君见到易峰气势汹汹地杀来,在易峰诸般法宝与手段出动后,当即就选择了投降,乖乖立下誓言。

而后,易峰就停止了攻击,却是让手下一位仙君开始劝说与那与赤都华府结盟的二流仙门的两位仙君,说什么“你们肯定挡不住了”、“我们还有杀招没用”之类的言语。同时,也会威胁几句,就是诸如“给你们考虑几天,若不答应,一旦你们被攻破防守,我们就会将你们赶尽杀绝”之类的。

龙皇顿时如遭五雷轰顶,脸色更显黯淡。

不过,随后饮下清酒后,同样是可以慢慢恢复,肉身的品质也会提升。

更让易峰惊诧的是,当六合吞天阵开始全面爆发威势时,远处的星空中的星光居然是越来越近。易峰本来以为是阵法之威如斩天剑那般牵引了星辰之力,可斩天却告诉易峰,远处的那些星球是在不断拉近与康庄星的距离。

他虽然看到了飞遁远方的易峰,但却是不能分身去追,但他依然袍袖一挥,一道仙符化作金色流光,追着易峰的位置就激射过去。

武门等几大势力这次来了十位神王后期巅峰高手,可却折损在了易峰手上三人,现在只有七位神王后期巅峰高手,而康州方面却有八位。

根据那女神所言,那位神秘高手估计就是天尊了,而天尊就算是在仙界,也不是神界的势力可以得罪的。神王后期毕竟还是神王,面对天尊时,与普通的修士一般无二。

“果然有点本事!”

别人不知道,甚至于易峰此时都不清楚,混沌之力这种存在,可不受时空限制的,即便是攻击力已经超出仙界空间的承受范围,仙界空间也不会自动排斥。可这种情况,这位神君却是十分了然。

四颗魂珠都被一层幽光包裹,失去了肉身的易峰,在四颗魂珠如此情况下,对主神级的精神力幽火的炼化速度不算很快。

随着攻击越来越激烈,不仅是易峰,其他修士也被牵连,但只是余波而已,麒麟兄弟与沙鼠妖倒是很用心地在保护着冷依依与易可儿。

易峰心中腹诽一句,嘴上却是道:“姐姐生的如此美艳,又与我同浴,小弟实在有点难以按捺呀。不过,小弟只是好奇姐姐会对小弟提出什么条件。”

季常平心中十分郁闷,明明是占着上风却一直无法拿下对手,一段时间后,他也就看出来易峰是在做戏,自己的攻击每次都与之失之交臂,绝对不会是巧合。

“真的吗?”韩烟儿再问道。小丫头从出生就一直在父亲的压迫下努力修炼,对世俗的事儿一无所知。

血焰魔帝的这个表现,也让易峰更加坚定了不得罪他的决心。

由于身体的伤害已经消弭,而天尊魂珠也已经缔结,此时那原本苍老的修士,已经变成了一位如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修士一般,虽然有点气息不稳,但却显得精神矍铄,眼眸之中并不浑浊,乃是十分深邃和明亮,隐隐之中还有黑白色的精光闪现其中。

见易峰久久不语,女子眉头微蹙,美目中神光湛湛,竟是以灵识窥测易峰实力。

“呵呵,我们也没有什么条件,承蒙帝君大人看得起,还赐下随身令牌,正愁无法报恩呢,此番……”

这是什么力量,竟然强悍至斯!六位主宰心中同时惊骇莫名。要知道,六位主宰集合在一起,不说是可以横扫整片神界大陆所向无敌,也绝对不可能会被直接封印,而且还出手之人是如何做到的都不知道。这实在太过耸人听闻了。

易峰只是随意施展了一记时空法则中最为简单的时空封锁神通,就有如此效果。

“你居然没有在九幽深渊陨落?”班德惊恐失措的问道。

易峰此时若是全力驱使斩天剑的速度,绝对比合体中期高手快,任谷速度刚刚提起,岂能逃脱得了。

也就是说,他根本不可能在这里达到主宰级别,也不可能破开那无形的能量的封印。

人家掌握了大部分空间法术与少部分时间法术,还用了百亿年时间才领悟了部分时空法则,自己需要多久才能达到人家的水平呢?

后悔是无用的,他只能硬着头皮去领悟了。相对于时间法术的隐晦难测,空间法术要容易很多,而且空间之力也容易被感受到。

当时易峰只是粗略的记了一下,并没有时间去研究,现在正好可以琢磨一下。

易峰此时更加迷糊,自己成为剑宗外籍弟子,只有自己与那梦嫣仙子知道,这天灵宗又了如何得到消息的呢?自己不会说,很显然是梦嫣仙子故意透露出去的。

见易峰已经被折磨得差不多了,再闹下去恐怕会出人命,凌灵这才道:“化灵丹价值高昂,用在你这凡人身上委实可惜,不过,在你手腕上有个玉石炼制的手镯,看样子还有点价值,我便以这化灵丹与你交换。如此你便可解除苦痛,我也能够得些补偿。你说可好?”

不过,易峰也没有多想什么,只要这仙帝没有事便好,自己的付出和行为也不算浪费精力。可一会儿后,易峰就无语了,因为那仙帝居然是将这颗庞大无比的龙珠吸收了一般有余,而且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种连突破仙人级的妖兽都不敢轻易触碰的火焰,所过之处,所挡尽皆披靡,而独立军的一万多人也就在火焰两边攻击,却是十分安全和惬意。

“好吧,我将天典书页里的内容传给你。”易峰妥协了,是真的妥协了,他想要抗争,但他更不想白白死掉,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

在斩天说给易峰知道后,易峰先是一怔,跟着便是苦笑,心中多少也有点不爽。

当然,这本书册里的内容,比九魅狐妖传授的要详细很多,而且易峰还发现,在天妖阶段的修炼上,这本书册描述的与九魅狐妖所传授的有些许不同之处。

“易峰,请芸霜师姐指教。”易峰上前一步,客气地说道。

易峰和斩天都很惊讶,这年轻修士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大的剑意波动呢?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他全身透溢出来的强悍剑意波动,居然能够让周围的空间再次波动起来。这种单是靠气势就能让引动空间波动的情形,易峰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禁心中一凛,暗道今天遇到硬茬了。

除了老树与躺椅外,院子里就什么也没有了,显得空荡荡的。不过,三眼碧水猿却是进屋子里搬出来一张椅子与几把凳子,而后示意大家都坐下。

斩天的敷衍说辞,易峰自然是不会相信,可斩天不说,易峰也没有什么办法。

“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进核心区域一趟了。”麒炎闷闷地说道。

而在传送的过程中,空间产生的压力也不算很强,大家只需要稍稍运功抵抗便足以应对,只是依旧难以稳定身形,身子一直都是不住地飞旋着,若是常人,只怕是这份眩晕都难以捱过去,可对于易峰几人而言就不算什么了。

空间主宰的一身空间之力大半转移到了易峰体内,在易峰的丹田之中形成了一个银灰色的能量漩涡,易峰只能以缔结金丹的法门,来让那个漩涡固化,从而形成一颗空间金丹。

丹田之中的情况与灵魂中的情况一样,能量漩涡飞速旋转,正在向固化前进,但绝对不是短时间内就可以完成的。

自己如此配合,还如此相信她们,居然会得到如此回报,实在不近人情。

那岛屿上空的阴阳鱼此时转动的速度,已经无法辨识,几乎就是一个巨大的气旋。

易峰细细一想,也觉得可以进去瞅瞅,毕竟有斩天这么一位见识深远的老家伙在,即便是不能出手相助,也可以指点出正确的出入阵法的路径。

星芒剑诀比之星辉剑诀要强大太多,易峰稍稍陷入其中的思量便觉得头脑一阵昏沉,却是如斩天所说,境界不够强行参悟,搞不好会遭反噬。

而这段时间里,场景是换了又换,终于让郑林碰到人了。这是一位同样十分迷茫的人类修士,有着渡劫中期的实力。他见到易峰后,就奔了过来。

顿时就见,半空之中,一柄极品仙剑不住地颤抖着,每次抖动都有无数剑光分出,顷刻之间,以易峰三人为中心,四下里全部被都剑光包裹。

“呵呵,你知道的倒是不少!”易峰没有正面回答,故作神秘地笑道。

易峰当务之急,便是在二者没有全面爆发之前,将魂力完全炼化成自己的,而后好控制丹田内的暴乱,不然的话后果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想当初在与天机老头单对单时,易峰的时间静止法术可是发挥过强大的威势,以天机老头之祖神级修为,也难以摆脱时间法术的作用。

门户之后,乃是一条一人高一人宽的通道,显得十分拥挤,且有着腐蚀性很强的浓郁死气充溢其间。不过,这对于易峰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他的身体与铁甲都足以防御。

事情缓缓发展着,易峰也在等着黑风老怪如何让火池中的火焰减弱威势。

这支军团要传送而去,自然是将传送阵完全封锁,其他人想用那就得等等了。

很自然地,易峰四人一起向那六爪金龙骨架走了过去。

易峰之所以当它跟着,自然是担心自己进去后,它会独自溜掉。找到这么一位住主神级的不死强者带路可不容易,易峰可不想浪费时间再去找向导。

让易峰没有料到的是,任凭他如何以星辰剑芒攻击,那巫妖死活就是不动,而且并未因为易峰的攻击力差而贸然迎战,却是一直警惕地盯着易峰手中的斩天剑。

“应该很难完成吧?”易峰反问了一句。对于器灵,易峰也是知道的,就是一个拥有意识的控制法宝的存在,一般的法宝想要产出器灵乃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而此时,血焰魔帝对易峰交待道:“赶紧将你的魂力透入到器灵中。”

纵然是知道里面有难以预测的巨变,城主府的高手们也无可奈何,那个石门的防御太过强悍,没有相应的咒语与法诀,纵然是主宰来了也将皱眉头。

也就是说,被传送的过程中,三女已经离开易峰身边,很有可能传送向了别的地方。

再次进入神园,易峰的心情显然与第一次截然不同,不是因为实力太强而轻松,反而是越发显得凝重,因为实力越高,在神园之中的感受越是不同,这里竟依然给易峰一种危险的感觉。

易峰百思不得其解,便没有多想,反正一切很快就会揭开。

邀霞仙帝曾经也随革坦进入神园,没想到居然陨落于此。

这些神界大陆的修士知道九幽深渊环境极其恶劣,此时没有找到主宰,没有绝对强力的保护,他们只能分别聚集在一起,商量许久后,才向四方而去,分别寻找。

易峰谁也不认识,自然是只能独行,他也不愿意和那些神界大陆修士过多交集,以自己的实力,只要不遇到主宰级高手,绝对可以横行。若是遇到主宰级高手,就算是再多修士帮助自己,也一样没有好下场。

就算是你用了逆天的神器,只要你有,而且能用得出来,就不算是违约。

大军一直向南,一路却是风平浪静,所到达的星球上也没有凶魔肆虐过的痕迹。

易峰先是一惊,而后就反应过来:师傅之所以要将自己逐出师门,乃是想让自己脱离这个虎狼之窝,走得越远越好。

九魅狐妖的本体宛如一座小山一般,可它却是通体雪白,不带一丝杂色,若是一般人到此,估计只会因为那是一座雪山包,不会看出那是一只大号的狐狸。

“可这对我而言,已经是极限了!”易峰愤愤地道。

九魅狐妖轻咦一声,无数年来,就算是神界神君的护罩都不能挡住自己的音波,这易峰却可以,可见那驳杂的能量融合起来委实不凡。

音波对灵魂没有影响后,易峰冷冷一笑,道:“我劝你还是收起这些把戏,免得我一会儿误伤你了!”

当三位超级神兽提出要换取这块神牌时,易峰的表情太过平淡了,甚至于连一丝起伏都没有。如此平静的表情,却是不像一位已经得到神牌而又要当即失去的仙界高手。

毕竟,修炼星辰之力的修士在仙界也不算多么稀奇,以星辰之力来发出剑诀招式虽然很强大也很让人意外,但此时看来也不算是太过逆天。

有冷依依的襄助,能量的供给已经不成问题,只是易峰此时很郁闷,欠了她如此多的仙石,日后这笔账可是难以算清楚了。最为让易峰无奈的是,此时得了人家的好处,可在之前自己却因为失误致使人家师傅白白挂掉。

“呵呵,想自爆?在奴家手中,二位还是省省吧。”鬼妖知道二人想要自爆,也不去躲闪,双手依然压在二人的脑门。

而当来人正要再次轰击神禁之时,血焰魔帝与四位帝级后期魔修却是已经将他围住,五道远距离攻击也是当即扑来,又快又猛。

————————————————

银色小剑微微一颤,竟是凭空浮立在易峰眼前,而后,一股如烟似雾的物质缓缓飞出来,慢慢地在易峰眼前凝化成为一个淡淡的人形虚影儿。

可让袁清很震惊的是,他按照易峰传授的双修功法与禾儿公主欢合,效果竟然是那般的强大。当然,不是易峰的双修功法强大,乃是因为禾儿公主的体质与血统强大,连续双修一段时间后,袁清的修为居然险些突破帝级后期,甚至连服用神丹吸收神石强行提升功力所带来的副作用也完全消失干净。

“当然可以!”易峰没等龙皇说完,就截过话来。

“那袁清真的是非死不可吗?”龙皇目光紧紧盯着易峰,问道。龙皇心中虽然几乎已经认定易峰不会让袁清死,可还是忍不住问了问,因为上次与自己女儿谈话时,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女儿似乎也很在意袁清的性命。当时龙皇并未言明,却是说了袁清未必会死,所以禾儿公主离开后才会有点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