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峰心念一动,天宫便沉入了体内,而那空间通道中也不再有流光射出。

许多年来,易可儿看似实力没有进步多少,但是对雷系能量的运用更加熟稔,任何雷系法诀她几乎都是看过就会,领悟起来完全没有一点障碍。

易峰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属性法术,当青藤巨网降落头顶时,他显得有些慌乱,连忙要召回赤炎灵剑,却是发现赤炎竟是被那中品灵剑死死缠住,一时半会儿根本不得挣脱。虽然说火属性法宝对木属性法宝有较强的克制作用,但赤炎毕竟不是中品灵器级别。

由于距离太远,神界的黑夜又对修士的魂力限制太强,易峰虽然可以看清楚那女子的样子,却不能窥测其实力。本来这是很正常的情况,毕竟易峰只有天神级的魂力,而且还没有凝结魂珠,可斩天却是也无法窥测那女子的实力。

疗伤的这些日子来,易峰时不时会抬头仰望苍穹,似乎在那遥不可及的天上,有着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那张吹口气都能重伤自己的巨脸,更是让易峰久久无法忘怀,简直就像梦魇一样纠缠不休于易峰的灵魂深处。

妖族已经撤退,但人类各方的军团却更加忙碌,为的自然是准备应对可能到来的云空天尊的报复。毕竟云枝抢走了云空天尊的血肉之躯,而各大势力都不知道云空天尊魂珠的下落,那么谁能保证云枝之前就没有得到云空天尊的魂珠呢?

大战在持续着,失去易峰的支持,魔化神婴几乎是一己之力独挡五位武门天尊,他纵然能量高级,但需要照顾易峰的情况下,他也难以全力发挥。

易峰给了金色大蜈蚣一个痛快,直接以裂天镰将之击杀,随后也没有当即吸收其血肉精华,而是将之收入储物法宝中,飞快地向大鸟消失的地方而去。

“神牌的样子可看仔细了?”易峰当即笑着问了一句,意在转移话题。

易峰暗自庆幸,若自己也急匆匆地来到这里,而忽略了第一、二重天宫,虽然自己依然可以比那些大主神要快,毕竟自己有着十系魂珠,但绝对不会比现在的自己快,只怕是每个台阶上都有停留百年以上。

刚刚修复完成的筋脉同时鼓胀起来,易峰知道这很短的时间里,自己的肉身必须要扛住才行,不然自己就完蛋了。

为了避免被锁定,易峰并不敢长时间外放神念,只是时不时外放一下神念观察下四周,跟着便收敛气息快速消失。如此一来,虽然寻觅遮天旗与灭天印的时间较长,但却比较安全,他还没有实力面对那位强大的天级强者。

而南宫老怪早就算计,神器是他自己自爆掉的,自然是不会被自爆之威伤得太重,虽然也被推开了老远,但只是喷了几口鲜血就稳定下来,不过伤势却加重了几分。

不仅是躲过了斩天剑的攻击,就连天火玉净瓶的火焰也险些被它最后猛力喷出的黑水淹没。黑水玄蛇退开之后,便是纵身浮立在洞口外面的沼泽上空,只等易峰出来。

当小黑将天火玉净瓶收起并跳到郑林肩膀上时,黑水玄蛇那巨大的尾巴也直接抽中了易峰,饶是易峰已经竭力以斩天剑去抵挡,也被扫飞出去,重重地砸在那石壁上。

奇怪的是,这第九块石碑已经不动,可幽冥死城的颤动依然剧烈,似乎比之前还要猛烈,四面八方都有炸响传来,让人难以捉摸是哪里在激战着。

四道璀璨无比的神光,从天而降,对着两位不死主宰轰击过去,声势浩荡无匹。

“桀桀……”那位宛如飞天蝙蝠一般的不死主宰,没有回话,只是怪笑了一声。

吼!!!

诅咒在易峰的天咒印诀的打击下,渐渐不支,自然会奋起反击,威势也加强不少。需要天咒九层才能破解的诅咒,其威势自然是毋庸置疑,绝对不比一位主宰级高手差,甚至还强了很多,它的反击,也让易峰三人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易峰转身,却是不能再次穿越那透明波动,以斩天剑之锋芒,居然也无法破开那透明波动。这下易峰急了,他这不是被困在山洞里了吗?

“小家伙,快吐出来,那东西可不是好消化的。”易峰轻轻拍了拍小花猫的脑袋,急切地说道。

这个世界的主宰级高手有多么强大,易峰并不清楚,但既然是主神之上,那么实力应该也在天尊之上。易峰虽然是天尊中的超级高手,但也不敢断言自己就能胜过比天尊更高等的修士。

当然,易峰在精神力的修炼上还处于刚刚起步阶段,才会在吸收了如此微弱的精神之火后感到进步,若是让那些主神级法神来吸收,估计什么感觉都不会有。

若是两位不死主宰真与不死大军围攻而来,只怕是胜负难料。

即便此时在妖族外围,几乎没有可能遇到妖族天尊,易峰依然是不敢大意。

梦嫣劈出的那一剑,真可谓惊才绝艳,万丈剑芒,裂空而来,浑然不像是女子能够发出的浩荡攻击。

劲力没有止住,冲破玄关后,直扑识海里的魂珠……

这种炙热而又霸道的火焰,却正是暗系属性鬼头的克星,又兼那朱雀已经渡过天劫,体内的火焰实在强大无比,易峰不得不将噬魂魔杖收起来。

“呵呵……呜呜……”

“只有什么?”龙皇当即追问道,其他修士也是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易峰。其实,此时此刻,几位妖皇心中隐隐已经知道答案了。

紧跟着,在斩天的诱惑下,易峰又打起了那丹炉下星辰真火的注意。

可当女魔的灵识进入易峰识海之后,还未寻到易峰的灵魂在何处,便听到一声震吼。

“武门诛杀余孽,还请融城主能够行个方便。”这说话的便是南武门当家吉雄。

康州城顿时喧哗起来,惊天炸响更是不断激荡开来,整个大城似乎都在颤抖着。

面对神君的这种威压,一般人是万难抵挡的,就连那越钧帝君也是连连爆退,甚至是直接遁入星空之中。可这份威压虽然强大,但却是在神人后期的境地止住,若是超越了,这神君就只能提前被仙界空间排挤,从而无奈返回神界。

“呵呵,神君大人果然神威非凡,在下佩服!”易峰定住身形后,笑着说道。

以九系神灵之力发动镇天诀,虽然易峰速度不快,但威势却非寻常。当那神君已经缔结数万印诀时,易峰才堪堪将一组镇天诀掐动完成。

四颗魂珠个个都不凡,可无奈之下,班德大主神将之舍弃了,而这四个能量中枢,他是真的不想也舍弃了。

****

正魔双方谈判破裂,那么正道修士肯定不会继续以南宫雪琪去要挟魔尊,那么南宫雪琪恐怕只有一死。

还好南宫老怪战力非凡,看样子还可以支撑一会儿。

与此同时,斩天剑再次发动攻击,目标就是第一次攻击的位置。虽然易峰没有去细看,但也能猜到,那被攻击过的禁制,肯定有了松动。

而星尘子没有上前祝贺易峰,只是微微一笑后,也转身而去。倒是易峰的三位师兄,纷纷上前,口蜜腹剑地对易峰一番大肆夸赞。方才梦嫣仙子没有看到易峰,可易峰此时身上集中了所有人的目光,她再看不见就说不过去了。不过,如今作为魔道中流砥柱的易峰,却是让梦嫣仙子只能苦笑一声,自然是不会抱着让易峰来解救自己的打算。

在梦嫣仙子看来,自己当初救下易峰虽是处于善心,引易峰入剑宗也是惜才,可正是因为自己也为正道培养了一位如此厉害的敌手。为了赎罪,为了不再被正道修士责问与讥笑,心思高洁的她才参加了如此凶险的正魔大战,却是早已抱有死志。

又被革膺帝君叫了句弟妹,冷依依反倒是没有再脸红,很坦然地道:“帝君大人果然大方,那就依帝君大人的意思来办吧。”说完,冷依依已经将神牌握在了手中。

“大人,我现在就归还,我立刻离开这副身躯,还请大人留我一命,不要打散我的灵魂!”班德惊恐万分地爬在了地面上,颤抖着对易峰请求道。目前距离三个月的最后期限,还有大概一个半月时间。在这一个半月里,易峰也有着自己的打算。他需要先了解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而后制定出一个最为妥当的营救计划。一旦失败,不仅无法救出星尘子与芸霜,甚至连自己都要陨落其中。

易峰苦笑一阵,同样是吸收,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而就当易峰要接话言语时,月牙玉恰好被血丝完全占满,接着就是一道清辉霎时闪耀出来,虽然不刺眼,也没有强大的威势透露出来,可却委实吓了小莲一大跳,条件反射一般地将月牙玉丢了出去。

仰望半空,天机老者正握着一根歪脖子木杖,一脸冷峻地看着对面不远处的暗黑祖神,虽然身材矮小,却宛如一座万丈神山一般,岿然不动的身姿,令人敬佩之极。

云空天尊直觉自己脚下的地面一阵剧颤,低头看去,竟是如重物击打过的玻璃一般,出现了道道裂缝,宽度都不下一丈。

易峰与斩天先是在周围分别探测了一番,并未发现什么怪异之处,便跟着落下去。

易峰稍微犹豫了下,便是将三件火龙甲都套在身上,同时还将斩天剑也拎在手中。

少许沉吟后,斩天回道:“估计是血液的量不够,你可以试着再滴一些血液试试。”

“呵呵,他们打算如何除掉我呢?天尊们一起来围杀我?”易峰笑着问道,似乎不以为意。虽然易峰料到会被神界天尊们注意到,但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程度。

易峰不知道的是,自从与越贤的父亲一战后,敌人对他的实力重新衡量了一番,结果竟是发现,就算是派几位天尊来围杀,也未必就有成功的可能,便有了从长计议的打算,而且放任易峰离开延州境内。

易峰一边卖力逃跑,一边心中思量着对策,当听到仙界二字时,忽然有了主意。

于是乎,易峰调转斩天剑的飞行方向,向衡天星飞速靠拢过去。

易峰将这珠子取名为星辰珠。当星辰珠形成之初,丹田内还起了一丝意外——

不过,单凭一把上品仙剑,一位渡劫期的剑修还不足以将连破穹击伤,这人肯定还有更加强大的本事。

“小黑龙怎么又来了,不想要命了吗?哦……原来是请帮手了,呵呵。”这三眼碧水猿笑着说道。脸上依稀有几丝调侃之意。

可斩天对此支支吾吾,如何也说不清楚,似乎也不想说清楚。被易峰逼得太急,斩天只能敷衍说,由于上次融合混沌剑灵,他丢失了不少记忆。

“小子,这应该是一个考验,用幻境来考验修士的心境是正是邪,你要小心应对,毕竟你的灵魂修为还不够高,千万别着了道。”斩天此时对易峰提醒道。

时间主宰是最后加入,并没有给易峰什么功力,似乎她修炼的时间法术也不需要功力,这世界似乎也根本没有所谓的时间之力。

————————————

易峰亲眼见到一个有着出窍后期实力的狼妖被那火焰触及到后就立时哀嚎,而诸如元婴期、出窍初、中期的狼妖根本就是触之即死。三更,求收藏、推荐……

也就在沙鼠妖心思飞旋之际,远处又飞来了几位修士,个个都是神君级高手,可形容都很狼狈,身上也有着比较沉重的伤势。

易峰没有丝毫犹豫和停顿,淡淡地道:“此树乃生命之树,本应该培养于神界息壤之中,出现在这里虽然奇怪,但也不难理解,应该是布置神园的高手留下的。生命之树本来就代表生命一系,不需培养也能够正常存活并不难理解。”

做完这些后,易峰貌似很痛惜的样子,将斩天剑与一块玉简抛了过去。其实易峰知道,自己与斩天剑的认主关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斩天才能控制斩天剑认谁为主,就算是现在解除了,实际上斩天剑还是易峰的。

可那神龙却怡然不惧,在无数紫色剑芒的打击下,它依然快速向易峰而来,一拳将易峰砸飞老远,但却不能脱离它封锁的区域。

这个让易峰史料不及,在那次两粒金丹对轰后,再缔结灵根时都是直接融合,可这次居然又不能融合了。易峰无奈下,只得按老办法在丹田之中再次凝结一个元婴。

门户之后,乃是一条一人高一人宽的通道,显得十分拥挤,且有着腐蚀性很强的浓郁死气充溢其间。不过,这对于易峰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他的身体与铁甲都足以防御。

抱歉今天更新晚了。。。没有任何意外,原阳仙君本来就想一直与易峰保持联系,期望着有朝一日易峰带他去神园,此番易峰主动示好,他岂会拒绝,这本来就是对他那炼火仙门有利之事。

也就是这么一座死山,在老远就给了易峰一种异样的波动气息,为易峰带路的那位主神级不死强者并不能感受到那种气息波动,但当易峰带着它来到这座死山边时,它却对易峰连连嚎叫,像是在警告易峰不要靠近那座死山。

也就是说,进入其中未必也会消失,但肯定得不到好处。

留下遗憾不是易峰的风格,故而他坚定的在这里等着,也分给了那位不死强者一些在幽冥死城掠夺来的精神力,并且示意它可以离开了。

整个炼器过程,足足持续了十几天才到关键时刻。

谁都知道,在炼器时器胎若是毁掉了,就等于炼器失败,这个后果可是易峰不能接受的。易峰正要出声回绝这个提议,斩天却是建议易峰试一试。

跟着,血焰魔帝又取出了一些绿色液体打入到魔杖之中。当那绿色液体流溢出来时,易峰能够明显感受到一股子十分浓郁的生命元力的波动气息,不用多想也知道,那生命元力的波动肯定是来自于那绿色液体。

那些被砍了的树木,许久都没有恢复原状,倒是流溢出了微弱的生命元力的波动。这个差不多可以证明,这里不是幻境,但是不是有阵法加持这里就不能肯定了。

没有太久,一边前进着的易峰,一边忽然醒悟,自己在神园之中的感觉,竟有种进入了独立空间的感觉。当初在那至高神统治的神界大陆上,易峰进入了天宫的世界,也有这种感觉。

幻境的考验,心境的考验,一如易峰第一次来那般,但却没有丝毫作用,易峰很快就来到了当初被算计过的地方,那是一个有着许多通道连接四处的大厅。

当然,也不排除人家最后清扫了战场,将自己一方死去的修士尸体带走了。

其声音之洪亮,直让群山震颤,话语已毕几刻,群山之中依然回响不断。

明火宗一派,只知道现在易峰是金丹初期修为,也了解到了易峰的综合实力很强,故而在大陆上搜寻时,都是成群结队,只有少数出窍期与分神期的高手才会单独行动。

易峰也不动,心中却是道了一声找死!

一路缓缓而行,很快就遭遇了那些骨怪,可根本就不用出手,那些骨怪见了六爪骨龙与两位麒麟后,就当即让开,却是没有一个敢上来拦阻的。

虽然是在易峰的十系领域中疾行,但是那骨矛应该是出自于神界大陆炼器大家之手,威势十分强大,从发动到破开十系融合领域飞行,再到出现在易峰眼前,几乎是瞬间便已经完成。当然,之所以会如此快,也有易峰与那金衣天尊距离不远的原因。

不过,三位超级神兽多少还是有点不解的,那就是易峰的实力明显深不可测,绝对可以对那神牌进行认主,却是对这神牌一点贪念都没有。

那位一直未开口的彩衣女子,也就是那母系五爪金龙却是开口了,她道:“我们只有仙晶五百万块,各种极品材料一百件。”

易峰正要挣扎着起来,却是听到星尘子那关切的声音传入耳畔。

他的表现也让雪人族公主与许多正道的老家伙看在眼里,大家虽然表面还客气地抚慰于他,可在心中已经是对他十分鄙夷。

而在一边缔结第九灵根的同时,易峰那有了暴乱倾向的八系神灵之力,也受到九灵玄天神章功法的影响,开始配合功法运转。可易峰知道,自己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如果等到九系神灵之力完成,自己还如以前那样的魂力修为,那么九系灵根大成之际,就是自己爆体身亡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