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手持棒球棒,另外一个没有什么武器,只能将车上的玻璃瓶装的啤酒拿出来充当武器。

与其一直让北齐吃大秦的肉、喝大秦的血,不如举全国之力与北齐一战。要知道北齐可不比当年,大秦也不是当年的大秦,就算同时对两国开战,他们的胜算也不小。

“本殿下不拿顾千城当赌注。”秦寂言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输给景炎,可他仍不会拿顾千城冒险。

“四处查找,看他们往哪个方向跑了。”安统双眼放光,这三天他只有在累极、困极时,才敢悄悄合眼,其他时间都在到处寻人。

忠心,不是挂在嘴上,也不是表现出来的,而是一天一天累积起来。

顾三叔在外当官,就凭他那六品小官,根本照拂不到顾家,顾家也没有办法沾他的光。

“英雄出少年。”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城府,老太爷忍不住赞道,面上也带了一丝笑容,只是转念一想又不对。

顾千城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寂言。

秦寂言哪里想到,五皇子又拖了他的后腿!

“寂言有心了。”换言之,周王和赵王的礼就是无心了。

秦寂言之所以连夜顾千城悄悄离去,是因为他身边出了叛徒,他出城不到两个时辰,就在必经之路上遇到了伏杀。

不错,不是肌肉男却很有线条感,正好是她喜欢的那一类……放案卷的地方是一间旧房子,分里面两间。里间是成排成排的卷宗,外间很小,放着一张小书桌,秦寂言和顾千城一进来,就显得有些拥挤。

她可以肯定,秦寂言说到这份案卷时,那人愣了一下,显然秦寂言并没有提前交待。

从宫里出来,顾老太爷没有回顾国公府,而是直接去了城门,不过顾老太爷并没有急着出城,而是在城门口附近等着,等……

老太爷真得很了解顾千城,一刻钟后,顾千城坐着一辆青布马车过来,待车夫寻到顾老太爷的马车后,顾千城下了马车,走到顾家马车旁。

她不会永远都是一颗任由人摆布的棋子,总有一天她会永远足够强大的力量,可以将曾经欺辱过她的人踩在脚底!

“我苦命的女儿呀,你以后要怎么办呀,都是那个小贱人害的……我诅咒她和她娘一样,不得好死。”

老皇帝偶尔会要秦寂言陪他下,可秦寂言也不乐意和老皇帝下,每次老皇帝露出一个苗头,秦寂言就找理由跑了。

“末将听令。”副将们明白秦王的意思,立刻应下,不过……粮草怎么办?

而唐万斤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打小身边就有人照顾,要没有照顾他,他反倒会不知所措。

武定不敢隐瞒,如实禀报。

虽说大理寺的官差没有去墓园查清情况,可是御史却从特殊渠道得到消息:武氏的坟确实是被挖了出来,而且还是顾老夫人下得令……

这件事,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顾老夫人狡辩!北齐皇帝虽然一直被太后和摄政王压制,可到底当了多年的皇帝,朝堂上有一批死忠的臣子,手上也有一些人。边城发生那么大的事,秦殿下又没有瞒着任何人,他怎么可能不知晓了……

长生门特使杀出一条路,并且放出信号通知原先的人马过来。那些人因大秦士兵突然折回,也跟着在附近徘徊,见到长生门的信号立刻跑了过来。

“轰……”像是巨龙出海,火山口里的火浆猛地冲上天,火红色的巨柱至少有数十米高,好半天都没有落下。

“你去。”长生门的特使把君亦安推了出来。

“前朝大家画作,不是什么名画,却售价不菲。”秦殿下身边的暗卫,十分了得,“姑娘,这里还有已成形的画作。”

“没有可是。”顾千城冷声打断:“不是每一次付出都会有收获,找不到东西很正常,真要每次行动都有收获,那才叫奇怪。”

秦寂言问清怎么一回事后,冷笑一声,“把名单抄一份,送去给封似锦。”别看封似锦温润如玉,君子端方,实际上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主。

一连数息,在顾千城看来已经过了很久,可在旁人的眼中,不过是一个呼吸间的事,少女并不有发现顾千城的异常,她们此刻还沉浸在血腥的取子画面里。

“里面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明明听到了小孩的哭声,怎么不见大夫出来说说里面的情况?

他可以肯定,他被算计了。

凤老将军不仅官复原职,还凭军功封了公爵,但兵权没有归还。

六个暗卫,在点燃炸药包的那一刻便冲了出去,脚踩在地上没有发生一丝声响,但他们手中的炸药包却异常惹人眼,六人一出现就被官差发现了。

“动作快一点。西胡的兵马要来了。”北齐人心中焦急,而到此刻他们才发现,和他们搭伙进来的人,怎么一点声响也没有,他们不砍断铁链救人出来吗?

唐万斤不愧为是唐万斤,刚开始暗卫还担心唐万斤做不到,结果唐万斤一进去,一拳就把最大的那座宫殿给砸了,至于宫殿上的夜明珠……

说完,不等顾千城反应过来,就跑去砸第二座,第三座殿……

所以,不能给,无论如何也不能拿出去,反正他已经和顾千城撕破了脸,顾千城也说过无论如何都不会帮他。

“好好休息,我去给你找吃的。”路上来时,秦寂言随手摘了几枚野果,先给顾千城当零食吃。

像猪对六这种穷凶极恶的土匪,秦寂言绝不会对他们心慈手软。对他们心慈手软,就是对大秦的百姓残忍。

“兄弟们上,这可是一条大肥鱼,劫了这条大肥鱼,我们下半辈子吃香的喝辣的不用愁。”

“一!”秦寂言数完,同时抽出腰间的剑,可就在此时,景炎飘然而到,在秦寂言面前停下,“圣上,我来了!”

而这才是聪明人会做的事。

“暗风剑,”秦寂言将缠在腰间的软剑抽了出来,轻拭剑身,“用了这么多年,我才知这把剑来历不凡。”他一直以为他母亲出身普通,却没想到他母亲的来历一点也不普通。

其他人见状,有样学样,一个个呸了赵王一句,这才离去。

钦天监收到这个消息,差点晕了过去,可晕了也没有用,皇上要他挑时间,他除非现在就死了,不然怎么也要把时辰挑出来。

可是,顾千城找到了那个地方,却没有看到风遥的身影,甚至连痕迹都被对方清除了。

秦寂言忍不住停了下来,想要看顾千城做什么。

没有求人的低姿态,而是平等的交易,顾千城更习惯如此做,很快就有一个健壮的汉子大子胆子上前:“你说的是真的吗?”

他的婚事,不能当作交易的筹码,哪怕是为了皇位!秦殿下脾气虽坏,可他一向不屑与女人计较,要不是北齐太后拿顾千城说事,秦寂言会假装不知北齐皇帝这个人的存在,绝不会在这种场合提起他的存在,可偏偏……

“秦,王,你很好!”北齐太后死死抓住身旁女官的手,才能克制自己的怒火,而被抓的女官疼的脸都扭曲了,北齐太后却仍然没有减轻力道。因为,只有这样,北齐太后才能克制自己不说“滚”字。

你的意思是说,你说的都是直言?都是你认为对的话?

“我……也想你。”顾千城鼻子一酸,抬手挤开秦寂言的脑袋,双手挂在他脖子上,然后凑上去……

她是景炎手中的人质,是钳制秦寂言的人质,是……景炎撤离要用的王牌,因为景炎知道她和秦寂言的关系。

只是……

“你是个聪明人,朕不相信你没有其他后手。”这不就留了一个后手,还拿来威胁他吗?

顾千城轻轻点头,“走吧。”有些事,躲不开。

“大年初一,我总不能因为死人的事跑去宫里找你吧?”别说古人,就是她心里也挺忌讳这个的。

还有一刻钟!

可就算知晓是什么原因又能怎样?

老太爷都知道顾千城回来了,作为管家夫人,窦氏怎么可能不知晓了。她一听说顾千城从后面开的小门,直接进了自己的院子,就知大事不好了。

再说了,这种事真要等到皇上开口再做,他们这群人也就该找块豆腐撞死了。

暗卫摸清了地,便按原路下山,拿着秦王府的令牌去军营调了一千兵马。

他有这个想法,却没有这个命!

言倾的困扰从古至今就有,她哥哥当年在部队升职快,那些人也说是因为家世,可是有几个看到他哥哥,每一次执行秘密任务带回来的伤?

“我不否认家世带来的好处,可我也不否定自己的努力。”顾千城淡然一笑,抬头看向被匪徒们围在中间的承欢几个,一脸骄傲。

“千城,你的情三叔记下了,以后要用得上三叔的地方,你尽管开口。”顾三叔扶着顾千城上了马车,心里说不出来的感激。

顾家这样的家族,在顾千城看来根本走不远……

秦寂言没有接,低头就着杯子喝了一口,然后……

顾千城抽出被顾承意抱着的手,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审视地看向顾承意……从北齐边境带十万大军到江南,绝不是十天半个月能做到的事,秦寂言不可能一直等凤于谦,和凤老将军说了汇合的时间与地点,秦寂言便走了,至于去哪里?

“太聪明了,其实我不喜欢。”至少她不喜欢武毅。

她可怜的女儿……

不管顾千城承不承认,律法上顾夫人就是顾千城的母亲,而子不告母。

“我不否认这一点。可别忘了,你不是我亲生母亲,你在我娘面前也要执妾礼,论身份我这个嫡长女比你尊贵,我要告你官府一定会接。”顾千城上前一步,丫鬟自动退开,不敢再拦。

“是,大小姐。”赵婆子咬牙点头,顾夫人脸色大变,指着身旁的下人:“快,快拦住那个老货,别让她跑了。”

顾千城叹了口气,放缓了语气:“孙妈妈,今天喜堂上发生的事,我固然受了委屈,可我也丢了顾府的脸。老太爷正在气头上,你这个时候去找他,他必不会帮我。孙妈妈,你如果真心想要帮我,就按我说得办。”

“皇爷爷宣诏,京城是肯定要回的……”秦寂言并没有把话说死,略一停顿,便问向封似锦,“对了,传旨的钦差在哪?”

她也不想打断老爷子的,可是……

上前,将揽住顾千城,“我以为,你会相信她们。”

“我的去处是秦王建议的。”人都要离开京城了,封似锦自然不会再和秦寂言客气下去。

秦寂言高调的回京,西胡与赵王那里自然是瞒不住的,两人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赵王“哐”的一声,将热腾腾的药碗打碎了。

赵王太忙,忙到完全没空管秦云楚,让秦云楚得已在赵王的眼皮底下,一点一点积蓄力量。

这个时候他们动手打劫一点,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他也能想像景炎被困在火海中的狼狈样。

“今晚肯定没有看黄历出门。”从水里钻出来,景炎狠狠抹了一把脸,恼怒的拍打着水面。

虽说秦寂言可怜了一点,可却因此收获了老皇帝的愧疚,要不然凭他一个小屁孩,就是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活下来。

顾承欢说得又快又急,好像在怕什么一样。

“是。”暗卫这下不敢怠慢,使出吃奶的力气,把两人打捞上来了,并上前检查,“主子,子车大人和彭长老都没事,只是晕了过去。子车大人应该是脱力晕了过去,彭长老则是被人打晕了。”

长生门给的这张名单,可以说是把这些人,欠药王谷人情的那些人全部写上了,除了个别几个已死,或者以经商、书香传家,帮不上忙的人外,其他人都在名单上。

“哪有,我很认真的。”顾千城立刻收起脸上的笑,故作正经的看着秦寂言,脸上就差没写上“看我认真的样子”。

“我们家惯常用的太医今天进宫当值,小的正在找别的太医。”大管家抹了一把汗,小心地看了顾千城一眼,生怕顾千城发脾气。

“是。”

秦寂言当然不想让顾千城走,只是……

“回京城确实安全一些,可本王不放心你在这个时候回去。”秦殿下搂着顾千城的腰,一脸不舍。

顾千城要去看神女小像,进城后,车夫直接将马车赶到六扇门。

“你要上去干吗?我们先下山。”墓园老鼠泛滥成灾,这个时候除非军队过来,不然他们这些人根本对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