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梦嫣仙子看到好奇之处时,那剑形实体吸收了足够的魂力,没有继续吸收了而是开始微微颤抖起来,生命精元与魂力波动也被激活了一般,不住地激荡着。

四息之间,混沌之力的防御罩也破裂,可同时易峰的十系神灵之力防御罩再次展开。

————————————————————————————————————————————————————————————————————————————————————————————————————————————二更,求收藏、推荐……

天地灵粹?自己刚刚不正是因为一颗灵参才惹怒了那九爪紫金神龙的吗?

而原阳仙君也恰好就在此时赶来,带来了不少仙器的同时,也告诉易峰,炼火仙门之中材料紧缺,想要再大量生产仙器,就必须要有充足的材料供应才行。

可易峰有了定计之后,言道:“仙子,恕易峰不能答应,师傅对我有再造之恩,我不能辜负了他。那老魔的遗物,我现在就交还你,或者以东西换。”

南宫雪琪一步不让地道:“正是!”

此时八劫散魔连坤心中也是泛起波澜,易峰肉身品质之高,让他十分意外。

————————————————

未多时,刘一山和赵刚也传来捷报,二人都是轻松战胜对手。

在那两道神光之下,漫天火海的本质被显露出来,转眼便化为无数火系元素的颗粒,而易峰也轻松地踏入到了第二层台阶。

再次将目光集中到那柄只露出一半剑身的极品仙剑上,易峰显得兴致很高昂。

就这么被围着,想要冲出去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易峰经过一番思量后,便决定自己先到这建筑群中看看,若是有什么机关可以帮助大家出去,他再出来。

没有哪位天界修士可以看到大战的情况,在天级高手的神念交战下,天级以下的修士的神念根本无法触及到战场的丝毫,稍有不慎还会被反噬,落得当即形神俱灭的下场。而在天宫里,斩天带领着几位兄弟已经杀入了暗黑祖星,不仅将祖星与卫星上的修士屠戮一尽,裂天镰还将暗黑祖神完全炼化,在终极蜕变的道路上又迈了一大步。

也就在易峰刚刚爬出大坑,那位飞天蝙蝠一般的不死主宰向他飞来之际,幽冥死城忽然一阵更为剧烈的摇颤,跟着便有熟道令人耳膜欲裂的炸响传来。

山洞就这么大,斩天剑却是在不断涨大,山洞自然无法完全容纳,剑体在抵触到覆盖山壁的无形能量后,两者顿时爆发出一阵灿灿的神光,浩荡无匹的气势激荡开来。

本来连易峰全盛时期都无法撼动的无形能量,让两位主宰都一筹莫展的无形能量,竟是被斩天剑与七个金色大字轰击得战栗不已。

“回师尊,前些日子,下界似乎出了奇才,竟然将一条星系瞬间毁灭,当时恰好小师妹在回轮山,便下界了一趟。不过,回来时却不是从回轮山的两界通道,据小师妹说,她是被一位超级高手直接从仙界瞬移回神界的。”年轻弟子似乎知道的不少。

可是,应成子却不知道有斩天这么一个特殊存在,他的第一次攻击,虽让易峰吐了他一胸口的鲜血,却没有让易峰昏迷。

整个村镇的上空,阴云缭绕,周遭一片昏暗,唯有已经在半空中的陆长风身上闪现着光芒。此时,只见他一手持剑,一手中握着一张闪着辉光的纸符,口中也是念诵着什么。

阴风中,一阵女子幽怨的声音传来。声音虽然娇媚,但是听在耳里却又使人不寒而栗。

小黑既然能够统领海妖,自然也是有着非常强大的本事,只是它与易峰才相逢不久,易峰根本不知道这么多年来小黑倒底有着何种进步,也不知道小黑如今有多么强大的实力。

难怪小黑会化成人形,因为它在本体状态下不能使用法宝,而在人形状态下却可以。

也幸好其中的材料比较高级,而且器鼎也品级极高,这才使得小黑没有爆炉。

众人正在唏嘘不已时,下面的八卦罗盘也在嘭的一声后炸开,其中的混沌之力也流散向四周,又被忽然透体而出的斩天剑吸收起来。

“她先吸收你的元阳我就没有办法了,你真命苦,即便是灵魂无恙,元阳被抽离干净,你一样难逃一死。”斩天那似幸灾乐祸的声音再次响起。

爆喝一声后,易峰抡起斩天剑就迎了上去,同时也将神灵之力灌注其中。

“不动手也可以,融城主只要不阻挠我们擒拿谭林就行了。”吉雄淡淡地道。

蟒蛇群,个个都有着不错的修为,三只脑袋的至少都有金丹初期实力,而斩天也告诉易峰,那四个脑袋的金线蛇,却是有着元婴后期的实力。

易峰方才根本来不及出手,而且还有点惊讶,因为那道流光乃是由本源之光所化,其威力自然不是没有完成终极蜕变的裂天镰可以抵挡的。

韩烟儿没有反抗,从小到大她虽然天不怕地不怕,就是很畏惧自己父亲。韩云对韩烟儿的管教实在是太严了,不然已经修炼百年的韩烟儿怎么会对男女之事那般懵懂。

至于其他飞禽族高手,则是挣扎在魔气之中,与悍不畏死的鬼头大军进行殊死搏斗。

只是易峰觉得,自己现在对时空法则的领悟,应该不弱于两位美女主宰的师傅。

与此同时,斩天剑再次发动攻击,目标就是第一次攻击的位置。虽然易峰没有去细看,但也能猜到,那被攻击过的禁制,肯定有了松动。

当然,之所以九魅狐妖还如此客气,也完全是因为易峰似乎和这里的雪人有点关系,不然的话,以九魅狐妖的脾气,绝对不会与小芙多说什么。

就在季常平疑惑间,他的动作也迟缓了些,竟是被稍稍提了些速度的易峰给推出了场外。他愕然地发现,在之前,自己居然距离场外只有一步之遥。

其实,斩天已经提醒过易峰,不过来的只是两位中期仙帝,并未有多么难对付,所以易峰也没有对末原仙帝示警。

华庭宗近在眼前,但这百里方圆内却是显得异常平静。不过,二流修真大派确实比起云浮宗那样的三流修真门派要强很多。

到了此时,易峰才发现自己追的居然是熟人,正是曾经在极东海域攻击过自己的任谷。

来历不明的高手们已经连连败在小黑手下,斗志一时降到了最低点。

凌灵将那化灵丹从配方到炼制过程,再到服用时应该注意的事项,前前后后说了近一炷香时间,易峰却是已经在地上打滚!他娘的,早知道小爷就不来这里了,还以为走了桃花运呢,原来是天降横祸啊!

见易峰已经被折磨得差不多了,再闹下去恐怕会出人命,凌灵这才道:“化灵丹价值高昂,用在你这凡人身上委实可惜,不过,在你手腕上有个玉石炼制的手镯,看样子还有点价值,我便以这化灵丹与你交换。如此你便可解除苦痛,我也能够得些补偿。你说可好?”

再见凌灵此时脸上那难以掩饰的欣喜之意,易峰心中就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

银甲地龙王快要靠近易峰时,小黑便变成原形挡在易峰身前,银甲地龙王也同时止住了前进的驱使,低吼两声。

中级灵符虽然没有能够挡住斩天剑的锋芒,但却也让斩天剑灵光消敛几分,速度自然也是降了许多,芸霜而后又在一侧以湛蓝色的上品灵剑狙击,成功地化解掉斩天剑的攻击。

漫天星光下,易峰手持斩天剑恣意狂舞,斩天剑在他手中轻灵宛转,时时清鸣。

不过,单凭一把上品仙剑,一位渡劫期的剑修还不足以将连破穹击伤,这人肯定还有更加强大的本事。

故而,今日他虽然含笑而来,却是已经有着要将易峰杀掉的欲望,这种欲望随着斩天剑击退他的上品仙剑而变得愈发强烈。

炎傲又提醒了一句,战刀登时烈焰高涨,似乎带着一股子焚天之火一般,周围的空间果然是当即破裂,浩荡的刀意汹涌如潮,席卷八方。

随着爆喝声的响起,那战刀临空劈落,声威之强,连时空都被扭曲,似乎整个神界大陆的空间都在为之战栗!

战刀古意昂然,凛冽的杀气在其前方形成万丈刀芒,率先劈入了小芙冰封的空间,登时爆发出一阵璀璨夺目的光华。更让易峰纳闷的是,这么一位在上界都有着高贵地位的上位神兽,怎么会在这里呢?

因为被流光罩包裹着,这里根本没有声音,有些静寂得可怕。

“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进核心区域一趟了。”麒炎闷闷地说道。

很快传送就结束了,易峰几人也出现在一个封闭的大厅之中。

易峰万分纳闷,空间主宰身负重伤和强悍的诅咒,本来就功力亏空,此番却又将功力转移给自己,岂不是在加速她自己的消亡速度?对她稳定伤势,延长能够坚持的时间,又有什么好处呢?

让易峰心中欣喜的是,这条黑龙却是只有分神初期的修为,看着无比恐怖,实则是虚有其表而已。易峰未动,小黑就已经化身墨蛟本体,身形比那黑龙还要庞大几分。

对于这个消息,血焰魔帝也比较感兴趣,便没有再说那条件之事,而是随易峰等人飞到星空之中,确实是见到阵阵霞光在远处的一颗星球上闪耀不止。

“哈哈,我先行一步了,如果你们不想白跑一趟,不如在这里等我回来。”

“不像,因为那个阵法布置的不久,而且很快就能自动破开,其中的灵物也很快就出来。最为诡异的是,以那老头仙帝后期的仙识,应该能够找到那灵物的位置,可他却一直等待着。”斩天又解释了一句。

不过,入眼里,这小岛中处处鸟语花香,各种灵花灵草随处可见,倒是更像一处人间仙境。怎么看,易峰都感觉不到危险的气息,更感受不到阵法的波动痕迹。

易峰望着眼前的一片荒漠,心中一阵赞叹。这仙阵转换了场景,居然如此让人难以捉摸。弯下身子在脚下抓起一把沙子,感觉并不是虚幻,一切都和真的一样。

易峰见此情形,没有多言,带着南宫雪琪与南宫老怪二人一道落了下去。

可就当易峰要带着二人杀出重围逃入星空中时,一道黑白光剑从天而降,在斩天提醒易峰的声音刚刚响起时,就已经将易峰的剑之领域破掉。

不看还好,这一看斩天就轻松地对易峰说道:“小子,这沙鼠妖情况也不乐观呀,他现在撑着如没事儿一般,实际上已经是外强中干,肉身的伤势虽然不比你沉重,但是几条主要的筋脉也都已经断裂,其实力估计能够发挥三成就不错了。其他修士也都差不多,甚至还不如沙鼠妖。现在我估计,他们谁都不敢动手了。”

现在的星辰之力,现在的斩天剑,发动的星河剑诀比之从前也不知道强悍了多少倍。

神龙的鸿蒙域场虽然强悍,但在如此连绵不断的攻击下,很快就被消磨于无形,而紫色剑芒则开始不断轰击神龙的龙鳞。

这个适合自己缔结第五灵根的灵物乃是五千年期的雷参,雷系属性,生长条件极为苛刻,长到五千年期也十分不易。雷参一般都是生长在高耸入云的山峦之巅,而且要常年受到雷霆洗身。在其幼年之际,极其容易被雷霆直接炸碎;成熟之际若是不及时采摘,便会溃散一身雷力,成为稀疏平常的人参药材。

这个让易峰史料不及,在那次两粒金丹对轰后,再缔结灵根时都是直接融合,可这次居然又不能融合了。易峰无奈下,只得按老办法在丹田之中再次凝结一个元婴。

毒雾入侵之下,易峰的魂力消失速度加快,他却只能勉强支持着,努力让自己的意识不昏厥过去。

以小黑的聪明,出来后必然不会四处乱跑,日后肯定还有相见的机会。

带着第二笔生意的订单,原阳仙君没有在牵乌星上久留,继续回去赶制仙器去了。

“是啊,芸霜师妹修炼不到百年便已是金丹中期修为,又是掌门师祖的亲孙女,有上品灵剑傍身也是可以理解的。”

易峰不知道,芸霜在云浮宗那可是出了名的以刁蛮任性,有她那做掌门的爷爷撑腰,谁被她欺负了都要少一层皮,更别说胆敢欺负她的门人了。

求收藏、推荐……大大们在看书的同时,别忘了支持下小飞。那是一座死山,通体透溢着死气,高不下万丈,纵横百里,在九幽深渊里也算是一座大山了,但与别的大山不同,在它山体上以及四周竟是没用不死生物存在。

同样以斩天剑试探了一番,随后在没有任何异状的情况下,易峰将那株神草也收了起来……

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只是大厅里却也有着不少尸骨,想来当时为了争夺宝贝在这里曾上演过激战,这些尸骨身前多半是仙界的强者。

几位主宰早不见了身影,此时也不知道跑到何处大战去了。

易峰先是在四下里寻觅几位主宰的气息,或者是他们战斗过的痕迹,但什么都没有发现。易峰估计,两位不死主宰进入九幽深渊后,肯定是头也不回地逃跑,根本没有与四位神界大陆主宰发生战斗,自然不会留下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