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如今还是先离开这公堂,摆脱了夜无痕再说吧。

就拿上官凌霜而言吧。

她知道身为女人的她没有选择的余地,特别是身为皇室中的女人,多半都是成了政治的牺牲品,但是,这一次,她就是想要叛逆一次,那怕被治罪,她也不怕。

“奴才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不过看太上皇的样子,事情应该很严重,二皇子还是先快点进宫吧。”那太监再次急急地说道。

上官云端听到他这话,便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很显然,叶寒已经知道,她的怀孕是假的,而且听他那语气,似乎已经有了解决的法子。

还是等凤阑绝回来后再说吧。

“王爷,还将公主关押在密室吗?”旁边的侍卫听凤阑绝的命令,微愣了一下,略带疑惑的问道。

“岚姐姐,你来了,岚姐姐是什么时候来的?刚刚到吗?”只是,与上官云端站在一边的凤忆希看到她时,却是一脸欣喜的喊道,亲切的称呼,亲密的态度,可见她们之间的熟悉。

百姓看到上官云端对他们竟然这般的亲切,对她便更多了几分喜欢,也更多了几分爱戴。

“我的云端,你觉的现在是上早朝的时间吗?”凤阑绝看到她一脸着急的样子,唇角的笑更多了几分灿烂,微微靠近她的面前,轻声笑道,上官云端愣住,双眸微转,望向外面那高高悬起的太阳,这个时辰,只怕都已经快到中午了,还谈什么早朝呀?

“绝,这就是你今天娶的女人吗?”那个轿子里的女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后,再次轻声说道,淡淡的声音中,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情绪,似乎只是简单的讯问。

凤阑绝拿过那张纸,慢慢的看着,前面的几个数,他还能算过来,但是后面的数字,他以口算,便算不过来了。

凤阑绝微微的抬眸,唇角再次绽开他那标准的轻笑,若要他一下子算出那么多,他实在是做不到。

他料定了那么难的问题,那个傻女绝对不可能算的出,到时候,就算答对了几个,也是蒙的。

“雨儿做的这件嫁衣真的不错,我们云儿穿上真美。”上官傲天也忍不住说道,脸上多了几分轻柔的幸福与欣慰,这么多年来,他最想看到的就是她们姐妹之间能够和睦相处。

其实此刻凤阑绝与叶寒已经走了过来,也听到了凤忆希的话,只是,凤阑绝却并没有急着出面,反而只是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我的病没人医的。”只是,从进来,一直微垂着眸子极为柔顺的秦思柔突然的抬起眸子,扫了叶寒一眼,淡淡的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黯然,但是却并不是那种绝望,而且似乎带着一种异样的顽强。

着急?她到底为什么而着急?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一眯,突然的伸手将上官云端揽进了怀里,然后望向夜无痕,冷声道,“夜无痕,管好你的女人。”

“有那么神秘吗?”凤阑绝眉角微挑,有些不满的抗议,不过却也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揽着她,走出了房间,看到她那一脸的轻笑,还有她此刻对他的那份自然的亲密,他心中便也不再担心什么了。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大意,他的脸色微微的一沉,再次不些不放心的命令道,“要随时与他联系,一有情况就要禀报与朕。”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太上皇的寝宫外,严加防守,不能让任何人见到太上皇。”这件事情是最关键,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他们见到太上皇,那西域人说过,他的摄魂术可以管七天左右,今天恰恰是第七天了,他不不敢确定太上皇会不会醒过来,所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他们见到太上皇。

丞相大人走在所有的大臣的后面,所以,此刻,隐是紧跟在他的身后的。

“进去多长时间了。”凤阑锐的眸子微微的眯了一下,再次沉声问道。

“它真那么神?”凤阑绝听到他的话,脸上更多了几分欣喜,忍不住问道,“它能医好云端的病吗?”

不过,上官云端却明白他这么做,不是无情无义。而是真正的有情有义。

上官云端看到那个侍卫抬起手,似乎想要擦脸。

听说经常喝这雪凝,会让人青春入驻,而且还能够解百毒。

平时,她们之间的争斗,他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算了,但是今天竟然用这种毒,而且还是给贵妃与王爷。

这一刻,她担心的不是她不能出去的后果,而是担心着,他不能识破上官凌雨的阴谋的后果。

“时辰到了,快上轿吧,月儿,快扶小姐上轿。”老夫人连连的吩咐着,生怕错过了时辰。

如今凤阑绝都已经成亲了,这只老狐狸竟然还不死心?

“这。”那几个人纷纷语结,国库之隐蔽,极少有人知道,就连皇室中人知道的也不多,更何况是外人。

“大家觉的,这种情况下,谁的嫌疑最大?”二皇子的眸子微微的扫过众人,故意慢慢的说道。

说真的,她还真的不记的她原本的样子了。

下了马车,宫女在前面引着她们,上官凌霜看到那气派,华丽的皇宫,一脸的惊愕,一双眸子更是忍不住四下张望着。

“她就一傻子,哪儿听的懂呀。”又有人附和着笑道。

毕竟换了是谁,遇上这种情况都会生气的,更何况是那么优秀的绝王呀。

上官凌雨轻叹,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再次慢慢的说道,“听说绝王的容貌可是绝世无双的,所以我更担心,她等会见了绝王,花痴的毛病又犯了,到时候,若真的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来,这次的选亲只怕就真的黄了,听说绝王本来就不怎么同意这次的联姻,只是因为凤月国皇上的命令,不得不来的……”

只是,凤忆希却还是注意到了他,看到他悄悄的离开,眉头微蹙,双眸微转,望向紧紧的抱着上官云端的皇兄时,突然明白了什么,心中对夜无痕隐隐的多了几分敬佩。

她对他,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同情,有的反而是一种敬佩,这个男人竟然以为,她是同情他,还赶她滚?

而房间里,秦思柔发现夜无痕离开后,也慢慢的向外走去,叶寒微愣了一下,也跟着向外走去。

他们都是聪明人,他也知道,凤阑绝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凤阑绝说出那样的话,便是有十分的把握肯定他的腿没事了,所以,此刻,他知道,他也瞒不过去了。

可见,这个侍卫平时还是很得夜无痕的信任的。

如今那丫头一死,侍卫一死,线索便似乎全断了,这事,便更加的扑朔迷离了。

上官云端双眸微转,望向她的手指时,微微一惊,双眸猛然的圆睁,她快速的捉向了那丫头的手。

“你放心吧,她没事。”上官云端轻声说道,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呀,为何偏偏爱上二夫人那样无情的女人呢。

“来人,将二夫人带过来。”上官傲天沉声吩咐着身后的护卫,只是,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怒意,反而带着几分轻松。

老夫人到了现在也终于明白过来了,也终于知道后悔了。

他突然不想再说什么,什么都不想说,也不想顺着她的意思去骗其它的人了。

皇上的脸色瞬间的阴沉,一点一点慢慢的变黑,这凤阑绝也太不给他面子了,竟然真的要让他也在这大殿之上学狗叫,真是岂有此理。

只是,他无法证明,那答案不是他告诉上官云端的,这件事就好办了。

虽然皇上是他的父皇,但是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不对在先,既然他们一开始想要戏弄上官云端,那么就应该承受起这后果。

众人乍一听到他的话,纷纷的愣住,有些回不过神来,一时间有些不明白,他所说的证明是何意思。

“既然丞相有怀疑,那本王自然要证明给丞相看,本王岂会容人这般的污蔑?”凤阑绝直接的无视皇上那一脸的怒火与铁青,微微的转向丞相,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恩,你说的对。”她的脸上的忧郁快速的隐去,再次恢复了她的自信,“这就说明,我还有机会,只有我,才配做绝的王妃。”

“这是那天爹爹送给我的,我一直想着在这洞房之夜给你戴上,当时爹爹曾经说过,只有真心爱着你的人,才能够为你戴上这根链子,我想,这根链子应该能够足以表明我的真心。”他的眸子仍就直直的望着她,脸上的轻笑也慢慢的绽开,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幸福。

只是,不知道叶寒有没有查出她徦怀孕的原因?所以,她还要找个机会跟叶寒单独的谈一下。

秦思柔没有再说出去,但是谁都知道,这误会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

“我已经让隐将这事通知凤阑绝,不过并没有跟做任何的解释,我倒也有些期待他的反应呢。”

上官傲天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双眸中,隐过几分失望,也多了几分沉重,唇角微微一扯,似乎有着几分自嘲般的轻笑,随即一脸郑重地说道,“云儿是老臣的女儿,有什么错,也是老臣教导无方,所以,云儿犯的错,老臣为她承担,还望皇上成全。”

南宫雪躺在床上,身子抖如秋日的落叶,上官云端这般的不动不语的,更是让她害怕,若上官云端说出自己的目的,她起码还可以想办法应付。

她与他见面时,毕竟是晚上,看的不太清楚,而她一直都蒙着面纱的,只露出眼睛,南宫雪的眼睛与她又有几分相似。这个迷雾弹应该可以用,当然,她还需要做一些必不可少的铺垫。

这些女人,平日里,为了那个男人,本就是她明斗暗斗不断,二夫人的性子本就暴躁,而且家世也比其它的几个女人好,哪受到了这样的委屈,怒火,一点即燃。

“是呀,别打了,都是自家姐妹。”五夫人也起了身,去劝架,只是,同样的没有什么诚意。

“奴婢参见王妃,参见公主。”那宫女恢复了自由后,连连的行礼。

“皇嫂,现在怎么办?”凤忆希看到这阵势,也不由的惊住,一脸错愕的望向上官云端,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她一定趁这个机会去太上皇的寝宫看看。

他跟在皇爷爷身边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皇爹爹有过任何失态的情绪,而且,皇爹爹平时除了对他,几乎都没有笑过。

这样的反应,谁都不会认为这只是因为她是凤阑绝选中的王妃。

如今,只是这一句话,只是这一个眼神,便让她明白了,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而她儿子的眼光,也绝对是不会错的。

没有想到,刚到凤月国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看来,想要害她的人不好呀,也可以说是,凤阑绝的敌人不少。

凤阑锐没有开口,凤阑绝自然也不会开口,沉默中,整个大殿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这样一来,他们心中的紧张与担心,便略略的放下了些许。

可见,那跟踪他们的人,轻功个个都十分的了得。

叶寒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激动,毕竟知道了那毒药出自哪儿,要找到办法就简单的多了。

“皇上,属下有要事禀报。”而恰恰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声略带着急的声音。

到时候没有证据,自然就不能定案,到时候,他便可以见机行事。

“丞相大人放心,下官自然会秉公处理。”尚书再次陪笑,只是,那所谓的秉公,只怕也只有他与丞相心中明白。

“看的云录。”李玉听到那根本不带丝毫危险的问话,心中也是更多了几分得意,想都没有想,便随口回道。只怕,他也就只知道云录。

“这事,不能怪你。”凤阑绝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自然不可能会把这件事的责任推到隐的身上,毕竟,连他自己事先都没有觉察到,只是,听到隐最后一句话时。

她已经把话说到了这种份上,上官云端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便只能拿过她手上的衣服,心中却在暗暗想着,最好是这件衣服不合身。

因为心惊,便也愈加的不敢掉以轻心,那人在这皇宫中,都能将这一切设计的天衣无缝,若真的要对爹爹不利……

她知道此刻她的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跟着她去大殿。

刚刚那些算计上官云端的女人看到上官云端竟然又进来了,而且还换了一件这么漂亮的,这么独特的衣服,脸上都漫过明显的妒忌。

夜无痕望向她时,一双眸子猛然的眯起,这个女人,竟然来参加选亲?

“雨儿。”上官傲天握着她的手,下意识的收紧了些许,脸上更多了几分愧疚,是他平时太忽略了她,他原本以为她很坚强,而且有老夫人的疼爱,有她的娘亲的疼爱,所以,平时他一有时间就陪着云儿,照顾云儿,没有想到竟然。

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要脸,明明是她自己亲手杀自己了自己的女儿,竟然也能把帐赖在她的身上。

不得不说,凤阑绝真的是行动派的,而且这速度真叫一个快。

说话间,凤忆希一双眸子便望向南宫逸。

看来,上官凌雨此刻还是有着几分理智的,就是一心想要激怒夜无痕,让夜无痕杀了她,所以是越骂越难听。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上官傲天微微的回神,虽然双腿仍就没有力气,但是却仍就艰难的向前迈去,望向上官凌雨,一脸愤恨,却也一脸沉痛地说道。

老夫人的身子微微的一僵,深知,上官凌雨犯的每一条都是死罪,不过,好在上官云端没事,或者,雨儿还有救。

“不管怎么样,你现在没事,雨儿却伤成这样了,你还不放了雨儿,你还想怎么样?”二夫人的脸上,却仍就是一脸的仇恨,不由的怒声道。

夜无痕的目的,是想要折磨上官凌雨,是想要让上官凌雨生不如死,或者最后会折磨她到死。

她一直以为夜无痕是无情之人,是永远都不会懂的爱情,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如此深情之人。

“这怎么能够怪臣妾,老爷的心中,就只有那个贱人还有这个小贱人,臣妾自然要为她们打算,臣妾让人教雨儿武功,就是为了将来不被人欺负。”二夫人听到上官傲天的话,却是一脸不服气地说道,似乎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这个房间可是刚刚死了人的,小姐难道一点都不害怕吗?

而那些原本虽然为上官云端暗暗紧张,却是认定上官云端不会赢的大臣们更是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特别是丞相与严大人,他们一个正看着那本书,而另一个早已经将那书上的内容牢记脑中,所以,他们最清楚上官云端背的情况。

她不能输,绝对不能输,若是在这凤月国的大殿上当众输了,那她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而且,凤阑绝还在场。

她长这长大还从来没有输过。

她不能输,但是,她又总不能去捂住上官云端的嘴,不让上官云端背出来了。

结果那小宫女一时收不住,便将那茶倒在了桌子上,更有一些倒在了蓝岚的手上。

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蓝岚的惊呼声,众人纷纷的转眸望向她这边,看到那猛然的跪在地下,吓的全身发抖的丫头,再看到蓝岚面前桌子上的茶水,以及她那烫红的手,都纷纷的愣住。

说话间,一双眸子再次望向凤阑绝,带着她那满满的柔情,或者,还带着几分邀功般的撒娇。以为,风阑绝听到她这么说,一定会很满意的。

特别是在看到,此刻所有人的都在望着上官云端,都是一脸的期待,就连皇上此刻也望向了上官云端。

没有人规定,只不过是这么多年的封建思想,让她自己慢慢的养成了这种心理,便也愈加的让那些男人更加的过分。

“自己满意的婚姻要紧守,而仍值的维持的婚姻更要维持,只是,那种注定悲惨一生,无药可救的婚姻,有哪个女人愿意死守着一辈子?你,愿意吗?”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再次慢慢的分析着,这个女人很显然是断章取义。

“皇嫂,你真是太厉害了,你看那些百姓多么的欢迎你,多么的敬佩你,我告诉你呀,就连皇兄都没有受到过这样的欢迎呢。”凤忆希走到她的身边,低声说道,声音中更是带着毫不掩饰的敬佩。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调节好自己的心情,来对付自己的敌人。

“为什么?女人向来都是脸皮薄。”凤阑绝微愣,略带疑惑的问道。

他似乎还有些不放心似的,再次恨声道,“不行,我们一定要快点成亲,本王绝对不能给你这样的机会。”

“小姐,月儿记的你的脸上并没有这些雀斑的呀。”月儿一边为上官云端化着妆,一边奇怪地问道,她可是清楚的记得,小姐的皮肤是很好,很干净,很光滑的,怎么会突然的长出这么多的雀斑呢。

说话间,便拿过了一边的喜帕,想要遮在上官云端的头上。

慢慢的接过了她手中的茶,然后端起,慢慢的向着唇角送去,只是到了唇角时,却突然停了下来。

“你已经中了我的毒。现在,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之中,呵呵。”上官凌雨再次的阴笑出声,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得意,她为了这一天,可是设计了很久的。

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上官云端也是微微的愣住,不太明白在上皇看到她为何会是这样的表情?

听到凤阑绝的问话,便纷纷的望向床上的太上皇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她心以前之所以易容,就是担心有些男人看到她的容貌,仅仅喜欢她的容貌,逼迫于她,但是现在,她已经答应嫁给凤阑绝了,也知道凤阑绝喜欢的不仅仅是她的容貌,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再继续伪装了。

“恩,有一点。”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一点都不谦虚的说道。

“怎么?你很失望?”凤阑绝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怒声低吼,若是当时夜无志看上她呢?她现在还能够全身而退吗?

“我觉的吧,还是气死好一点,听说吓死的人,很恐怖呢。”上官云端对于他的回答,更多了几分意外,但是,却仍就故意说道。

只是这次的声音中已经没有刚刚的怒火,似乎多了几分无奈,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她,微微摇头,喃喃低语道,“本王要拿你怎么办?你就不能答应嫁给本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