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枚玉简之中刻录的内容,令易峰与斩天都有点摸不到头脑,其中的文字或符号,就连斩天都认不出来,更是从无翻译。

——————————————————————————

其实,对于凌虚剑宗而言,虽然有凝结剑心的修炼方法,也有如何发展剑心的法门,但无数年来,能够成功凝结剑心本来就少得可怜,能够将之练至大成的更是万中无一。而每多一位剑心剑修,将剑心练至大成的可能性就要高一分。

“办法是有,可是……”斩天吞吞吐吐地说道,似乎有难言之隐。

“我答应过会为你们出手一次,我已经出手一次了,没有杀掉他,是他运气好。对付他,我没有理由出手第二次的……”

不过,此时魔化神婴却提着魔剑杀了出来,而易峰也没有神魂崩溃,虽然由于身体的原因,他不可能再发出多么强大的法术神通来,但却可以与魔化神婴继续组成双重融合领域。

这是易峰爆掉了金翅大鹏天尊的妖婴,天尊级能量团爆炸的威力,当即就炸出了大片空间黑洞,五位天尊虽然没有被黑洞吞噬,但却被炸得头脑恍惚,不仅速度立刻骤降到最低点,就连身上也是狼狈之极,头上冒着黑烟,口中喷着鲜血……

大鸟也是重伤在身,又中了剧毒,实力大不如从前,易峰准备趁它病要它命!

易峰听沙鼠妖那么说,心中顿时一突,暗道这沙鼠妖真够心细的。

易峰为之惊诧,斩天也是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斩天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斩天剑了,现在的斩天剑融合了混沌剑灵,品质已经超过了神器的范畴,而且还有九系神灵之力加持着,其威力之强虽然受易峰实力所限,但那魔剑能够挡住也是很不容易。

那岩浆的温度有多高,易峰心中没有底儿,反正是肯定没有风火珠外放出的火浪厉害,此时将那烈焰雄狮淹没,却是让它一阵阵惨呼,全身都冒着黑烟。

此事此剑,若是不被易峰看到倒也罢了,此番,易峰还真有点想将之取走的冲动。

易峰此时才算是真正意识到,这大乘后期的黑水玄蛇竟是强悍至斯,从这股黑水的威势就可以看出,它已经有着不弱于七劫、甚至是八劫散仙的实力。

“哈哈……这座天宫果然强大,将之完全化掉实在太过可惜,正好我的天宫还不完整,若是将这座天宫与我的融合起来,继而祭炼一番,可为我省去不少麻烦,也不用去各大宇宙位面寻觅壮大天宫的材料了。”

本来连易峰全盛时期都无法撼动的无形能量,让两位主宰都一筹莫展的无形能量,竟是被斩天剑与七个金色大字轰击得战栗不已。

斩天剑剑锋所指,紫色流云中宛如有亿万到剑光,而每道剑光都有极品仙器的攻击,如此强大的剑诀,即便是以剑道闻名的凌虚剑宗剑修都不可能办到。

“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毕竟你在那小院子里待的时间太久,足够你说太多,比如那部来自于天典的逆天功法藏于何处。”城主淡漠地说道。

忽地,阴云缓缓汇聚在一起,浮在当空,而一个轻盈妩媚的披发女鬼现出了身形。

而又是一整天时间过去,易峰等人却是到了一座大山脚下,一棵长满了果子的高大果树出现在大家视线之中。

可是等他将一干法宝收起时,却是见到没有见到那四劫散仙在哪里了。

照此拼斗下去,易峰就算不死,也会被打成重伤,虽然伤了可以恢复,但看着怎么也让人很揪心不是。别人可以容忍,可以耐心等待,可易可儿却不能。

那是一位浑身长满腐肉的怪物,整个看起来有点像暴龙,无神的眼珠子里,幽火闪耀,彰显着它堪比主神的实力。

易峰苦笑一声,回了讯息,让芸霜好好待在那里,等自己得空会去看她。但实际上,易峰这却是个敷衍。

作为剑宗弟子的易峰之前还被正道高手看好,他虽然一直用着魔宝,但毕竟还是为正道立过战功的。但此番却是杀掉了一位四劫散仙,还放走了魔尊之女南宫雪琪。

果然如裂天之前的猜测,这座天宫的主人,即便不是创世级高手,也是天级高手中的佼佼者。

让易峰纳闷的是,那些原本被甩开了无数台阶的修士,竟然飞速靠近过来,似乎一点障碍都没有了。也不知道是为何,存在于台阶上的所有神通法则都已经溃散,台阶成为了真正的台阶,而那些修士自然可以快速接近。

易峰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将麒麟兄弟与沙鼠妖唤到身边,交待道:“一会儿我会试着攻击禁制,你们负责让这里的修士安静,最好不要打扰到我。而且,我动手时,她们俩的安全也交给你们了。若是她们俩有什么意外,大家都不要出去了。”

“放心好了,姐姐的要求,你一定能够办到的。”九魅狐妖温柔地说道。

如此大恩,自然需要拜谢一番,可那青年修士却没有,他站直身躯后,只是抱拳对易峰道:“阁下日后若有所求,云邪必定全力以赴。”

龙龟似乎也不着急,只是不断喷着水箭,可这水箭对易峰而言根本没有半分威胁,易峰只需要挥动斩天剑不断发出剑芒即可完全防御。

可天尊级的巅峰也是天尊,小芙的灵魂并未化虚,与站在场中的那位来历不明的男子还有点差距。此时小芙能不能和云空天尊一战还尚未可知呢。

没有丝毫犹豫,易峰取出了龙珠,牵引着龙魂进入那仙帝的识海之中。这个过程易峰也不知道干过多少次,早已经驾轻就熟,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意外的。

“这块镇魂神符设计得很精妙,用的材质也很强大,想要以强力将之破开,难度非常大……还是你先收着吧。”小莲先是蹙着眉头解释两句,随后又将那镇魂神符丢给了易峰。

祖神虽然高贵,但拥有不死之身,拥有无尽岁月的他们,也很无聊。

方才那些祖神化身那般干脆地要灭杀易峰,甚至不惜围攻,只怕是也不想让易峰成长起来。一旦易峰将天典之中的内容理解,必然会有威震天下的实力。

不过,斩天剑与戮天枪最后的强势,却是破灭了祖神化身们的希望。

终于是闷闷地行走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后,易峰看到了眼前有电光闪动,心中的郁闷也是在顷刻之间就一扫而空。

易峰站定之后,除了气息有点混乱之外,还喷了几口淤血,倒是没有受到沉重的伤害,而极品神器级别的飞行法宝自然也没有被重创。

黑袍老者那苍白而干瘪的嘴唇,此时正在不断蠕动,念诵着晦涩拗口的咒语,他手中的魔杖则是不断颤抖,魔杖上的晶核则不断射出幽光,沉入到高空中的漩涡之中。

跟着,他大手猛然探出,如拎小鸡一般地将刘一川抓到身边。他说道:“小子,休要猖狂,即便是有混沌剑灵护体,你不是不死的。”

一轮对星辰之力的吸收并炼化,却是又让易峰的筋脉更加粗壮,据斩天说,这是因为星辰之力对筋脉也有撕裂作用,但却没有太强大的表现出来,也比较容易被修复,所以才会让易峰的筋脉有着些许进步。

而在斩天的提醒下,易峰也知道,这修士居然已经领悟了剑之领域。在其领域之中的修士,都会受到限制,只有实力超出他很多才有获胜的希望。

“那姑娘小心了!”

炎傲又提醒了一句,战刀登时烈焰高涨,似乎带着一股子焚天之火一般,周围的空间果然是当即破裂,浩荡的刀意汹涌如潮,席卷八方。

而自己等人过来就被它挡住就可以猜到,它一定是在守护着什么,再看周围除了那个和传送阵一般模样的建筑外,似乎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这个院子里,只有几间小茅屋,院子中央还生长着一颗弯弯曲曲的老树。看那老树枝叶枯零的样子,感觉要不了几天就会倒下去似的。

当大家都坐下后,三眼碧水猿又跑到屋子里取出了几个大箩筐来,里面却是装满了各种果子,诡异的是却没有一点能量波动从那些箩筐里透溢出来。

这个大厅长宽都是百丈左右,没有门,四面强上却有着十分明显的禁制波动,看上去极其厉害,轻易是绝对不能触碰的。

“两位姑娘还是先说说要在下如何帮忙吧?”易峰有点不踏实,故而相询。

那银灰色的能量,自然就是空间之力。

————————————

轰……

自进入岛屿中时易峰就已发现没有后路了,想退出去都不可能,只能另寻出路。

而这段时间里,场景是换了又换,终于让郑林碰到人了。这是一位同样十分迷茫的人类修士,有着渡劫中期的实力。他见到易峰后,就奔了过来。

于是,当易峰说了第二遍后,挡在最前面的几位仙人纷纷退开了。

抱歉今天更新晚了。。。没有任何意外,原阳仙君本来就想一直与易峰保持联系,期望着有朝一日易峰带他去神园,此番易峰主动示好,他岂会拒绝,这本来就是对他那炼火仙门有利之事。

“呃……”易可儿有点反应不过来了,这才想起,冷依依已经与易峰有了夫妻之实,自己确实该改口叫嫂子了。

芸霜说完,不待凌华答话,素手轻轻一扬,上品灵剑应势出鞘。

而见到上品灵剑的惊人威势后,他不禁心中一寒,连忙外放真元力护体,同时也腾起身来将自己的灵剑祭了出去。

这位主神级不死强者应该是恢复了生前许多记忆,显得比较有智慧,但在易峰的逼迫下,它只能战战兢兢地跟着,暗自祈祷不要让自己也消失了。

至此,庞然大物般的血兽,便只剩下了**,而且已经淌了一滩暗红色的血水。

斩天的解释是,这血焰魔帝既然说完成不难,肯定有过凝结器灵的经验,而且此时也必然有凝结器灵的关键准备。若是日后让易峰自己来完成凝结器灵,将会无比困难,这次也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而且斩天估计,只要血焰魔帝准备得足够充分,失败的几率其实不足一成,冒险一试也是明智的选择。

血焰魔帝将注意力再次集中,手中的法诀也是越结越快,而随着他的印诀,从器鼎之中缓缓浮出一个只有几寸长的小魔杖,那就是噬魂魔杖的器胎了。

一般而言,凝结器灵确实需要不少能量,血焰魔帝自己肯定不愿意付出太多,故而想到了这个已经没有意识的仙婴。

易峰曾在神园之中历险,但却没有走到最后关头,在最后有着怎样的玄机,他一直都不清楚,也从没有人提起过。

几位主宰早不见了身影,此时也不知道跑到何处大战去了。

龙皇听夜统领那么说,当即眼中精光闪烁,瞬时就以妖识在易峰周身探测一番,随后脸色不禁一阵怪异。其他几位妖皇也是一样,纷纷看向易峰。

星尘子无力地道:“极品灵器谁不想要?如我们云浮宗这样的二流修真门派,虽然看似人员不少,但法宝品级最高也就是上品灵器,就连宗门师伯也没有件极品灵器。你上次比斗时将你的极品灵剑暴露出来,可是让那帮老家伙眼馋不已,不过他们却不好直接问晚辈弟子去讨要,以免丢了身份和颜面。现如今你出了这事儿,他们便会借机……哎!”

与此同时,云浮宗的大佬们,也相继与出手下弟子一道,奔下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