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人。”少女看着滕青山。

前世今生,刻意想要忘却,可那一份生死爱念,怎么那么容易就能割舍?滕青山默默看着远处少女背影,眼神有着奇特的光彩。

“其实臧锋这孩子,实力不错了。他的《流星刀》怕是修炼到第二层‘月刀’之境了。”那冷漠中年人赞叹道,在归元宗先天强者中,唯有他一人是修炼刀法!而且也是修炼《流星刀》。

臧锋怔怔跌坐在地上,许久,深深看了一眼滕青山,才说道:“青山师弟,我输了,输的心服口服!”随即起身,捡起刀鞘、战刀,落寞地直接下了擂台。那些军士、核心弟子们立即让开一条路,让臧锋离去。

轻易地解开!

以他现在二十一万斤的惊人力量,穿着数十斤的重甲,算什么?滕青山穿数十斤内甲,就好比,那些能举起两千斤重的穿几两重的青衫。

飞刀『射』出去那么远,控制内劲爆开,这又算什么?

随后将原本脊背位置鳞甲上的一根根尖刺,全部弄下来。

关绿震惊转头看向滕青山:“你,你……”

平淡声音响起!

这就是赤鳞兽!

面对赤鳞兽疯狂扑来——

“孽畜!”滕青山暴喝一声,人如闪电,也冲上去,轮回枪直指赤鳞兽!

“轰!”“轰!”“轰!”……

轮回枪猛地产生一个外旋转的强烈劲道,由内而生,轮回枪劲道强的,令滕青山都无法握住枪法!

只是灵根主要是透明的,只有那些根须是『乳』白『色』的。

那黑火灵根化为的神奇能量完全融入滕青山身体的每一处。

“关统领。”滕青山笑道,“我是追那王陨,他跑哪,我追哪,我自己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清脆的声音响起,那战刀爆裂开,碎裂的刀片崩飞开,在战刀崩裂一瞬间,银发老者一咬牙,脸上变得漆黑,眼睛却是变得发红,脚下一闪,快的惊人,竟然逃脱出滕青山枪法追杀。

“这就是我的兵器。”

司马庆整个人被那股冲击力震得抛飞起来:“我的手!我的手!!!”在半空中,他慌忙连控制先天真元流过已经麻木的双手,在落地的时候,他的双手已经恢复了知觉,他心中满是惊恐:“滕青山,他,他的一脚之力,怎么比拳头攻击强这么多?”

“想逃!”

一道灰『色』刀光迅疾地撕裂长空,到了滕青山面前。

它在潜伏着!

杜九在最前面,挡住他,其他人才有希望。

而且!

石子,太快!

滕青山一杆长枪九尺六寸,一挥长枪,就能覆盖整个黑『色』大石头表面。所以说,这场混战,极为惨烈,极为精细。

……

岩浆湖炽热的气流,丝毫阻挡不了周围武者们的激动兴奋,他们都想看滕青山和那妖兽一战!

“统领大人。”滕青山看向冀鸿。

即使很难威胁到,大家也不远眼睁睁看着他成功。

……

“出去容易,进来难!”滕青山也唏嘘不已。

“嗯,那青湖岛少岛主‘古世友’出来了!”乌岱心中一喜,他一直盯着青湖岛一方营帐所在处,立即悄然迎上去。此刻那古世友持着一杆长枪,依靠在一棵低矮大树旁,闭眼养神。

“这人不必留了。”秃顶老者已经准备出手。

呼!

“黑火灵果都还没到手,想这些事情干什么。”滕青山笑着沿着来路走,“我们回去。”

“走,下去。”滕青山当先,一掀开藤曼,直接一跃而下。

冀鸿、关绿二人并没看到黑火灵果,这种事情不看看,也不放心。

要靠近,耗费内劲越多。

呼!呼!呼!

那中年人猛地跃起,双手持棍,带着开天辟地般的可怕气势,从高空猛然劈下。

“这一战,我认输了。”古世友平静说道。

每走一步,司马峰气势都在升腾。

“王老哥,你老也是成名数十年了,何不去挑战一番?赢了,你可名扬天下了。”在那银发灰袍老者身侧的一个精瘦汉子笑道。

只是震断对方一两根胸骨,震伤内腑。

“如果以‘烽火燎原、火树银花’为主体融合,结合炮拳,应该是群攻一招。而如果以‘火尽薪传’为主体,那就能够结合‘虎炮拳’的意境,创出一招单体攻击最强的枪法!”滕青山很清楚。

空气锐啸声响起,紧接着便是惨叫声。

连续十数声撞击,同时十余道刀光划破夜空。

“铁衣门到了,连归元宗也来了。估计过不了多久,远些的青湖岛人马也会过来。徐阳郡的小门小派,怎么跟人家争?”

在酒楼中发生的一幕很平常,槐城是距离火焰山很近的一代,所以几乎是第二天消息就传到了这边。这消息是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快,疯狂朝四面八方幅散开去。

没人敢打扰这个青年。

滕青山暗自点头,这是内在精神的蜕变。

第二天一早,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就赶往旁边的桦城,以归元宗的势力,在扬州任何一城都有驻点。当然在青湖岛控制范围内,驻点人手很少,以示没有恶意。而在没有宗派控制的徐阳郡,驻点内人马却是很多。

江宁郡城,归元宗,诸葛元洪的书房内。

“宗主!”

旁边的关绿一看,脸上的冰冷消融了,『露』出了惊喜之『色』:“师傅?那徐阳郡和楚郡边界的火焰山中,有赤鳞幼兽?”

一个《地榜》高手,已经不需要职位来证明实力。

关绿看向滕青山,突然起身:“滕都统,听说你枪法厉害,想和你请教一番!”

滕青山的听力,那是比一般人要强多了:“那大金庄,连续有人无缘无故消失,现在又有武者过去?难道有人查到原因了?”滕青山对那个可怜的大金庄,还是心存一丝好奇疑『惑』的。

不过滕青山拥有绝对权威,他说停,大家当然不敢不停。

滕青山一笑,喊道:“小二。”

滕青山目光一凝。

“没想到,又来一个高手啊。”一道声音响起,一个精瘦穿着短衫的青年跑了过来,“我叫段侯,兄弟你呢?”这段侯热情的很。

如今‘滕青山’这个名字,名气太大,徐阳郡,楚郡这一代都在盛传滕青山击败孟田的事情,滕青山暂时不想麻烦,所以报了假名。

“幸不辱命。”其中一人说的铿锵有力,“咱们和其他商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大商队,护卫近千人。一路上虽然有些波折,不过咱们的货物一点都没少,四箱子货物都带到了这。”

吱呀一声,书房房门推开,诸葛元洪此刻已经起身,点燃了蜡烛。

“别说了。”靳涛压低声音道。

呼!

“哈哈……”滕青山大笑一声,将手中的长枪抡了起来,仿佛抓着一根木头棍。就好像民间父母打孩子一样,没有任何棍法、枪法意境,就是那么随意的抡起狠狠地朝孟田砸了过去!

伤地榜高手,和杀死地榜高手,那是两个概念。

“杜洪,速战速决,杀光他们的人!”滕青山一声暴喝,整个人仿佛一头猛虎扑向那孟田,手中长枪带着冰冷的寒芒,直刺孟田。

“这个滕青山真的不足二十岁?”孟田有些怀疑朱家十三少爷的情报了,“每一招看似简单直接,却让人难以抵挡。看似是直刺,却随时都能旋转改变攻击方向。明明一记重砸,可他却能瞬间收枪改变攻击!”

孟田不得不停下,全力防御这一记飞刀。

一道人影撞碎了客栈窗户,窜到了外面,显得有些狼狈,正是孟田。

“是。”那老者退去。

“十面埋伏!”俊秀青年淡笑道。

一路顺风顺水。

老规矩。

人消失的没有丝毫踪迹,太不符合常规了。

在外行走,一言不和,拔刀相向,血溅五步,这是很常见的。

“有毒!”大厅内顿时一阵喧哗。

“保护好朱九爷,快到后院去!”滕青山下令道。

如影随形枪法——五万斤巨力!

因为官道的两端,都有马贼。

包括那位大当家,心底都有些忌惮。

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