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记者在外面,索性不进去了,叽叽喳喳的聊了起来。

……

没有获奖的激动与骄傲,蓝弦脸上的笑,就如同进场时一般,温婉包容,有着让人安定的力量,二十岁的少女正值张扬四溢的时候,这样的从容与冷静,让人怀疑她真的只有二十岁吗?

“她是?”任宇泽与沐菲同时开口,看蓝弦的样子满是不解。

这两天,天天赶七城会的场子,特意提早十分钟上班,赶紧的发,因为我不知何时才能赶回办公室……情场浪子收心,从来不是因为他遇上一个,可以让他收心的女人,而是他玩腻了,想要当居家好男人了,而身边刚好有这么一个女人。我没有自命不凡的认为,自己有那个魅力让他为我收心,我只知道他这一生什么都玩过了,日后会玩的可能很少——蓝弦

由此可见,这最佳新人奖,对于艺人来说有多么的重要,不是它的含金量,而是它的意义。

莫放,要幸福呀。

莫庭看似温和风流,实则是一个对工作极度严谨的人,这一生唯一的放纵就是莫放当初要死要活的逼他让融柳做r&m集团的代言人。

于是众人又再次提及蓝弦,还有蓝弦今天在节目上的表现,以及她脸上掩不住的受伤与委屈,纷纷表示各大媒体必须出来道歉,不分青红皂白的报道,伤害了蓝弦……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莫庭关门离去的身影,蓝弦有说不出来的酸楚,总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

演技好又如何,这圈子里演技好的人一抓一大把,长得好又如何?这圈子里从来淡缺美女,天然的少可后天的却多的去了……

“谢谢王姐。”紫心与红颜两个人连忙道谢。

“你,你好样的……”莫庭气的站了起来,成年后他就没有这么愤怒过,为一个女人这么费心过,可偏偏这个女人不领情……

盛世皇庭对客人很挑,一般人就是想要租场子,就是给的钱再多盛世皇庭也不会给。

而现在她的丑闻迎刃而解后,公司立马就要给她开庆功宴。

蓝弦正搭乘飞机,前往法国给绽放拍下一季度的宣传照,还有顺便参加绽放在法国的服装秀。

“白雪,我们要耐的住寂寞,耐得住成名前的寂寞,x导演的戏虽然可以加速成红的速度,可是那样的成就不是我想要的。

这副表情,记者们怎么会错过,快门不停的按着人,生怕自己按慢了,就漏拍了莫总这副深情的样子……

“蓝弦姐,你身上这件衣服真好看……”

“蓝弦,你和莫总是怎么认识的?”

只是一个背影但也足够有吸引人的亮点,因为在转身的刹那了众人都看到蓝弦的嘴角那抹俏皮的笑。

“打电话问电视台可不可以改期,如果可以的话我就去。”蓝弦自从成为绽放的代言人后,就很少上娱乐节目,不是蓝弦拿桥而是她原本就不喜欢那些综艺节目,去那里不过是哗众取宠,这类访谈的她倒是很不排斥。

“没有,昨天没睡好。”蓝弦回头,就看到坐在自己旁边的莫庭。

报警?这个念头从白雪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很快又被打消了,要是报警了,蓝弦就毁了,不仅名声毁了,下半生也毁了……

omyladygaga!

“蓝弦她今天的拍摄结束了,刚回酒店了,要不我打个电话给她?”张导内心澎湃呀。

现在终于要说了吗?

双眼微闭,蓝弦缓缓睁开了双眼,眼眸中带着水气,泪却是流不出来。

“莫总……”

害怕、绝望、孤寂和不甘……

可蓝弦呢?在保镖的护卫下,那些记者根本近不了她的身,蓝弦一路畅通无阻,根本不将这些记者放在眼里……

还有,新闻发布会的流程是这样的吗?各位记者有没有去登记呢?你们有邀请函吗?”

记者们的邀请函……白雪处理好这些,节目也开始了,两女三男五个主持人成功的与大家互动后,男主持人开始抛悬念了:

当众出丑她能做到,为了节目牺牲自己形象更是经常,这样的女艺人值得人佩服。

“这世间只有一个融柳。”

说完,还不忘哀怨的看着蓝弦,一副蓝弦你看看莫总对你多好,你知足吧,赶紧嫁了吧……

蓝弦就如同水墨江南中,走出来的女子,带着独特的中国风味,出现在众人的眼球……

蓝弦眼中的迷惑,莫庭隐隐能猜到三分,毕竟蓝弦的那个秘密,虽然他没有去查,可……

“没事就好。”邵阳与颜末看蓝弦真的不在意的样子,有几分犹豫,但看到有莫庭在,还是放心的走了。

融柳能大红大紫,在潜规则盛行的娱乐圈无视各种潜规则爬到众人望尘莫及的地位,那么她现在换了一个外表,同样可以做到。

“对,就是叫你。”墨云天看着蓝弦转身刹那的表情,喉咙忍不住一紧。

从容不迫的步伐一度让人怀疑关于蓝弦得罪x导演被封杀的事情不存在……

这本来是第二集的情节,可是导演却把她提前了,蓝弦有点莫名的其妙的看着导演与制片人。

现在我们还是把重点放在三叶草的身上,选择在融柳逝去的这一天解散三叶草组合,让她们单飞也是公司对融柳的一种纪念,象征着逝去的融柳的会有全新的开始……”

让莫庭进来找书看是因为白雪曾经给她带了一批书,具体什么书她也没有看,只让白雪自己找空地方放了。

“好。”蓝弦突来的声音让莫庭吓了一跳,反射性的想将手中的书藏起来,哪知手忙脚乱间却是将手中的掉在了地上,好在手上的纸握的紧紧的,没让蓝弦发现……

我的上帝呀,这蓝弦到底有多么的神奇,居然能让好莱坞大导演说出这样的话来,太不可思议了……

与其说蓝弦喜欢演戏,不如说她的人生没有别的理想,莫老爷子给她安排另一条路,其实和演艺圈差不多……

“蓝弦,你是故意让我找芒果的导演拿底稿的,故意让我拿一瓶总统之爱去,我就说吗要拿底稿为什么你会提找导演呢,还让我的上总统之爱,可知道这价值一点也不平等呀。”

众人齐齐看着蓝弦,一个个满头大汗,着急个半死,可却又不敢催促,生怕蓝弦大美人反脸。

认为依蓝弦现在的身价,应该是非商业大片不接,那小成本的,或者艺调的片子实在是没有必要呀,浪费时间又不讨好。

……

钱钱钱呀……除了片子外,还有各种代言呀。

京城莫家老子,莫老子爷蹲在花园,一边看着自己种的那些花花草草,一边听着属下的汇报:

“不用了,依对方的实力,人家还不放在眼里。”莫老爷子摆了摆手,只是语气不怎么的爽。

看公司的态度白雪还是觉得蓝弦应该先弄个专辑什么的,有公司全力支持,专辑就算不会大卖也不会太差,至少能在观众眼中混个眼熟……

“这样才能稳打稳扎吗,把根基打好,把观众缘拿下,这样风险小。”这是演艺圈一惯的模式,先小打小闹让观众熟悉你。

本没有签约,不会收费。人生,就是各种狗血——蓝弦

“蓝弦,怎么了,躲在这里?”白雪从侍卫手上拿了一杯酒,就坐在蓝弦的身边。

星娱公司也不是没有给蓝弦挡,只是这个圈子里有一些人是不能得罪,星娱也得罪不起,今天去金碧辉煌就是星娱得罪不了的主,而这样的场合蓝弦难免会吃亏……

起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底下渺小的马路与人,莫庭的没有白天的张扬,隐隐透着几分忧郁……“喂,喂,蓝弦,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对方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不停的叫唤着。

“好吃就好,不往我特意让人从法国空运过来。”莫庭一边笑一边盯着蓝弦。

蓝弦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

这是导演的评价,一条通过没有任何问题。

“我没事。”蓝弦的答的飞快,看不出一丝的异常。

明显,他们的行踪暴露了,而且蓝弦不知何时,寻求到这些国际媒体的帮助了,有各国记者插入,日本方面哪里敢声张……

而蓝弦之所以匆匆的从机场离开,放过这个宣传的好机会,是因为他们刚刚落地时,就收到莫老爷子的电话,电话很简短,只有一句话:带蓝弦来见我,我在莫宅等你。

蓝弦可不能被丑闻给毁了。

面对蓝弦这种隐隐有女王的气势,叶灵感觉到了威胁,她觉得自己压不住蓝弦。而这种认知让叶灵极度不喜,她的艺人在外面如何嚣张没关系,可在她面前就得安份点,经纪人是什么?掌握你生死大权的……

蓝弦站在莫放的面前,足足有三分钟,可坐在椅子上玩电脑的莫放却继续忽略她,无奈蓝弦开口:“莫放……”

最佳女主角由天皇的女艺人夺得,那个女艺人蓝弦认得,在这个圈子二十多年了,可谓是老戏骨,她拿这个奖当是应该的,二十年才拿到是佳女主角,那个女艺人在奖台上泪水涟涟……

再过一个奖项就是最佳新人奖了。

而此时,台上正在表演着节目,评委们正在后台休息,就在此时,有几个评委同时收到了一短信,发信方是一个乱号,短信显示:“最佳新人奖给……”

他有一副让女人心动的身村,更拥有让女人心动的身份.

半个小时候,莫老爷子才收起笔,没有半丝情绪起伏的打量了一眼蓝弦:“坐吧。”

“蓝弦?咦……墨天王你也在蓝弦的休息室呀,正好导演请你们出去了,发布会开始了。”剧组小妹来到后台,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墨云天,心急的先来找蓝弦,哪知……

“混蛋蓝弦,干吗不接我电话。”莫庭听着电话里不停传来的嘟嘟声,脸色越发的黑沉了。

他明明把电话存进去了。

趁现在莫少陷的不够深,赶紧的吧,要再出了类似莫二少的事件,他也就玩完了。

走到地下停车室,莫庭的脸色已恢复平常了:“算了,既然蓝弦不来谢我,我就亲自上门,狠狠吃她一顿……”

当邵阳与颜末知道这个消息时,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所听与所看到,《神之子》送去参奖了,为什么他们不知道?

暗暗叹了口气,将心中的烦燥压下。

莫庭脾气也好,一一笑着点头,虽然每张脸在他眼中都差不多。

事际上莫庭想多了,蓝弦之所以这般客气是想早早的打发了墨云天,她身上的红肿的确有些痒,去医院看看也好,有莫庭保驾护航,记者们也不敢乱写。

两人就要分开三个月了,可莫庭却在离去前的一刻,不肯见她,不肯接她的电话。

蓝弦承认自己做的不对,可不这样的做,莫庭根本不会放她走,这一次拍《洛杉矶之战》对她来说,不仅仅是拍一部片子而已……

……人,这一辈子总有那么一次,遇上一个能让你动情的对象。遇上这样的人,要立马躲的远远的,以免她成为自己的弱点,可躲不过就坦然的去面对吧,毕竟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错过了,就像昨日时光一般,永远无法再来——莫庭

想到这里,蓝弦不仅没有羞恼的感觉,反倒是觉得大大的松了口气呀。

按理,墨大神对上蓝弦这么优秀的演员,脸上应该拿出点笑来吧,可是墨大神一样黑着一张脸,除了在镜头前一语不发……

而此时t台上的模特正万分不舍的转身,一个个无限留恋的看着莫庭,转身的刹那每一个模特都没了专业水准。

一时间,蓝弦的形象一落千丈……我们看到的永远都是表面,内在的情况太过复杂了——莫庭

看完蓝弦的资料后,莫老爷子点了点头,决定去看一看那蓝弦,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居然能让他家孙子动心,还为她不惜做自己讨厌的事情……

,蓝弦感觉怪怪的,一下节目就立马打开手机,想着是不是莫庭在背后说她了……

明天,就是揭晓这部偶像剧是红是扑的时候了……蓝弦当然明白对方的用心了,其实她完全不介意大大方方的承认,可是看到对方眼中的得意时,蓝弦却是很恶劣的道:“请问,这和你有关吗?”

全场又是一阵的静默,大家都睁着老大的眼睛,看着蓝弦,没有相信这如同公主一般的蓝弦会说出这么傲慢的话来。

看着面前一脸猥琐的人,蓝弦不用猜也知道对方是日本人了,既然对方要闹,那就闹吧,她怕谁,这是国际性的颁奖晚会,有本事现在杀了她。接过话筒,蓝弦转身,对着大屏幕很大声道:“白雪,说完再笑。”蓝弦的声音很是冰冷,一个凌厉的眼神扫向白雪,吓得白雪猛得停下了狂喜声。

白雪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蓝弦,你想不到,你绝对想不到,来找你代言的人会是哪个公司。”

融柳以前代言过r&m集团,深知r&m集团对代言人的要求。

演戏是有风险的,就算片子再好,后期的宣传不够也足已让片子沉底,可是代言r&m集团就不用说了,十拿九稳的红。

影连身形都未动一下,似乎他就一直站在那里,而不是突然冒出来一般。“宇敏之见过爷爷。”

他耐心等待,总算让他等到了一个机会,她没有死,也是,那样的一个女子如果轻易死去,那太让人婉惜了,虽然对她有那么一丝丝的欣赏与在意,但在皇权下,这一切都不重要,皇兄喜欢她是吗?那他就要置她于死地,看皇兄到时候是要江山还是要美人,他计划那么久,可结果呢?他被众叛亲离了吗?他的王妃,居然临阵叛变,他的父皇,失了往日的英明,他的皇兄,江山美人全部拥在怀里。

你这什么眼神?

“婉如告退”抬着看了一眼知心,那眼里依着,姐姐,再见。

“晗……”看着轩辕晗脸上的沉重与无奈,知心紧张的问着。

几乎要耗尽他所有的精锐,还不能出这益州吗?

从知心与轩辕晗的方向看去,只看到城墙上满是士兵与那黑色劲装人的对打,黑色劲装的人虽然武艺比士兵高强,但士兵们胜在人多,战况惨烈。

“你们要叙旧是不是先照顾一下我这个受伤的人。”

“你们,行吗?”

嗵的一声,门被撞开,知心连忙起身,只看到一身血的轩辕晗踉跄走了进来。“晗,你受伤了”

影的消息显示,秦知心这三个月来非常的辛苦,每天都看着医书至半夜,还经常拿着一排长长的不明白是什么的针往自己身上和腿上扎,据说秦知心的腿上已满是针眼,有时候还会痛的打滚,轩辕晗不知道那些针有什么效果,但照秦知心如此用心的举动来看,那些肯定是对他的腿有益的,知道了秦知心如此用心,轩辕晗也放心了,三年都等了,怎么还等不了这几个月呢。

“王爷,娘”知心一进去,就先对轩辕晗点头一笑,随后才叫自己的母亲。

“靖暄,我没事,谢谢人的邀请,今年过年我另有事情。”今年过年,她只想一个人过,一个人舔着自己的伤痛,新年,多大的讽刺,一个合家团圆、欢乐的日子里,她知心只有一个人,孤孤单单。别人是欢庆祥和,而她只能独自悲伤。

此时的郑怜心还没有从这打击中清醒过来,满脸呆滞,她不明白,这一切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像是睡了一觉,可一醒来却面对了这样的难堪?看着坐在上面的那两个人,黑着一张脸的太子,苦着一张脸的爷爷,郑怜心欲哭无泪,这样的事情,她要怎么解释呀,解释与她无关呢?

“太,太子爷,我们,我们……”两个男人颤抖着身子,然后就那么突然的在众人面前口吐鲜血而亡了。

“本宫倒是想像父皇求情,但就怕这事不是本宫求情那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