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是很私人的。”池丘白感叹道,“修行,乃一个人智慧悟性以及生命感悟等等一切的汇聚,我不赞同别人给直接定一个方向,这太鲁莽了。”

...readx;????半神,想要媲美神?

“生死厮杀时,敌人和我交战,我却突然出现六条手臂三条长枪,敌人恐怕也会吓蒙掉吧。”东伯雪鹰颇为得意,幻影手臂长枪都是假的,却能够迷惑对手,让对手不知道抵挡哪一杆长枪。自己的枪法威胁自然就大大增加了。

薪火宫,生死殿。

一名穿着拖鞋的光头干瘦老者正慢悠悠走来,那拖鞋连脚趾头都完全露出来。

“难道你不知道?修行路,一步踏错,走岔了路,就很难再回头了吗?”司空阳低吼道,他心中有震怒难以置信痛心等诸多情绪。

那张鹏的‘空间刃’,是纯粹的空间波动凝聚出的利刃!威力极大。

过了许久。

“哈哈,你们这些老家伙也都来了。”

生死殿殿门在缓缓开启。

在另一处。

*****

“轰!轰!”

无数凡人们看的紧张激动,看着下方的人类黑衣青年和一头可怕的恶魔疯狂正面搏杀!丝毫不处于下风,他们看的也激动。

现在境界提升,火焰奥妙提升,水火蛟龙杀威力也大增!第九场赢下来的把握很大,甚至冲击第十场!

这越往后,薪火宫会拿出越加珍惜的对手。

“咚。”伴随着一声鼓响。

拔出长枪,后退。

第八场,胜!

虽然相对安全,可难度却很高。

东伯雪鹰也是瞬间力量血脉爆发,隐约血色气流升腾,直接迎上。

水之奥妙的枪法,太阴柔了,不够刚猛!在力量爆发下都撼动不了这头强大的超凡炼金生物。

“好诡异的枪法,我竟然都没抓住,吓得我一跳,以为多厉害呢。”青发男子笑着道。

东伯雪鹰发自灵魂的战栗舒爽,他从小那般疯魔的修炼枪法,除了要救父母的渴望外,同样有着对枪法的炽热喜欢!也只有真正发自内心的喜欢……才会在生死战斗很少的情况下就有如此惊人的成就!对他而言,枪法就是他精神世界的追求!

“啊。”青发男子脸色大变,同时连暴退!断臂是小事,毕竟超凡土著身体恢复力极高,可是东伯雪鹰的力量竟然一下子暴涨似乎比他还强些,都能绞断他的手臂?

“轰轰轰~~~”:

“噗。”

顿时观战的超凡们,就有好一些都站了起来,他们个个惊愕惊叹看着下方倒下的巨汉土着。

“借此看看他的虚实。”

“轰!!!”

无数凡人们看的热血沸腾,激动无比。

可是东边观战区域或是三三两两,或是十个八个,分在一处处的超凡生命们则是彼此闲聊,淡定的多,对他们而言这就是看看热闹,顺便和多年未见的老友们相聚。

哗!

一招,先用万物之水,后用万物之火。

显然威能更强后,对空气的震动也加强许多。

“不管你紧张不紧张,这超凡生死战是躲不过去的,走走走,我们陪你一道前往薪火宫生死殿。”池丘白连道。

子车谷风等一个个超凡个个都露出笑容。

时间一天天过去。

“是安阳行省的东伯雪鹰?”余靖秋再问,她担心是同名!不过能被称得上千年来最年轻的超凡,按理说世界上不太可能同时出现两个如此同名的妖孽。

从自己离开黑风渊那天就开始计算时间,必须一年内进行超凡生死战,如今已经过去有一个月了,自己刚突破,斗气法门、秘术都没有修炼,还是稍微准备下。半年时间是足够了!

女管家许琴和侍女们恭敬应道,而后都退散开去。

从飞天级中期到巅峰,就需1000斤源石!比斗气修行飞天级初期到圣级初期还高!像这次东伯雪鹰如此妖孽,水源道观邀请他也就赠与了六百斤源石。

“一切大功告成。”

有的长枪,肉眼看起来都模糊,施展起来也是犹如鬼魅闪烁。

选了圣阶下品的黑龙枪和流冥靴后,东伯雪鹰又选了一件人阶极品的黑色衣袍,同样有一些降低空气阻力之效。毕竟论防御力,圣阶极品的护身内甲实在太厉害。

“池丘白?他,也是六场。”光头干瘦老者笑道,“池丘白在飞天级时并不算太耀眼,虽然比较年轻就跨入超凡,可他当时掌握的

“据说东伯雪鹰从小就练枪入魔,枪法高深,十五岁就有银月骑士实力了。”

过去她不在乎孔悠月,可现在她也不敢乱来,捧着她不敢,可处死她同样不敢。

“顺其自然吧。”东伯雪鹰说了句。

他们看着蜿蜒的山路,看着山顶上隐隐约约的那座城堡。

**

墨阳琦反应很快,连一翻手拿起了一份卷宗,迅速起身,恭敬送到了墨阳瑜面前,“侯爵妇人,请看。”

“哼哼,好一个千年家族。”墨阳瑜看着,脸色就难看了,“各支各脉争的可真狠,原来我父亲死的那么早,还有这么多原因。”

那现在,就是因为自身内心的追求。

东伯雪鹰一挥手,旁边地面上出现了五个大酒缸。

上午。

圣级,是长老。

圣榜第二十一:水神骑士温梁,大地神殿骑士,掌握‘水之真意’。

4,三百斤三等源石

4,三百斤三等源石reads;。

“规矩束缚太多,让我不得自在!”东伯雪鹰瞬间决定,“这两家,暂时放弃。”

“东伯雪鹰。”谭石咧嘴大笑,“你的两位叔叔,都是兽人族?”

池丘白看着东伯雪鹰,“你的天赋很好,这么年轻就跨入超凡,而且还掌握万物之水火两种奥妙!你的悟性也极高!这样的天赋……如果你自己大意,骄傲,最终没能跨入圣级。那就太丢脸了!我猜这一次各大超凡组织派出的都会是圣级高手,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都认为你应该能成为圣级!”

“我说嘛,难怪你刚跨入超凡,身体就这么强。”半秃男子嘴角翘起。

“还以为你觉醒某种特殊的太古血脉,更妖孽呢。可惜……”半秃男子随即咧嘴一笑,“不管了,先接我几招。”

“惭愧,这一扯也扯的太远了,半神们寿命漫长,个个更多是追求成为神,获得真正无尽之寿命!”羿鸿说道,“对了,这半神榜只是我们薪火世界拟定的,并不能说就绝对完全的正确!那些半神们一个个潜修追求成神,说不定哪天冒出个半神,展露出无敌的实力。”

“背靠大树好乘凉,大地神殿给的好处也会很多,一旦加入,更有许多隐秘法门,是其他超凡组织都没有的,大地神殿内的超凡……也就血刃酒馆的超凡能媲美,整体都比其他四大超凡组织要强一大截!”

“剩下的四大超凡组织,黑白神山、云雾城、水源道观、海神宫,这就是我们夏族历代强者建立,最终脱颖而出的组织了,它们同样根深蒂固,传承漫长岁月,因为无需信仰什么神灵,四大组织则更加自由,没什么束缚。”

“中部六座行省,归黑白神山掌管。”

“我父亲。”东伯雪鹰说了句。

像曾经夏族也诞生过‘烈熊大帝’,统一天下建立帝国,那时候监控天下的组织就叫‘烈熊馆’。

名字变幻,本质一样!

东伯雪鹰又看向了另外一份长卷。

这是半神榜。

...墨阳家族祖宅大殿,气氛宛如凝固,来到大殿的三位家族长老个个脸色发白,许多额头都是汗珠。

“现在惹了大祸端!我墨阳家族传承千年,如今应对稍微有一丝差错,覆灭就在眼前!”墨阳琦愤怒。

传承千年的大家族,家族人口已经繁衍以万计,‘墨阳山’长老这一脉即便整个一脉都牺牲都是小事。

所以必须得想出平息怒火的办法!

“轰隆~~~”水浪扫荡,那些守卫士兵们个个都抛飞翻滚起来,那银月骑士是唯一一个站的稳的,脸色微变:“水属性法术?威力竟然这么大,恐怕是一名银月级法师!”

巨大的火焰手掌这才缓缓收回。

“这灵液颇为重要,母亲你可别对外说。”东伯雪鹰说道,那海洋界石足以够自己用上千年,自己当然得都留些给父母、青石、宗叔铜叔他们。这都是自己的亲人!不过还是得保密点,其他人东伯雪鹰都很放心,青石经历了这一次打击,应该也稳重许多。

轰——

“超凡斗气?”东伯雪鹰心中却瞬间无比的狂喜。

说着司安楼主就一翻手,手中出现了一方形晶牌,司安楼主开始在晶牌上写下字。

“母亲。”东伯雪鹰声音很轻。

这白紫袍妇人这才转头看了过来,当看到眼前的黑衣青年时,她还略有些迟疑疑惑,因为……当初他们夫妻二人被抓走时,东伯雪鹰那年才八岁!

按理说,法师一直修行到称号级,都是比较安全的。

“嗯。”东伯雪鹰微微点头,“我陪你一起去。”

“谢少爷,我这就传令。”女仆激动兴奋。

“青石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六年了,都没看到你这么眉飞色舞过。”铜三也是大笑着。

……

虽然天已经略微有一丝光亮,可月亮依旧悬在高空,整个仪水城都很安静,绝大多数人都在睡眠中,也就一些小贩们早早起来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