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地系魔法,是运用控制大地的地系元素流动,调整某一块地区域范围内的引力,导致被攻击者所受到的压力急剧增加。重力术最起码达到五级魔法师才能施展。

这两个多月来,林雷每天大部分时间花费在冥想上,还有部分时间花费在‘雕刻’以及阅读书籍上。恩斯特学院的图书馆有着海量的书籍,阅读当中林雷的知识面也不断拓宽。

那中年人接过学生证翻开一看,不由眼睛一亮,惊异抬头看了林雷一样:“五年级?”林雷的年纪一眼就看得出来,可这么年轻就达到五级魔法师的层次,也的确够震撼人的。

“从基础做起,先用这小石头进行练习……”

无论是雷诺,还是耶鲁、乔治,对于各种艺术都算是有着大概了解的。

希尔曼笑着重重点头:“对,你父亲昨天高兴的不得了啊,激动地跟我喝酒,一直喝到半夜。你父亲说,他这辈子最自豪的就是有两个儿子,一个是伟大的魔法师,一个是龙血战士。哈哈……”

“德林爷爷。”林雷转头看向德林柯沃特,“这只是普鲁克斯会馆的普通展厅,前面还有高手展厅,还有大师展厅。”

“有了这一万金币,我在恩斯特学院内的生活费用就完全足够了,而且还有大量剩余,也可以帮助一下父亲了。”林雷心中欢喜。

耶鲁搂着林雷的肩膀,吹着口哨得意看着旁边的兰德、瑞恩几人。

等了大概两个小时,车队还没出现。

即使在恩斯特学院,也属于最顶尖的那一批人,什么时候被这么侮辱过?

“今天我跟这位叫林雷的小子进行魔法比试,输的人奉上一万金币,以后见到赢的人也要绕着走。大家请为我们公证。”兰德朗声说道,他很享受众人瞩目的感觉,丝毫不怯场。

林雷看了一眼这少女,微笑着说道:“迪莉娅,你来的挺早的,现在距离上课还有好一会儿呢。”和漂亮的少女坐在一起,的确是一种比较享受的事情,林雷也不会拒绝。

可即使如此,玉兰帝国也是第一经济强国,同时也盛产魔法师。玉兰帝国的魔法学院也是仅次于恩斯特学院的。

地系魔法是早晨八点到十点,火系魔法是早晨十点半到十二点半,水系魔法是下午两点到四点,风系是下午四点半到六点半,雷系是晚上七点到九点,光明系是九点半到深夜十一点半。

“要我帮你烤?”林雷笑着说道。

德林柯沃特自信点头道:“那是当然,当初在普昂帝国的时候,一位公主患了重病,最后就是使用活龙血配合蓝心草服用治好的。而那一次,正是我出手抓的一条圣域级别的龙。”

霍格听到这才笑了起来。

旁边的希尔曼也愣了好一会儿,这个时候立即跑到林雷身旁,此刻希尔曼激动地手都微微有些颤抖了。

那名白袍中年人惊异林雷的平静,依旧微笑说道:“林雷,我会将你的一切身份信息上报学院,到时候你只要带着你的身份证明,进入学院后再次进行一次测试,就可以正式成为学院一员。”

“希尔曼叔叔,我们走吧。”林雷将红色信件放在怀里,便跟希尔曼一起朝大厅外走去。

“吱吱!”走出教廷大厅后,小影鼠立即叫了起来,它可以感觉到林雷心底的兴奋之情。

秃顶老者满意地点头,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精神力,是同龄人的八倍。达到成为魔法师的底线,元素亲和力也达到中等。可以成为魔法师!”秃顶老者的宣判,也决定了少女的命运。

“希尔曼叔叔,它就是我在后院喂养的那个动物。”林雷连忙说道,“小影鼠,你说,是吧?”

“你,收服了它?”希尔曼愣住了。

第二日早晨,芬莱东城绿叶路,绿叶路也是芬莱城几条主干道之一,整个绿叶路两旁的建筑大多的豪奢府邸,还有一些属于王国的建筑。其中最高的一栋建筑——光明教廷的教堂。

德林柯沃特也眉头紧锁了起来:“不应该啊,才一个小时,影鼠就离开了?”

吃完后,小影鼠朝林雷离开的方向看去,在年幼的小影鼠心中,对那个少年好感立即提升了。毕竟才出生不久,还是个魔兽幼儿,甚至于小影鼠心中有些期待,那个少年会不会再给它一只野兔呢?

林雷微微点头。

“圣域强者,竟然是圣域强者。”希尔曼呢喃着说道,全身都微微颤动着。

林雷暗自点头。

“咻!”“咻!”“咻!”……

此刻林雷距离库房可还有数十米,听得父亲的怒喝,林雷顾不得其他,火速地朝库房跑去。只听得??“轰”“轰”“轰”……无数石头砸下的声音不断响起。

可是乌山镇却是满目颓败情景,倒塌的房屋成百上千,痛苦的呻吟声,愤怒的咒骂声,凄厉的悲呼声,还有悲痛的哭泣声。短短一会儿,原本平静的早晨却变成了灾难之日。

林雷心里也想收服一个魔兽,比如收服一只强大的迅猛龙。

有十三四岁,那些少年心里也懂事了,知道林雷是贵族,和他们不一样。一般都喊林雷为‘林雷少爷’,只有哈德利等一群七八岁的小鬼,没大没小的直接亲热称呼为‘林雷’。

希尔曼三人走到最前面,面对着一群孩子。希尔曼直接微笑着说道:“昨天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吧?”

“……五十,五十一……”林雷心里暗自数着,此刻林雷正趴在地上,只靠单手五指和双脚尖支撑着身体,身体完全紧绷。他正在进行着单手五指伏地撑。

魔兽‘黑龙’!见七级魔兽迅猛龙以及神秘的魔法师离开,霍格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

魔法师,好强啊。

林雷一骨碌爬了起来,抬头一看,正是自己的父亲霍格,此刻的霍格正微笑赞许地看著林雷。

林雷走出宗堂,不得不承认,自己准备过于充足了,原本准备用一个小时干的活,仅仅十五分钟就做完了。

地面上,木架上的,或者检查墙壁上是否有一些暗藏的机关。

这一套古屋占地面积,比前院府邸的客厅都要大上不少,步入其中,林雷仔细观察:“估计数百年前,这里才是我们巴鲁克家族聚餐的地方吧。”从古屋内装饰布局,林雷也看得出来,这里是客厅。

八级战士!

霍格眼部肌肉一阵抽搐,手中的荆条便攸地“啪”的一声,实实抽在了林雷的右手上。林雷的右手手掌上立即出现了一条血痕,林雷只是咬牙忍住,哼都不哼一声。

“神圣同盟在极北位置跟‘奥布莱恩帝国’交界。而黑暗同盟则是在南部跟‘玉兰帝国’交界。我们所在的神圣同盟在‘光明教廷’的领导下,团结程度丝毫不弱于那四大帝国。”

这位队长想要用背景来压迫了。

“进攻!”红发壮汉一声令下。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七条火蛇飞行的速度极快,火蛇在半空飞行过处,连小镇街道旁边的屋子也燃烧了起来,火焰冲天,一片灾难场景。早就躲在远处观望的乌山镇平民们见到自己的家被毁掉,一个个不由心中悲苦伤心。

“轰!”

一道粗大的闪电猛然从半空劈下,直接劈在了没有丝毫准备的女性弓箭手身上,女性弓箭手整个人竟然直接被劈的化为灰烬,而那狮鹫更是全身焦黑,抽搐的从半空跌落下来,重重摔落在平民石屋上。将屋顶砸破,跌入屋内。

神秘魔法师走到红发壮汉被烧死的地方,单手一挥,那灰烬被掀起,只见一颗紫色带着梦幻一般绚丽光晕的钻石显现了出来,神秘的魔法师当即伸手将这颗‘德佩洛影钻’捡起。

而这个时候,三个团队都集中好了,希尔曼正在说话,听到林雷的脚步声,希尔曼冷厉的目光不由射了过来。

“乌山镇,看来路没有走错。”紫袍的神秘人低声说了声。

“队长还是那么厉害啊。”另外两个中年人之一的罗瑞笑着说道,同时朝希尔曼走了过来。

听到这一句话,那些六七岁的小孩子们脸上不由有了笑意,一个个强忍住不笑,这一句话是希尔曼的口头禅,这也是希尔曼教导孩子们经常说的一句话。

听到这个字眼,那些少年,以及在一旁休息的孩童们都睁大了眼睛看向希尔曼。

希尔曼微微一笑,为孩子们讲故事也是他想出来,让孩子们心底充满训练动力的一种办法,希尔曼总是认为,只有让孩子主动地渴望想要修炼,孩子们的成就才会高。

教导者的实力,决定了一个地方的未来。

希尔曼微微一笑:“虽然对四大终极战士的厉害不大清楚,可是我却知道……圣魔导师,也就是达到圣域的魔法师。他们可以施展出禁忌魔法,毁灭数十万的大军,毁灭一座城池。圣域魔法师有这么厉害,估计圣域战士,也差不了多少吧。”

“这些小孩子还真是够敢想的,芬莱王国整个国家有数千万居民,可即使如此,数百年来也没有出现过一个圣域强者。想要成为圣域强者……”希尔曼心底非常清楚,成为圣域强者的难度。

这是乌山镇一个非常普通的早晨,以后的每一天也一样,乌山镇的一群孩子们在六级战士‘希尔曼’的指导下继续刻苦训练。唯一和过去不同的是,年仅六岁的林雷被安排到十岁左右孩子的那一个团队。“龙血战士家族?”林雷感到脑子猛地嗡了一下。

“呼,呼!”林雷感到自己心脏好像被巨石压著一样,呼吸困难,林雷不由地低声喘息著,可是他的脑袋中满是刚才叫‘路加’的青年被活活咬碎的情景。

那破开的肚子,断裂的大肠小肠,咬碎的脑袋,掉落的半截大腿!

在玉兰大陆上一个男人长大後,面临生死是非常正常的。只是林雷还是孩子,没有面临过生死,此刻林雷心中不断地对自己劝说,渐渐的,林雷心底的震骇恐惧竟然减弱了不少。

“希尔曼叔叔,我不怕的。”林雷擡头看著希尔曼。

那位神秘的魔法师原来一直在低声念著魔法咒语,准备这恐怖的八级魔法‘火蛇之舞’,火蛇之舞可以发出七条巨型火蛇,攻击力之强达到一个极爲骇人的地步,就是迅猛龙的惊人防御力,面对七条火蛇围攻,即使不死也要重伤。

他们终於知道,这位神秘魔法师竟然是八级魔法师!

石雕?霍格看了林雷一眼,冷然道。

“沃顿,今天学会了什么?”林雷笑着说道。

“这度,不可思议。”

之前主神们互相传递着,关于林雷和奥古斯塔在空间乱流中一战的消息,贝鲁特不放心,就安排青火去空间乱流中观战。

霍格、琳娜相视一眼,眼眸中都有着担忧。

“轰!”

奥夫说的很有道理,这无数位面,似乎都是在一只无形的手控制之下。

“我想打破这种束缚!破开这种控制!”奥夫目露刺眼光芒,“无数年来,我一开始目标是越所有主神,到后来,我无敌了,我的目标就是创出最强物质攻击。打破这片天地,我要让这天,这地,再也阻拦不了我,束缚不了我!我要越这轮回!”

在奥夫四周竟然浮现四道剑影。一道剑影为碧绿色,一道剑影为土黄色,一道剑影为火红色,一道剑影为淡青色,四道剑影开始围绕着奥夫极旋转起来,顿时——“轰隆隆天地开始色变。

“无数年的研究,的确强。”林雷目光却是盯着远处一道人影——火系主神孛贴

“这,这不就是……”林雷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

这一刻,时间宛如静止!

“你,你怎么?”奥古斯塔难以置信看着林雷。

“这至高神剑……”林雷感叹一声。

话音刚落。

“这里是哪里”

“你看看。”中年人一挥手,顿时前方出现了一面水面镜子,镜子中出现了一颗巨大的圆球,在这圆球周围,还有四颗体积小上很多地圆球,中年人笑着指向右侧一颗小圆球,“这,就是你生活的那一个宇宙!”

林雷点点头。

“原来,我破开宇宙,竟然这么巧,这般艰难。”林雷完全明白了。

“咦,后面还有字”林雷一眼现了。

“那是自然,鸿蒙空间无限,可为了稳定,像我创建的主宇宙那般体积,鸿蒙金榜限制最多创建四个。自然,也只有四个一级鸿蒙掌控者,以后诞生的第五个,等级依次下降,他们都将被我们所节制。”

“林雷。”“父亲!”

因为,这是一个很好地题材,过去认为情节掌控能力不够,现在感觉……差不多了。

“林雷。”霍格脸上不由浮现笑容。

毁灭主宰冷笑起来,“灵魂受创?假装地而已!林雷,我告诉你一点,一名天使一旦真的恢复自由,那,这名天使,自然恢复前世记忆!”

“主宰,那林雷和奥古斯塔战起来了,二人都杀到空间乱流中去了,看样子,奥古斯塔估计要死了。”一名光明主神,刚通过传送阵传送到地狱,立即神识通知毁灭主宰,告知这个消息。

身形一跃,便进入空间乱流了。

林雷冷漠一笑,“奥古斯塔,我承认你保命的那剑招很是玄妙,竟然能削减牵引我的剑气光柱。不过,实力差距大,你这招再玄妙也没用。好了,我说了,你逃不掉地!”此刻林雷已经和奥古斯塔靠的极近了。

而现在……

“假的?谎言?”

“轰!”

林雷此刻和奥夫距离,只有数百里了。从过万里到数百里,由此可见二人度差距。

“哼,奥古斯塔,你还是节省点力气。威胁对我没用。”林雷冷笑道,度再次拉近,已然到两百里距离。

此刻,林雷和奥古斯塔,距离拉近到百里左右。

一瞬间,林雷脑中电转,已然想好了退路。

“难道我们过去就是朋友了?”林雷冷笑道,“如果是朋友,你还会帮助那奥古斯塔一起欺骗我,说什么让我母亲恢复自由,纯粹是欺骗。我就不信,你堂堂命运主宰,会不知道天使恢复自由的秘密。”

因为——

而此刻,周围空间乱流区域因为时空错乱这一招,已经开始了变化……

李硕眼中的杀意立即疯狂了起来:“好。”

“大哥,这上清宫杀我星极宗弟子无数,连爷爷他们都可能惨遭毒手,还有,还有我的儿子可可,大哥,杀吧,为我们亲人报仇吧。”李硕看着李杨急切说道。

李杨手一挥,一道水之本源能量涌入那两个星极宗弟子体内,顿时,血痂完全消失,断掉的手臂双脚立即又长了出来,封印住整个丹田的禁制也被李杨破掉。

一旁的史重道:“师伯,根本不用多想,看他们对我们星极宗弟子的残酷手段,就可以想象他们会如何对待宗主他们,两位师伯,一定要报仇啊。”

李杨想着想着,眼中凶光便愈加盛了起来。

“阿硕,对不起,对不起,大哥来晚了。”李杨看着此刻的李硕,心中羞愧无比,这还是自己的弟弟么?

这段日子,孤军奋战,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妻子,自己的亲人,每一个都是生死未卜,自己还要面临时刻被杀,李硕实太累了,心也太累了。

“只要仙界,我就能够找到。”李杨十分肯定的说道。

整个仙界,一切皆李杨的范围之内。

李杨查不到,那幻光真人等人只有两个结果,一是被杀了,二是被收入袖里乾坤或者乾坤袋之类的宝物了。

“大哥,找到了么?”李硕追问道。

飞剑滴血,而地上倒着一个又一个人。

“轰~~”无的海洋沸腾了起来,天地能量陷入了无的狂暴之中。海洋中丝丝鲜血浮水面,狂暴的能量让海洋中的生物死去无数,李杨站狂暴的中央,这一切都是因为李杨的愤怒。

“啊~~”

一旁的李硕看到这一幕,心中惊呆了:“空间碎裂?天啊,这可是仙界,仙界的空间可比凡人界稳定多了,只有达到仙帝顶峰,才可能碎裂空间吧,大哥他现却是让整个空间碎裂,大哥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

“爷爷他们还有可能活着,不一定死,想办法,先救爷爷义父他们,如果要救人,就需要确定一点,爷爷他们到底是生是死,如果生还,又哪里?”

“大哥,我们现去哪里?”李硕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