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林雷吃过早餐,便出发前往后山准备修炼了。

平刀流派不同。

第二天清晨,耶鲁便拉着林雷、雷诺、乔治先去吃了早餐,就直接来到了恩斯特学院正门处,开始在大门处等待耶鲁父亲的车队了。

林雷四兄弟在卡斯等四人的保护下,游览着芬莱城。

兰德大声地说道,而后冷笑看着林雷说道,“走,这地方太小施展不开,我们去举行年级赛的擂台上比试。有胆子就跟我去!”说完,兰德就傲然迈出了酒店大门,兰德的三个兄弟同样自信地走了出去。

年级赛刚刚结束,整个酒店中的学员们大多谈论着年级赛。在这里的大多是青年,可是其中就有一桌是四名孩子。

风系辅助魔法‘极速’自然施展开来,林雷整个人轻的和落叶一样,灵巧地穿梭在山林当中,大概跑了数里地,林雷抵达了自己的目的地,一块靠近溪水的空地。

只见五块头颅大小的石头飞了起来,而后悬浮在林雷的头顶。这五块石头表面都有着土黄色光芒环绕,随着林雷眼睛陡然一亮,口中的一声低喝,这五块石头便攸地朝远处砸去,竟然带起一阵劲风声。

林雷看着手中的这份在学校的各种法规,也暗自点头。

当林雷跟另外三兄弟在一起聊天打屁的时候,心底却也有些期待。

“霍格大人,恩斯特学院,是恩斯特学院,林雷他被恩斯特学院录取了。”希尔曼激动地说道。

一闻到烤野鸡的味道,小影鼠乌黑的小眼睛立即发亮,而后立即可怜西西地看着林雷。林雷见到这一幕不由肚子笑疼了,当初自己拿好吃的在小沃顿面前的时候,小沃顿一边喊着:“哥哥,要。”一边装可怜看着自己。

德林柯沃特可是圣域魔导师,一般魔法学院会让圣域魔导师来教学?

林雷的胸膛中滚热滚热!

因为每天不间断进行战士训练,林雷的身体也越来越结实,因为吸收地系元素炼化魔法力以及经常冥想,林雷整个人的气质也变得宁静平稳起来,林雷的变化,也令父亲霍格以及希尔曼等人极为的惊讶、惊喜。

德林柯沃特从盘龙之戒中飞了出来,站在林雷的身旁,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个黑色老鼠:“影鼠,竟然是魔兽‘影鼠’,看体型,应该还只是魔兽‘影鼠’中的幼儿。”

除了前一段时间看到的嗜血铁牛、狮鹫、迅猛龙、黑龙等几个魔兽,这是林雷第一次看到另外的魔兽,这个可爱的老鼠,竟然会是魔兽?会释放魔法的魔兽?“记住,测试精神力的时候要坚持,尽量坚持地越久。”德林柯沃特陡然严肃了起来,“我对于风系魔法可不懂,你真的要去魔法学院去学了。如此强的元素亲和力,你不学风系魔法,真的可惜了。”

“请到魔法阵中。”那位秃顶老者对林雷也罕见的用了一个‘请’。

“安静。”秃顶老者冷声说道,顿时一大群贵族都不敢坑声了,“下一个。”

如同太阳一般,整个水晶球陡然耀眼了起来,土黄色跟青色光芒交相辉映,甚至于偶尔还有极为细小的一丝火红色掺杂在其中。那刺眼的光芒甚至于令靠近的人眼睛都不由眯了起来。

一道浓郁地黑色光芒笼罩了小影鼠,只见小影鼠嘴角飞出了一丝鲜血,那一丝鲜血有林雷的血,也有小影鼠自己的血。那一丝鲜血竟然诡异地形成了一个正反两个黑色三角形,同时道道浓郁的黑色光芒融入其中,形成了一个诡异的魔法阵型,那魔法阵型散发着浓郁的黑暗气息。

德林柯沃特一怔,他可没有孙子,堂堂圣域魔导师又岂会去哄小孩?

“恪嗤,恪嗤~~”那熟悉的微弱啃食声又响起了,林雷眼睛一亮,立即朝旁边一座枯败的古屋院子走去,走到门槛前,清晰地看到那只黑色影鼠正不断移动着啃食石头,仿佛一个雕刻家一样,将一块石头啃食成奇形怪状。

林雷将这只山鸡扔在门槛处,对着小影鼠说了两句话,笑了笑依旧退离开去,不过这一次没有直接离开,而是一边走一边回头看。那小影鼠一会儿就窜出来,朝四周一看,看到远处的林雷后并没有太害怕,直接低头撕咬起山鸡了。

德林柯沃特继续说道:“对,幼儿阶段,就有达到四级魔兽的成年影鼠的速度,等它完全成年,估计达到七级紫色影鼠都有可能。我怀疑……他是紫色影鼠的孩子。”

“这么说吧……体内的魔法力,实际上是精纯炼化后的‘天地元素’。魔法力可以称之为‘将军’,而天地元素则是小兵。魔法师将体内魔法力引导出去,再控制更多的天地元素,形成威力惊人的魔法,明白了吗?”德林柯沃特微笑看着林雷。

“德林爷爷。”林雷沉吟着皱眉说道,“我在书籍上曾经看过一些兵法,上面说过……擒敌先擒王。比如土匪,将土匪首领杀了,土匪大军就会自动溃散败逃。那精神力就好比土匪首领对手下的‘控制能力’。没有了精神力对大量魔法力、天地元素的控制,这些能量也会暴乱。”

德林柯沃特看着已经进入冥想状态的林雷,淡然一笑,随即一挥手。

“地系呢?”林雷可没有忘记地系。

只是盘龙之戒被林雷身上的衣服阻挡著,那盘龙之戒表面的朦胧光影,根本没有人注意到。黑龙,属于魔兽中的顶端强者。黑龙一族,一般为九级魔兽,族中强者,甚至于可能是圣域强者。无论是九级魔兽,还是圣域魔兽。都不是昨日遇到的‘迅猛龙’所能比拟的。

“鲁迪,我今日就要看看,你这圣域魔法师到底多厉害!”绿衣中年人怒喝道。第十九章 盘龙之灵(下)(本章免费)

“慢,慢!”

“精神力是人类的说法,而亡灵们又之称为‘灵魂之力’,当精神力完全消耗光的时候,灵魂就会自动消散。也就是说……当我灵魂消散的时候,便是脱离这盘龙之戒束缚的时候。”老者淡然说道,“不过现在也好,虽然因为盘龙之戒束缚,我不可以离开盘龙之戒三米,可是依旧很不错了。”

密密麻麻的巨石潮水一般汹涌的围攻向绿衣中年人。

德林爷爷的镇定,也令林雷心定了下来。

“德林爷爷,那你以后不是随时可以出现在我身边吗?”林德心中喜悦道。

绿衣中年人脸色惨白,冷视着同样脸色暗淡的灰袍人:“现在好了,大家都得不到,鲁迪,我现在是受伤了,可是你如果想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冷笑一声,绿衣中年人便直接化为一道碧绿色光芒朝东北方向极速飞去。

“小家伙,你好,我叫德林柯沃特,普昂帝国的圣域魔导师!”和蔼老者微笑着说道。

“林雷,说说,我到底有没有撒谎,当时到底是什么样的?”哈德利立即跑到林雷面前,拉着林雷的手,还悄悄对林雷使眼色。

希尔曼三人走到最前面,面对着一群孩子。希尔曼直接微笑着说道:“昨天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吧?”

林雷一骨碌爬了起来,抬头一看,正是自己的父亲霍格,此刻的霍格正微笑赞许地看著林雷。

林雷走出宗堂,不得不承认,自己准备过于充足了,原本准备用一个小时干的活,仅仅十五分钟就做完了。

检查完木架的最后一个抽屉,林雷心中不由一阵失望。

随着木架碎裂,一颗被藏在木架夹层中不知道多久的黑色戒指也跌落了下来,最后滚落在地面上。

霍格脸色一冷,从旁边取出了一根荆条来,林雷乖乖地伸出了右手。

“哼。”神秘魔法师冷哼一声。

即使一拳可以碎石,可是被火蛇的身体卷起,他们又能怎么办?

“想逃?哼。”神秘魔法师一声低哼。

“刚才,刚才就是他发出‘火蛇之舞’的?”林雷有点难以相信,一个看起来比希尔曼叔叔体格要小上一号的人,竟然能够发出那样恐怖的灾难性攻击。

这一刻——

“啊,是戒指?”林雷眼睛可是贼的很,心喜地将地上的黑色戒指给捡了起来,而后用已经脏兮兮地袖子对着这黑色戒指用力擦拭了好几下,之后,林雷才看清楚,这类似于黑色戒指物品的真面目。

这黑色戒指,通体是一种似木似石的材料,在戒指的环上还雕刻了一个非常模糊的扭曲的东西——

“哎呀,不好,傍晚训练的时间快要到了。”

正当林雷朝团队中自己位置跑过去的时候,忽然——

希尔曼嘴角升起一丝笑意,随后便走到最前面,脱去了身上的背心,身上那些肌肉线条让那些小孩子们一个个睁大了眼睛,连中央、南边的少年们也都羡慕地看着希尔曼身上的肌肉。

那可是坚硬的青石啊。

另外一个中年人‘罗杰’也走了过来。一般孩子们在锻炼‘蕴气式’的时候,便是这三位指导者轻松聊天的时间,他们间或者注意一下孩子没偷懒就成。

而希尔曼,正是一位伟大的战士,他知道锻炼的重点,他知道循序渐进,他知道什么年龄的孩子训练该达到什么程度。如果程度太大,就可能导致孩子身体抗不住垮掉。

“好舒服!”林雷感到自己酸痛的腰部歇息的时候,有了麻麻的感觉,那种感觉渗透在肌肉深处,仿佛深到骨子里,舒服的小林雷都微微眯起了眼。

只是随着家族的衰败,巴鲁克家族的经济情况也是每况愈下,最后只能吃老本,在一百多年前,巴鲁克家族的当代族长决定,整个家族成员只是居住在占据整个府邸三分之一面积的前院府邸,至于后面的院落等等,不再修缮维持。这样就节省了不少金钱。

一个个伟大的名字。一个个震撼的事迹,令林雷体内热血澎湃了起来。

“龙血针?”林雷看着父亲手中的长针,自然猜测出名字。

林雷也仰头看着自己地父亲。

“不要看。”希尔曼挡在林雷的眼前。

“呼,呼!”林雷感到自己心脏好像被巨石压著一样,呼吸困难,林雷不由地低声喘息著,可是他的脑袋中满是刚才叫‘路加’的青年被活活咬碎的情景。

幸亏巴鲁克家族非常古老,因为古老,所以就有不少有著悠久历史的物品。

近千斤的石雕,在希尔曼手上却如同玩具,实力由此可见一斑。

巴鲁克家族那古老府邸前院当中,一家人吃过晚餐后,林雷正跟自己年仅两岁半的弟弟嬉闹着。

林雷此刻心中也紧张的很,整个宗堂当中只有那一排蜡烛燃烧的声音,静的可怕,让人感到心中很是压抑。

死亡主宰、毁灭主宰等十数位,已经猜出奥古斯塔和奥夫关系的主神们,心中反而有着一丝快意!

“真是倒霉,这奥夫竟然有三件至高神器!别说他本身实力不比我弱,就是比我弱些,有这三件至高神器在手,就已经完全立于不败之地了。没想到我刚突破,就遇到这种逆天人物。”林雷心中无奈之极。

可是,追杀林雷地是奥夫!拥有三件至高神器,深不可测的奥夫!

空间乱流中,大量主神身影也连朝生命至高位面赶去。

“还有,为什么会有位面战场?目的,显然是要减少高手数量,让位面高手保持平衡。”

“喝!”龙化林雷嘶吼一声,双手握着生命至高神剑,猛得迎向那道剑影。

“太不可思议了。”虽然灵魂合一,甚至于没有了主神格,可是林雷还是清晰感应到四大元素海洋地存在。他能轻易调用四种主神之力。不单单如此。甚至于林雷还感觉到了,光明元素海洋黑暗元素海洋……等各个本源位面的存在。

“呼!”

“什么”林雷目瞪口呆。

“说起来……”鸿蒙感叹一声,“林雷,这样跟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鸿蒙空间中孕育了我,我是鸿蒙空间中,唯一的生命。”

“哈哈,以后你也要创建宇宙,有时间,你完全可以去我的宇宙,好好看看。”鸿蒙笑道,“哦,在这之前,你得看一样东西。”

“那我就先回去了。”林雷随即一转身,一步跨出。便已经到了不知道多远处了。入了地狱位面。

星河通道上传来激动、畅快的笑声。

“我找你还有事。”霍格笑着说道,“最近,我和你母亲准备,去一些物质位面好好逛逛,观览观览。你和迪莉娅,也和我们一起去吧?”物质位面太多太多,而且许多物质位面,都有着各自特色。

林雷和毁灭主宰关系还是很不错地。

因为关系亲近些,谈话也就随意自在些了。

林雷一怔:“你,你什么意思?可那天,奥古斯塔似乎灵魂受创了。”

“哈哈……”

一位主宰死,注定将有一位主宰诞生。

可诡异的是。林雷竟然没攻击!

陡然一道凌厉的剑芒光柱从龙化林雷手中的生命至高神剑剑尖射出。那粗大的剑气光柱凌厉之极,奥古斯塔不得不减慢度。集中精力应付这一招。只见他手中光剑划过一道玄妙地圆弧。

上一次和这奥古斯塔一战,那时候,林雷凭借至高神器才能和奥古斯塔不分上下,那时候,林雷可不敢让其他主神分身去阻拦。其他主神分身没至高神器,肯定是被奥古斯塔一剑一个杀死。

奥古斯塔眉毛一掀,随即笑了。

“对,我被欺骗了。”林雷摇头道,“一个天使真正恢复自由,不再受操控,是会恢复前世记忆地。”

林雷手中突兀出现了那柄生命至高神剑,毫不犹豫,生命至高神剑已然撕裂了长空……“轰隆隆周围天地崩塌,凌厉的劲气仿佛针尖一样,穿透出一个个空间裂缝,一股无可匹敌的墨绿剑芒已然刺向奥古斯塔。

“没想到,奥夫竟然将轮回金身传给了奥古斯塔!哼,四神兽精血……这四神兽精血最终还是落到奥夫手上了。”毁灭主宰乌特雷德脸色阴沉,“看来,四神兽精血就是林雷和奥古斯塔交易的物品了,奥古斯塔又将四神兽精血,给了奥夫!”

雷度飙升到极限,也极追去。

“其他不知,但是我知道一点,从那日起,就没有人发现过李寻欢,也没有人发现过其他星极宗弟子,即使几个幸运逃的星极宗弟子,也一个个或被上清宫杀死,或被上清宫擒住。”九天仙帝将心中所知完全说了出来。

王山摇头道:“没有!”旋即,王山怒火冲天道,“不过我亲眼看到他们折磨其他弟子,而且上清宫的人还得意对我们说,星极宗其他人都死了,都被杀了。说连我宗祖师爷寻欢真人也被元始天尊行宫的一个高手杀了,都死了,都死了啊!!!”

一旁的史重道:“师伯,根本不用多想,看他们对我们星极宗弟子的残酷手段,就可以想象他们会如何对待宗主他们,两位师伯,一定要报仇啊。”

李杨心愈加沉重了。

“杀!”

黑色身影,很是模糊,李硕努力仔细看清楚。

李硕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他也终于能够情的将心中的苦,心中的累都哭了出来。

“阿硕,放心,没有人会追杀你了,绝对没有人。”李杨抱着自己的弟弟,他能够感受自己弟弟心中的苦,心中的痛,此刻,李杨心中的痛又何曾弱上丝毫?

侵犯了他的亲人,便是和他结了死仇。

想到自己的爷爷,自己的父亲,自己的母亲被屠戮的场面,李杨心就揪了起来,好痛好痛,痛的掌心都疼了起来,疼的要命,可是这一切都比不上他内心的痛苦。

李硕同样心中痛苦,道:“没有了,自从那一次传讯,以后爷爷再也没有传讯给我,如果他还活着,还自由的话,就应该给我传讯了。”李硕的话已经十分清晰了。

“大哥,我们根本不知道现爷爷他们到了哪里?你的神识查找得到吗,或许上清宫,上清宫可是元洲,离这超过大半个仙界距离,太远了。”李硕摇头道。

李杨查不到,那幻光真人等人只有两个结果,一是被杀了,二是被收入袖里乾坤或者乾坤袋之类的宝物了。

“阿硕,你说那上清宫一个半月前杀到我星极宗的,是么?”李杨追问道。

这一刻,星极宗亲人,自己的义父还有李寻欢,这些完全消失的人到底是生是死,完全压李杨的心头。

飞剑滴血,而地上倒着一个又一个人。

“阿硕,蜀山剑派就西边数十里之外,跟我走。”

几个消息一对比,九天仙帝便有了如此推测。

“糟了!”

上清宫面对李杨的时候,绝对不敢将自己对星极宗所做的事情说出来,李杨从蜀山剑派入手,却是简单的多,蜀山剑派和上清宫同元洲,而且二者彼此敌对。

李杨害怕姜雪追问,当即道:“雪,那敌人又要杀来了,我先去应付他一下。”李杨随意说了个借口,便立即断绝了神识传音。站雪峰之下,俯仰天地,李杨心中滋味却是难说的清。

“这元始被我如此羞辱,定不会善罢甘休。”李杨眉头一皱,立即神识散发开去,片刻便完全覆盖了整个仙界。

陡然,李硕不但不加速,反而朝相反方向极速飞行,上清宫弟子一时间来不及减速,李硕冷笑看着那两名惊慌失措的上清宫弟子,根本没有丝毫留情。

那名白衣弟子一挥飞剑,刺向李硕,李硕没有躲避,只是身形稍微一动。

那红色玉简可是门派类的大长老水炎仙帝赐给他的,蓝善一直当成珍宝,此次却是使用了。蓝善心中自然加愤怒,便要一举杀了李硕。

老子看了一眼元始天尊,而后又冷眼看向魔界三位大尊,冰冷道:“你们看清楚了么?不看清楚,又岂能随意乱说,那个李杨还没有得证大圆满,不是大尊,跟元始师弟根本不是一个层次,又岂能中师弟面门?”

“对,大家心里知道就行了,说出来多伤面子,元始,你说是吧?”祝融微笑着说道。

普陀山落伽洞,观音菩萨修炼之所。

李杨也看着那攻击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