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说算知道这个男人没有害她的意思,但是小宝儿也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泄露太多自己的事情。

这样的事情,肯定是不允许的,若是这样,不用白容出面,那些先前出局的都不会放过他。

所以,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补偿她,好好的疼爱她。

小宝儿猛点着头,小脸上仍就是那无法掩饰的兴奋,乖乖的躺在两人的中间,然后一只手紧紧的抱着孟千寻的手,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夜无绝的手。

“郡主呢?”虽然此刻的孟千寻受到了太沉重的打击,一时间完全的僵住,但是,却还是快速的让自己反应了过来。

朋友,只是朋友,永远只是朋友,也好,那就永远只是朋友吧。

“三皇子,月教主,两位可找到了证据。”孟千寻站定,双眸微微望向两人,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声音,极为的轻淡,极为的随意,不带任何的异样。

而毕竟知道这种武功的人不多,见过的就更是少之又少,所以,众人到时候,也无法分辩。

“父皇是在一直帮他,但是,却毕竟不能打到凤阑国的内部。”北尊大帝再次暗暗的呼了一口气,他们毕竟不是凤阑国的人,不可能深入到凤阑国的内部。

冷婉儿想到此处,心中更多了几分妒忌,凭什么,凭什么那个女人被休了,还能够得到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这样的爱?

话说了一半,却突然的停下,然后一双眸子又转向了蓝宁辰,再次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到时候,会通知蓝城城主就不必来喝喜酒了。”

此刻,她的心情是真的很好,所以那笑是发自内心的。

时间慢慢的过去,房间里很静,很静,中间,曾有丫头进来问过她什么,但是她的心思根本不在那上面的,所以,根本就没有听清楚。

两个人,便去了偏房的小厅,李赢让人拿来了酒,又让人端来了几个菜,这一次,他不想让李逸风喝的太猛。

“赢儿现在陪着风儿喝酒,或者就是想要把风儿灌醉了,好把风儿送回新房呢?”李老夫人微微思索了一下,再次说道。

“逸风,大哥问你,她的招亲大选很快就要结束了,若是到时候,你看到她嫁给了你别人,你会怎么样?”李赢知道这样的问题,对于李逸风来说,有些残忍,但是,他却必须要让李逸风明白一件事情。

“你觉的,这件事情,联系起来,会不会有可能,那个梦小姐现在已经也就十九岁,而北尊王朝的公主应该也刚好是十九岁,而且,两年前,梦家败落的时候,曾经有过梦家的五小姐,并不是梦啸天的亲生女儿,而且还说梦小姐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李赢脸上的神情隐隐的多了几分复杂,若是把所有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似乎便有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慢慢的浮现而出。

他是过来人,那种事情,他懂。

所以,只要能够瞒的过明天,就可以了。

花公子怎么突然就这么抱住那个男人了?

“他胆子在再大,也不敢在这皇宫中,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杀人。”就连一边的侍卫都忍不住了,不由的沉声说道。

众人此刻望向他时,都如同看到了瘟疫般,都避之惟恐不及呀,那些宫女们怕他,躲开,他倒不能接受,此刻,那些侍卫们,甚至躲的比宫女们更远。

所以,他倒假称是以前就认识孟千寻,而且,把孟千寻说成了江湖流浪女。

所以,那怕是明知道那一下会很痛,很痛,但是他扣着孟千寻的脖子的手,还是紧紧的,没有丝毫要松开了的意思。

以前,不管他遇到什么事情,可都是大哥帮他的,特别是他成亲的这件事情,每一次也都是大哥帮着他劝着父亲的。

孟千寻愣住,这个男人,此刻是不是太过冲动了、

“你放心,本王当然不会让你嫁给别的人男人,就算是招亲大选,就算参加的人再多,本王也绝对会是最后的胜者。”夜无绝脸色微沉,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话语中是绝对的自信,绝对的狂妄霸气。

认识她以前的,他的生活中,除了阴谋,争夺,便是那无尽的痛苦的折磨,对于他言,他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去争,去抢,为了父皇跟母后,也为了自己,因为,生在这残忍的皇室之中,便注定了这样的生活成人(人造人穿越)。

“是呀,你的令牌,被那个女人收了,现在进宫的确不简单,那个女人为了对付你,可真是什么都做的出呀,连皇上赐你的令牌她都敢收,我保证,这件事情皇上肯定不知道,毕竟皇上那么的赏识你。”段红还真是丝毫都不放过一点诋毁孟千寻的机会。

“是,只有我们两个最清楚,但是那没有用呀,要让北尊大帝相信才行呀。”花断尘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凝重,他觉的,要让北尊大帝相信这件事情,可能有些不简单。

段红说着,一双眸子中便慢慢的多了几分兴奋,而且,她的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得意,不过,那声音却是极力的压低。

不,现在,所有的男人看到她这个样子都嫌弃她。

要他抱她?

“呵呵、、”段红却突然的轻笑出声,那公鸭磉子此刻就是他的胸前传来,更让花断尘多了几分恶心。

“老夫人。”那个手下见到李老夫人,态度十分的恭敬。

只是,李逸风的心中却是更加的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没有装,我是真的不明白呀。”李逸风是越来越迷惑,摸不着关脑了。

只是,不知道父亲到底知道了多少?

明天就带他进宫提亲?

就在他这一恍惚的片刻,李老爷子已经快速的出了房间,根本就不再给他开口的机会。

有道是防之人心不可无,特别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

那足以说明,他不但被那个女人诱惑了,早就跟那个女人鬼混在一起了,还听从了那个女人话。

这十年的时间内,她与他可从来没有断了联系,也可能是因为李逸风经常会留在北尊王朝照顾他的父亲的原因。

至少其它的阴谋,比起那种兄弟之间的争斗可是简单的多了。

她的身份无人能及,那么此刻的那句以下犯上,便自然的成立。

“一个优秀的首领,最重要的是什么?就如大将军自己,你觉的你今天能够成功的坐上这个位置,最重要的是什么?”孟千寻倒也并没有生气,脸上反而微微的淡开了一丝轻笑,不过,反问的话语中,却是带着些许的冷意。

此刻,孟千寻的神情间多了几分严肃,声音中也更多了几分坚定。

“禀报公主,如今,几乎全天下各国的都有皇子来到北尊王朝,报名参加了招亲大选,其中,达溪国的太子,平远国的大皇子,凤蓝国的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皇浦王朝的五皇子,六皇子,甚至西域国的王子也来了,更有很多极有名望的江湖人士,就连一直神出鬼没的莲花教教主也来了,那些人,可都不是轻易能够得罪的。”丞相大人是何等聪明之人,这些话,分明就是说给孟千寻听的,给孟千寻提个醒。

除非能够赐给明城一带一场天雨,或者可以救得了明城的百姓。

在这古代,百姓都是靠天吃饭的,连续几年的干旱,那些百姓可就真的苦了。

“就算是先皇定下的,也不是不能改变的,本公主宣布,这次的明城事件中,一旦查出贪污的官员,无论贪污多少,全部处斩,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中,身为官员,不为百姓着想,还贪污朝廷放发到明城救灾百姓的粮食与银两,眼睁睁的看着百姓饿死,实在是罪无可恕,绝不轻饶。当然,以后再遇到像明城这样的情况,亦是如此。”

他在说这话时,声音更加的轻柔,脸上也更多了几分深情,而且,那语气是那么的自信,那么的认真穿越在十八世纪欧陆。

那么多年的相处,他对她的确是了解的,每次,她对他说谎的时候,都有些恍惚,都有些躲闪。

骗他,她有必要骗他吗?而且还用夜无绝骗他?

而且,夜无绝注明的最后的一项比试竟然是锈刻!

“恩。”孟千寻回神,快速的收起了夜无绝的书信,便有宫女快速的来给她换了衣服,北尊大帝竟然让人特别给她做了衣服。

不过,一个国家,事情肯定也是时时发生的。

丞相大人可是处处维护着孟千寻的,所以,他此刻突然开口,自然是有原因的,也说明了,这件事十分的棘手。

“已经离开了?他为何离开?”孟千寻的眉头微蹙,夜无绝怎么会这么快离开呢?

“娘亲,爹爹一定还会进宫找我们的。”小宝儿也不甘寂寞,清脆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期待,她相信,她的爹爹一定很快又会进宫的。

他仍就是那种神采飞扬。

“太好了,只要漂亮叔叔不抢宝儿的娘亲,宝儿就会喜欢漂亮叔叔的。”小宝儿的脸上终于露出开心的笑容,声音中也带着几分欢呼,可见她刚刚的心中肯定是十分的担心的。

难道说,他是真的生病了吗?

“皇上,请保住龙体呀。”下面的大臣更是一个个的齐齐跪求,一个个都是一脸的凝重,一脸的担心,这些大臣都是跟随了北尊大帝多年的老臣,一个个都是忠心耿耿的。

“对,对,皇上只要静心养病,不要着急,不要生气,也不要过多的操劳,这病倒也并不可怕。”跟在一边的雪太医连声说道,“所以,以后,皇上一定要放宽心。”

孟冰带着宝儿,很快便来到了皇上的寝宫,此刻,寝宫外,已经乱成了一团,皇后也已经得到消息赶了过来,孟千寻仍就守在外面。

“什么?这么严重?”孟冰惊住,怎么都没有想到,皇兄竟然会病的这么严重,昏沉?怎么会昏沉呢?

“这病最重要的是不能着急,不能生气,而且不能过多的操劳,今天这病一发作,再医治起来就更难了,所以,以后万万不可再刺激到皇上,否则、、、”雪太医欲言又止,那话语中的意思,大家便也都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