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第4章:春光明媚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零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9777

    连载(字)

89777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官网娱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春光明媚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零约 89777 2019-09-02

她硬着头皮,就着面前的食材,拼尽了全力,也不过拾掇出一份看上去似乎并不怎么样的早餐。

只是有些可惜,她现在还不是他的妻,而她也似乎打定了注意暂时不想跟他结婚。

在他办公室坐了不到一会儿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拿着设计样板的易琛看到坐在自己座椅上的裴淼心似乎也没有多少惊奇。

话到这里已经谈不下去了,裴淼心转身想要走人,却在回头的时候盯着他办公桌上的笔看了半天。

吴曦媛甜甜一笑道:“其实出去旅行也有旅行的好的,上次拓已君的妈妈给我从比利时带回来的巧克力很好吃,我一直都没有机会亲自谢谢她,要是旅行,正好可以到比利时去看看他们。”

他听见身下的她迷蒙出声,待睁大了眼睛去看时,才豁然用双手撑住床面,支起了整个上半身。

……

失控中的男人,显然已经愤恨到了极致,尤其是在看到她刺眼的双唇时,他额头的青筋暴跳心也跟着狠狠地疼。他头晕眼花他呼吸急促,他从看见她出现在客栈茶座里有被别的男人搂了腰开始,他的大脑就像被人丢了枚炸弹,瞬间头晕眼花得不行。

可是之前的“早听说”,也不过是她从一些报道的捕风捉影之间,看到与了解到的东西。

沈俊豪有事要走,招待的任务就落到了阿坤哥的头上。裴淼心眼见着沈俊豪闪人离开,立时便向阿坤哥告了歉,说自己人不舒服,想先回客栈休息。

“帮我跟她说句对不起……”裴淼心最后抬手一揩,不管手上还是脸上,到处都冰凉湿冷得她瑟瑟发抖,却仍是还了一张笑颜,“不是为今天的事,是为之前的种种,我的任性还有我的不明白,这些都拜托你,帮我跟她说一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打扰你们……”

也是那时候她心中生起一丝小小的希望,总觉得就算他同一个女人在一起那么多年,可也不是全然只巴望着那女人一个人。

“可是我想照顾您跟爸了,从前都是你们在照顾我,现在我有能力也有自信可以照顾好你们,这都不行吗?”

“永远别用这样的话激我,心心。”

……

曲耀阳侧身确定周围没有别的人后才道:“已经没事,你早点上楼休息。”

曲婉婉点头,扯了下有些尴尬的唇角道:“我跟他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他醉心于自己的事业,总想趁着年轻做出什么成绩,就算我不去找他,他也不会来找我。我……早就习惯了。”

曲耀阳的脸一沉,作势就要打人。

聂父似乎再按捺不住,威严向曲市长望去,“成益兄,我敬你是一市之长,所以该有的礼节咱们都有,该敬的心意都要敬到。可是现在牵扯上儿女的问题,就算你儿子再本事再能干,可也不能对我女儿没个说法。”

裴淼心那时已经是泪流满面,看到母亲的探望只得转身,用手揩过自己的脸颊,再回身,示意母亲先上飞机。

曲婉婉正怔楞,手臂却被曲母一抓,两个人赶忙就奔下楼去,招呼了司机将车停在门口,两个人不由分说就坐进车子里去。

“我怎么没有?”曲耀阳咬牙切齿,“裴淼心你是我的女人!”

他记得她的隐忍还有痛苦,他认识她的时候她就是个成年的姑娘。他只是没有想到,在自己冷落了她那么多年后的今天,到现在,她一个男人都没有。

男人有时候需要女人,女人也会为了男人颤抖。

耀阳一直是她最引以为傲的儿子,他值得这天底下最好的女子。

她穿好鞋起身,抬头冲站在客厅里的男人笑笑,“不用了,没关系,我喜欢做东西给奶奶吃。而且不过是碗白粥,谁熬的粥味道都是一样,我知道,她不过是想跟我说说话罢了。”“不行。”曲耀阳言简意赅。

“啊?为什么啊?当初在北京的时候我们也一起住啊!那时候你都没说什么,现在干嘛不行啊?”

“总之不行就是不行,到这里来之前你说好要听话的。”

“我是说过要听话的,可是就这一晚不行吗?刚才伯母都没说要赶我出去,反正家里还有这么多空房间,你让一间给我不就行了么,我又不是要跟你睡,你好小气!”

“聂皖瑜!”曲耀阳回身准备轻斥聂皖瑜,却在抬眸的瞬间与对面的裴淼心打了个照面。

她在大床上辗转反侧,脑袋里反反复复都是白天在曲家大宅里遇到聂皖瑜的情形。

******

曲耀阳你真的好狡猾啊!你绝对就是这世界上最狡猾的男人,为什么要时隔那么多年后才来对我说爱情!

她拿着水杯的手有一丝颤抖,这夜半的造访太过突兀,突兀得她先前的情绪还没有平复,他……怎么就来了?

站在街边的曲耀阳紧紧望着餐厅玻璃窗的方向,沉吟了一会,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那么冷静,那么平和地将电话贴在耳边,静静望着她所在的方向。

她低头看了眼拿在自己手上的便签本,挣开他的钳制侧头,“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搞定。”

曲母望着女儿本已满是怒气,但看到厉冥皓亦回了身望过来,只得继续勾了唇笑:“我这女儿就是调皮,肯定又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这小区的门卡给丢了,这样可不安全,我们得去找回来。”

那采购部的主管再是头晕,听到裴淼心的声音也只有打了个酒嗝后才道:“就是原先由易家经营的那个‘y珠宝’。”

曲耀阳听着裴淼心正正经经的教育,趁女儿一副心思都被玩具区的东西吸引的时候,悄悄伸手过来将她的小手一抓,“我妈让你受委屈了,心心。”

“其实,我们可以不必住在这里,我应该还有其他地方的住处,咱们可以带上两个孩子搬去哪里……”

“曲总。”

“廖语晴。”小姑娘赶忙奔上前来,“刚才从商场下来我才发现我朋友的车已经坐满了,不知道曲总可不可以顺便搭我一乘,我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想要向您请教。”

他的大手抚上她仍见平坦的小腹,视线里的一切虽然还有些模糊,但看着她的模样还是如初的温柔,“还是看看吧!你跟吴医生应该也不陌生,自从你怀孕以后一直都是他在照看你的,你现在的体质不同以往,要有什么不舒服的尽管跟我或是吴医生说,这个孩子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你一定要怀着,怀好了,我同样重视你们母子俩。”

他是不是真的哭了?

小家伙被裴淼心逗得咯咯咯直笑,两母女在医院走廊上打趣的时候,曲母的电话急匆匆过来,劈头盖脸就问:“你把我孙女弄哪去了?”

裴淼心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茫然后退了一步,很快就对上他一脸的冷笑。

“随口也最好不要。曲耀阳你应该知道,我同臣羽的婚礼在即,现在外头是什么样的环境,家里的其他人又多么忌讳我们现在的关系。这是个流言都能杀死人的社会,我不想因为我跟你之前的一切而毁了现在的一切,所以这样的问题求你不要再问,而且不管你再问多少次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这个孩子不可能跟你有任何关系。”

端午节的五月初五,正好集中在整个五月的最末端。

******

“哎哟,不会吧!曲太太,你也跟何太太似的,没听说过这个东西?”李太太震惊。

他话还没有说完,她已经侧身来用力推他。

陆离弯了下唇角,在看到曲耀阳气怒得都快喷火的双眸时赶忙向他敬了一礼,“所以兄弟我这不是来给你负荆请罪来了么?”

裴淼心一怔,下意识想向后退开,但也只是须臾,清醒着的大脑让她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眼前的男人是即将成为她丈夫的男人,尤其是在这一刻,她不该拒绝他。

他在病床边上坐下,想要安慰臣羽什么。可是张嘴张了半天,终究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腰间突然落了一双大手,温暖而有力地,将她整个人向后圈在怀里。

曲耀阳忍不住轻笑出声:“今天才是新年的第一天,哪有你这样的,一大早就问别人要不要命?”

“为什么?”她不解。

阿成旋身去了更衣间,很快将他要的那块腕表取来。

……

乔榛朗几步走到跟前,手一夹烟道:“那是!我专程在这里等你们呢!这车就在那边,送你们上山,换顿火锅吃总行吧!”

曲婉婉的目光太过直白,一下就让那跟在她身后出现的男子皱眉不语。

裴淼心惊讶过后反而变得异常冷静,她说:“耀阳,其实我……”

可是每到关键时刻他反而想听到这样的称呼。

早就闻讯赶来的医院院长领着院里的几个主任医生专程过来看过了,又一一与各位领导打过招呼后,才转身离开。

屋子里的人拉拉杂杂走了不少之后,曲耀阳这时候从外面赶了回来。

又去问曲耀阳?

这确是目前唯一解决问题的方式了,旦看曲耀阳现在这架势,似乎只要她说一个“不”字,他立马就会冲上前来抢走她的芽芽,才不管那许多事情。

这一句话就跟点燃了火药似的,空气中自然蔓延一声“吱——”。

“排骨怎么了,这是什么烂排骨啊!谁爱吃烂排骨了!”

裴淼心放下手中的筷子,似乎再好的食欲这一刻都吃不下任何东西,“我知道是你帮我缴了住院费,可是五千多……好贵。我分期付款还给你行不行?”

门边的护士冲她弯唇一笑,“那行,我等你收完东西再叫护工过来打扫卫生。不过曲总,您妹妹还真是漂亮,刚才就到我们护士站前转了一下,好多经过的医生病人都在问她是谁,她可真是漂亮。”

“你最近的工作是不是很闲……”

“我跟他熟悉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我现在就在问你,为什么要跟他一起吃饭?!还让他坐在你的床边,你是不是疯了,怎么能随便让一个男人坐在你的床边吃饭?!”

之后的某一天,有人曾在一份本城的报纸上看到,“宏科集团”董事长兼执行总裁曲耀阳,为博爱妻一笑,竟然甘愿扮熊,在本城名流富商出入最为频繁的高档中餐厅内,疯狂示爱。

芽芽到是乖巧,见有熟悉的人来抱就自动自张开双手,唤了声:“陈妈。”

“不必了,我对你还是从前一样,我不是你的什么妈,臣羽在外人眼里是我的孩子还是什么,全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可是在这个家里,你唤我一声‘婆婆’我都不乐意听。”

“我爸妈知道我要过来拜会爷爷,一早令我备了几只长白山的野山人参带过来。虽然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但那都是市面上买不到的好货、真货,他们自己都珍藏了好些年,现在权当是一点心意,想要给爷爷补补身。”

曲市长一看儿子来迟便不大高兴,说:“究竟是什么样的公事把你忙成这个样子,老二结婚你都拖到现在才来,哪里有点主人家的样子?”

曲母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去,“什么主不主人家的样子?你看他们裴家,又不是死了爹了,怎么好好的只来了个妈,还让个伯伯搀扶着新娘子上去?哦,推脱什么有要务在身,怎么就连自己女儿的婚礼都抽不开身过来?照我说,裴淼心他爸自个儿都觉得这婚事变扭,他是觉得没脸见人了才不回来,光她妈一个人回来算怎么回事,诚心给谁家丢人不是?”

曲市长这会正气打一出来,一扣茶杯,说:“这就是你教的好儿子,好好的公务员不做,非要瞒着我把工作辞了跑去组什么乐队,现在尽跟一群不着调的小流氓混在一起,这破事儿到时候要是传了出去,我还拿什么老脸在市政府混!”

曲耀阳拿着碗筷低头去望,皱眉说:“这是什么东西?”

曲耀阳固执着向前迈步,身后“咚”的发出一声。

曲市长轻勾了下唇角转过头来,“怎么,有胆子跟耀阳两个人在这里同居,却没胆量上我的车?”

聂皖瑜说完了话便睁大了眼睛看她,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不管刚才我说的这些事你信还是不信,你都大可以去翻耀阳的书柜,或者打电话给那什么amanda,这事儿只有他们两个最清楚了,看我有没有编瞎话。”

听到聂母的哭声,曲市长狠狠一摆衣袖道:“怎么回事儿?老二媳妇,你给我好好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皖瑜到底跟你有什么交情,你哪里不好约,干什么要把人约到那样的地方去!”

“啊……”裴淼心开始摆头,身下那一点痒,似乎已经袭过她全身,像有千只万只蚂蚁在爬,从他大手的落处,一前一后、一轻一浅地爬过她所有的神经。

“嘿,我说你这傻姑娘,又不开窍了是不是啊?”夏母气结,看着这个没出息的女儿就来气,“你现在怀孕,可比不得其他十六七八的小姑娘,更何况耀阳答应了会给你名份,不是到现在还没给吗?你不趁这个时候好好再打扮打扮,赶紧把你男人的心给抓住了,成天地在那摆一张苦瓜脸是想给谁看啊?我是男人看到你这模样都不想回家!”

夏芷柔的脸刚一往下垮,夏母立时就过去扯了夏之韵一把,“去去去,你少在这里给我添乱了!我忙你姐姐一个人都还忙不过来了,你搁这瞎起什么哄了?再说了,你看看你现在说的这些个是人话吗?要不是你姐姐这些年的忍辱负重,哪有你这一身好吃好喝?你要不感激就算了,别在这里给我瞎起哄!”

裴淼心胀了一肚子的气后沉闷出声:“这关你什么事情?”

这间玻璃房的面积不大,一整面墙的窗玻璃,阳光明明媚媚地从窗外映射进来,照得正在床边栏杆前压腿说笑的几个女人甚是娇媚。

他抵抗着寂寞抵抗着她,可她还是像极具毒性的曼陀罗花,在你不知不觉间缓慢地渗透进你整个灵魂,等你牟然回首的时候才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中毒太深。

却原来,之前他心底的疼也不过如此。

那狂猛袭来的两片薄软带着不顾一切的力度狠狠压在她娇嫩的唇瓣上面,等她惊觉房门在自己身后“砰”的一声关上时,后脑已经被这蛮横的一推,撞在身后的门板上,顿时就头晕目眩了。

“我怎么会是害你?我若真心想要害你,当初早就把你在街上被年婷推倒时就差点流产的事情告诉先生了!而且我还知道,当年你到底是怎么设计让先生娶你进的家门,那个孩子明明已经保不住了,你还是吃药强行将孩子挽留住,留到最后才让先生……”

“那你就不要这么紧地抱着我,我都快不能呼吸了!还有,我不叫你的名字叫你什么啊?耀阳,叫你耀阳总行了吧?你快放手。”

他狠一咬牙,“是。”

“关于‘宏科’股份的问题,我已经想好,会从我的名下划出5(百分号)送给芽芽,至于你的那份,不管是想自己留下还是给即将出世的孩子,都由你自己决定。”

“淼心!”洛佳打断,“跟陈副总出来以前,我有认真研究过你的设计。是,从设计图上来看它的模样已经趋近完美,可是工厂加工出来的样板和我在‘祥福生’里拿到的货品确实是在设计方面有些细小的出入。而也正是因为这些出入,我们经过多方考察与验证,它是真的存在会划伤人脖子的可能。”

“我没你想得那么悲观,洛佳,你为我好,我谢谢你,可我也有我的立场我的坚持,即使是在我人生最糟糕的时候,我也坚持着没有向命运妥协,而现在我则更不会。要我辞职可以,但是道歉绝不可能!”

“不用。”说完就皱眉挂断了电话,又一抬眸,“你怎么还在这里?”

裴淼心好一阵吃惊:“东西都要洒了,你……”

将袋子里的食物都拿出来放好,她又掰了一次性筷子递到他的跟前,“以后还是自己带餐具来装食物好了,同事推荐的这间中餐厅,说他们的菜新鲜又好吃,可是我怕这样的一次性餐盒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要不明天我还是自己带饭盒来装吧!”

那么,她爱他吗?

曲耀阳简直要吐血,从这个角度去看,她身上的纯白色连身裙的领口,正好将她雪白优美的脖颈暴露在空气之中。

“淼心!”站在旁边的李卓赶忙又手肘撞了撞她的胳膊,“你在干嘛?曲太太可是我们店里的大客户,你还不醒醒,赶紧招呼!”

“还没明白吗,我的傻姑娘?”沈母挑了挑眉,又去看她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

她一惊睁大了眼睛,“你……”

“嘘!”沈母举了根手指到唇前示意她噤声,“总之你记住妈妈的话了,不管这个孩子生不生得下来,你都要记住妈妈的话,现在再怎么痛都好,一定得让它,体现它的价值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