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第43章:抽秘骋妍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零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89777

    连载(字)

89777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官网娱乐》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抽秘骋妍

阳光在线官网娱乐 零约 89777 2019-09-02

“真想知道吗?”顾千城拂了拂额上的刘海,不怀好意的道。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直到下人来报:“顾姑娘,秦王殿下说要走了。”

“他没有想到,总会有人想到。”身后跟了几个尾巴,秦寂言多少猜到是谁的人,只不过他一直没动手。

“左右来历不简单,西胡皇帝对他礼遇,绝不是因为他与三公子的关系,日后我们防着他一些就是。”秦寂言没有多言,抬手打了一个响指,暗一立刻现身,“主子。”这段时间,也只有暗一敢出现在秦寂言面前,其他四人全都躲得远远的。

寻到金珠与金矿,他就不必再为银子发愁了,哪怕……

顾夫人的儿子,千雪的亲弟弟顾承志,则用看杀父仇人的眼神看她……

顾千城幽幽地看了秦寂言一眼,“怎么,你很得意?”

北齐人最想要的,还是他的命不是吗?

顾千城的眼睛扫向房内的大炕,心虚的别过脸,为了不让秦寂言发现,她刚刚起了龌龊的想法,顾千城拿起衣服,嘟囔道:怎么感觉像逃难?”

“殿下这话真毒。”顾千城朝秦寂言竖起大拇指。

他想,他再也不敢让顾千城离开的他的视线了,这个女人太让人操心了……景炎独自前来寻顾千城,当然不是无所求,既然秦寂言立倪月为后的事打击不到顾千城,景炎索性直接说,“顾千城,没有火焰果的话,你的儿子只剩下不到一年的寿命。”

他的人生,从末村惨案开始,就已经定下来了。作为末村唯一的遗孤,他没有选择,也不敢有选择……秦殿下最终还是没有吃到顾千城亲手喂的肉,不是秦殿下表现的不明显,而是秦殿下的脸皮不够厚。

“小承欢,你也太小气了。”

“本王和皇爷爷已经谈完了。”五皇子的话,完全挑不起秦寂言的嫉妒。

她不能让孙妈妈死不瞑目,也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

没有人回答,顾千城又问了一遍,围观的丫鬟却没有一个人吭声,有几个看情况不对,直接跑掉了。

“哈……那什么圣女,你是不是搞错一件事了?”凤于谦还真没有遇到,像倪月这么搞不清状况的人,“我现在要抓你,你以为凭你几句话,就能让我放了你?”

他只是不知事,又不是真蠢。千城可说了,他是有大智慧的人。

“要不还是上报吧?我们把实情写明,就说这个计划是秦王当着我们面说,至于上头的人信不信,那就与我们无关,我们尽到了监视的责任。”有一个副将提出一个不错的意见,曾将军一听立刻点头,“此言有理。”当即回营写信,让人火速传过去,按秦王给出的时间,正好够他们派人过来。

密室只有十余平,很空,地上散乱了几块木板,没有移动的痕迹。暗卫发现此处后,第一时间就上报了,根本不敢破坏现场。

言倾的亲兵正好牵着他的马过来,看到言倾背后的伤,本想说去给言倾寻一顶轿子,可是……

这么快?

秦寂言只当没有听懂,反问:“朕追封自己的亲生父母,也过?”

秦寂言这一次失踪的,实在是太久了。周王和五皇子,并不会因为秦寂言被封为皇储就死心,相反他们两人反倒会因为秦寂言被封为皇储而联手,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要秦寂言的命。

顾家一行人义愤填膺的指责,可偏偏拿不出证据,女尼一筹莫展,连连赔不是,却只能干瞪眼。

他会放过他的叔伯们,并不表示,他会放过这群土匪。

秦寂言闭上眼,眼角似有泪珠滑落,“千城,我从不将希望放在皇爷爷对我的荣宠上,皇家没有父子,没有祖孙,只有权利之争,我不能心软也不敢心软。”一旦他心软,就有可能惨败,到时候不仅是他,就连他身边的人也不会有下场。

“呃……”秦寂言脸色微变,尴尬异常,不自在的指了指外面,“那个……你先睡,我去找子车,问一问暗风楼的事。”

顾千城叹气,也不指望顾老太爷了,反正不用继续跪就好了。

“死不了。”顾千城有气无力的答道,闻到老管家手里的饭菜味,顾千城嫌恶的皱眉,“挪开些,闻不得这味。”

朝臣脸色一白,咚咚咚的磕头认错,“臣绝无此意,请皇上明查。”圣上才刚登基,又没有子嗣,他们哪里敢提立储一事。

话落,秦寂言双手作揖,给众人行了一个礼。

再说,她也不需要做什么,只是再往里走一米,打开另一道石门罢了。

只是一个八卦图,并没有数字,这就说明不需要计算,路肯定就在这副图上。

顾千城一边打,脑子一边在飞速的旋转,看两个打手越打越心急,顾千城知道机会来了……

“她自己有办法。”秦寂言冷酷的说道,转身上马时,正好看到顾千城正跌跌撞撞的,朝那匹拉车的马走去。

“三位皇叔反应太大,皇爷爷不想出事。”秦寂言只能推断出这个原因。

顾千城哀怨的看着秦寂言,她高兴秦寂言为她出头,可这么不管不顾,真的不会被人说成祸国红颜吗?

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他能做得,就是尽量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说到最后,顾千城的声音再次哽咽。

“那就放我下来。”顾千城发现秦寂言的气息不稳,就知这个男人靠不住,果断的与他拉开距离。

“你的安危比较重要。”秦寂言当然知道,如果真要带人离开江南,焦向笛和顾三叔一家是最好的选择,只是……

“原因呢?”顾千城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显吃力不讨好,还要得罪五皇子。

商业税!

而且还被撕碎了,锦衣卫首领费了好大功夫,才将其粘起来。

她好像知道了什么,可她宁可不知。

顾千城将秦寂言的意思表达出来,景炎听罢眉头微皱,“我也收到了消息,最近海上有几条船莫名消失,还有人说在海上看到了鬼船。这种事十几年前也出现过一次,闹了一两年才结束。”

“小人会如实转告。”灰衣人脚步一顿,点头表示知晓,随即匆匆离去。

猪头六等人也算细心,进寨子前还特意四处查看了一番,可暗卫是他们能发现的吗?

这个寨子是跑不掉了,可不是还有一群人贩子吗?

这一人一貂到底在玩什么?感觉像是玩人?

进去前,顾千城再三要求小雪貂不可出声。

屋梁是用上好的木头做的,现在已有腐化的迹象,不过划了十几下,就听到啪一声断了。

“嗯,小雪貂的功劳。”顾千城当着众人的面,特意提了一句:“是他带我来这里的,也是它发现屋梁上的异常。”所以,小雪貂从中拿一两颗玩,实在算不得什么。

“追了本王一路,不是恶意难不成是善意?”秦寂言从容而立,没有出手的打算,明显是知道对方没有恶意。

“你家公子?”尾音轻轻往上调,带着一丝疑惑,似有所困扰一般,让人很想将所知全部倾倒而出,就为了给他解惑……

天助自助者,既然没有人来帮他们,他们只能靠自己了。

配合得这么默契,你们居然说自己打得杂乱无章,这让我们怎么活?

胜利是需要分享的,而这一刻他们只想与自己的同伴分享。几个少年抱在一起,脸上有笑,眼中有泪,可他们却笑得比所有人都开怀。

他以后一定会乖乖听顾千城的话,绝不让千城有机会踹他!

明日攻城,今晚必要做部署,秦王与众副将对兵力安排做了一些调整,直至半夜才结束。

“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她十五六岁时,没有这样的心机,也没有这样的本事。

昨晚“激战”了一夜,虽说上午补了眠,可白天她还顶着烈日出了一趟城,这个时候真的困了。

顾承意第一次做这样的动作,根本没有轻重,扑向顾千城的时候,用力太过,撞得顾千城差点摔倒,幸亏顾千城反应灵敏,扶住桌子才没有摔倒。

这可真是不应该呀,顾千城这一个月无论吃穿都是顶好的,而且顾千城吃的也不少,按理说不胖就算了,怎么还会瘦呢?

“怎么突然叹气?吃食不满意?”情绪变化快,时晴时雨,多愁善感,莫不真是怀孕了?

“这么严重?是我孟浪了,下次小心些。”秦寂言知道顾千城这是使小性子了,可想想自己也确实过了些,所以……

“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顾千城说是这么说,可仍旧低着头,就着秦殿下的手,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不能,所以他们确实可怜。可是他们享受了家人带来的好处,自然也要承担相应的处罚。

“唐万斤?倒是个不错的人选。”和顾千城一样,秦寂言也很信任唐万斤,尤其是唐万斤很粘顾千城,一直把顾千城当成神,唐万斤会背叛任何人,但他绝不会背叛顾千城。

不管顾千城承不承认,律法上顾夫人就是顾千城的母亲,而子不告母。

顾千城说,便后退两步站好,顾夫人面露愠色,手上的帕子再次扭成团:“千城,你这是威胁我?”

听到又如何?落难的凤凰不如鸡,顾国公府嫡出的大小姐又如何?一个被赶出去的大小姐,比个丫鬟还不如。

顾千城心里酸酸的,不知该怨继母太狠毒,把好好的嫡长女,打压得如此懦弱,还是怪本尊太无能,堂堂嫡长女居然不懂得争。

如果是平时,秦寂言肯定不能这么做,可今天情况特殊。

天高皇帝远,今天是两军交战的日子,场面混乱至极,留在军中的人也少,见到朝廷钦差的人,也只有留守的千八百人,不是多大的事。

上前,将揽住顾千城,“我以为,你会相信她们。”

“早就可以绾髻好不好。”虽然还没有及腰,可也不短了。

顾千城怎么好意思,受她的谢?

五百万两虽然让她肉痛,可能解决唐万斤这件事就行了。

赵王身上有伤,又要谋划战事,还要兼顾暗杀秦寂言一事,可谓是分身乏术。秦云楚的小动作,他根本没有发现,赵王的心腹倒是注意到了,可是……

“是。”言倾当然也不会认为,秦寂言此举有什么问题。

这么一忙便到半夜,仅仅比秦殿下早回来一刻钟后。

揉了揉酸痛的双腿,景炎知道这个问题有点难办了……

顾千城起身欲走,顾承欢飞快地攥住她的衣摆,“姐姐,不要去查。我说,我全说……”

顾承欢双手悄悄握成拳,哽咽的道:“姐姐,我不服,我没有对同僚下杀手,我明明是对着箭靶射的,可不知道为什么,那枝箭就射歪了。”

“好,听承欢的,咱们就从那张弓查起。”顾千城心中已有计划,不过顾承欢的意见还是要采纳的。

居然丢下顾千城,把彭长老带出来了。

在秦寂言不断催促下,船行得很快,很快秦寂言就看到水面上出现一闪一闪的光亮,不用想也知,那必是一条夜行的船,至于是不是子车说船,还需要靠近才能知晓,可是……

还是那句话,顾千城和秦寂言不相信圣后,圣后同样也不相信他们,不相信顾千城拿到火焰果后,会心甘情愿的把火焰果分给她。

“哦?你能办到?你要能办到,我记你一个大功。”秦寂言没把顾千城的话当成玩笑,他很清楚顾千城的能力。

“啊……”顾承欢痛得大叫,身体不受控制的弹起来,却被顾千城死死按住了。

老太爷和顾二爷一走,顾千城就把承欢手上和身上的擦伤清洗、上药。

顾千城轻轻的吹着,风拂过伤口,凉凉的,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顾承欢真觉得伤口没那么疼了,而且很快就睡着了。

她既然走到这条路上来了,肯定要一门心思走到底,半途倒戈或者出卖同盟这种事,她顾千城不会做。

秦寂言明白顾千城想法,缓缓点头:“找到后,本王让人给你送来。”六扇门现在已备配了专业的仵作,可秦寂言仍然喜欢和顾千城共事。

“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出城。”顾千城深吸了口气,知道接下来的事不是她能参与的,果断选择跳出去。

作为帝王,秦寂言哪里不懂圣后的用意,这招他早就用腻了,圣后把这招用在他身上,一点效果也没有。

作为大秦的帝王,这世间没有人有资格给他“赐座”,可偏偏圣后就说了,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明摆着是要压秦寂言一头。

“主子,顾姑娘能理解你,你并非不想去而是走不了。”景炎前脚离开,后脚就会被监视百官行动的锦衣卫拿下。

毕竟是孤身一人,而且还睡在树上,顾千城睡得并不安稳,天不亮就醒了,而且全身酸痛到不行,胃一阵阵抽痛,显然是饿得不行。

“父皇,我不要做皇帝。”龙宝挣扎着从顾千城身上滑下来,跑到秦寂言身边,抱着秦寂言的大腿,双眼微红,却强忍着没有落泪。

顾千城笑了一声,没有解释,不慌不忙地取出自制的放大镜。

等到辟秽丹的烟雾飘出,两人才靠近尸体,朝尸体行了个礼,才开始检验尸体……

可在秦寂言下楼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哭求声:“殿下,殿下……开恩呀。”

秦寂言脚步一顿,在客栈门口处停下,转身看向那群闹事的学子……

“不管如何总要试试,要是拿下皇太孙,这一战我们必胜。”说话的也不是支持风遥,纯粹是想着拿下秦寂言带来的好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