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莲池:第14章:三顾草庐

三生三世十里莲池 作者: 卯木花开

盘古得意啊,转身望着没出生的其他魔神,大笑道:“你们看看,这就是我盘古的儿子,你们羡慕去吧。”

不过,若他真的那么做了,夜无痕只怕也不会那么让他离开。

不知道论到自己时,会是什么样子的……

上官云端有早起的习惯,所以早就起来了,而凤忆希现在也是一见上官云端起来,就跟着起来,陪着上官云端。

而她的那句,一百万两白银,也算不错了,让蓝岚的脸色再次一沉,这一百万两白银差不多就能够救全桐城的百姓了,她竟然说,还算不错,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恶了。

蓝岚的眸子微微的一闪,被当众比做是一朵野花,她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如何下台?

她此刻完全的意识到,皇嫂真的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皇嫂是真心的爱着皇兄的,所以不管是什么人,什么事,都不可能会破坏到皇兄与皇嫂的感情的。

众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这番话,不但没有丝毫对上官云端的轻视,反而都对她多了几分敬佩。

上官云端的眸子冷冷的扫了皇上一眼,随即望向皇后时,却是瞬间的漫过了轻笑,柔声说道,“母后,皇上说的对,来者是客,就让公主先吧。”

“回皇上,在小人进宫前,一共已经有一百一十五万三千多两了,而且小人来的时候,还有不少的百姓正在继续的捐款。”那管家恭敬的回道,不亏是绝王府管家,第一次进宫,面见皇上,竟然没有半点的慌乱。

“这个,臣已经让人去查了,不过,还没有消息。”丞相微愣了一下,连连的回道。

毕竟她们是知道自己的夫君住现在还跟绝王在阁厢院里呢,若是真的让皇上搜了出来,肯定会有危险。

只是,没有想到,皇上竟然也插进来,公然的维护蓝岚。

就那么直接的坐了上去。

众人纷纷的愕然,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傻呀,这样的场合,竟然这般的蔑视皇上,皇后,就那么直直地坐在位子上了。

呃,上官云端愕然,今天她是为了配合他,才不得不这般的顺从,这个男人有必要得瑟成这样吗?

“你也不用羡慕你姐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你也会有属于你的归宿的。”老夫人望向上官凌雨时,笑的极处的亲切,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孙女。

“皇嫂,我们一起去玩好不好,我有好多话想跟皇嫂说。”而当事人却像是没事般的,再次转向上官云端,缠着上官云端说道。

秦思柔因为身体不好,所以走的有些慢,而夜无痕应该是为了等她,所以走的也有些慢。

“皇兄,你说她们会不会在里面打起来的呀。”凤忆希看到凤阑绝那略带紧张的神情,故意说道。

而上官云端唇角的笑,却是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也下意识的圆睁,错愕中带着几分懊恼,皇上这个时候来,事情只怕有变。

凤忆希的身子也有些僵硬,心中似乎也有着几分紧张,双眸微微的望向另一条路,微愣了一下,便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她不想这般单独的跟他一起。

“啊,她竟然不是府中的丫头,难怪这般的胆大,这般的歹毒。”苏月情双眸圆睁,一脸难以置信的惊呼,只是,脸上却似乎多了几分释然,可能是因为知道这丫头不是府中的,她便少了一些责任,也或者是因为其它的原因……

苏月情那极力圆睁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妒忌的恨意,但是却更快的掩饰了过去。

“父皇,这真的不管我的事呀,是她。”夜无志看到诬陷的事情败露了,便想要再次将责任推到李贵妃的身上。

皇上的身子微微的僵滞,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的了几分怒火,刚要开口……

“是呀,要不然皇后为何会那么巧的恰恰在这个时候跟皇上经过这儿?”李贵妃的心中暗暗冷笑,再次附和着夜无志的意思说道,她今天就算完了,也要拉着这个贱人一起。

“四王爷到,绝王到。”恰恰在此时,远处微微的传来几声脚步声,随着那太监的喊声,夜无痕与凤阑绝一起走了过来。

虽然时间十分的急促,但是爹爹还是为她准备了很多的嫁妆。

而与此同时,月儿扶着上官凌雨慢慢的向着外面走去。

“请他进来。”夜无痕连连说道,然后转向秦思柔,沉声道,“或者他真的能够医好你。”

“父皇问你们话呢,你们还不快说,你们犯的可是株连九族的死罪,快点说出你们的幕后指使人,你们这些大胆的狗贼,定然要将你们一个个都全门抄斩。”二皇子看到那侍卫的动作,心中大惊,生怕他们将他供了出来,便也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来。

凤阑绝此刻半蹲在上官云端的床前,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双眸更是直直地望着她,细细的观察着她脸上的神情,生怕她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不到他。

她那样的笑,真的很美,很美,虽然她此刻一脸的雀斑,而且还有些狼狈,但是却是真的很美。而且她此刻的笑是那种真心的灿烂,亦带着几分异样的情丝。

“你没事吧?”秦思柔轻柔的声音中仍就带着明显的心疼,她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要如何的安慰他。

夜无痕似乎微微的回神,唇微动,沉声道,“没事。”只是,那声音似乎有些嘶哑,还带着无法完全掩饰的沉痛。

“什么,夜无痕抢亲?”上官云端却是不由的惊呼,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夜无痕竟然会去抢亲。

上官凌雨再次疯狂的吼道,而说到上官云端已经死了的时候,似乎十分的得意。

他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太上皇还没有清醒,那么他便可以利用太上皇来压制那些大臣跟凤阑绝,这个皇位仍就是他的。

“哼。”凤阑锐微微的冷哼,唇角微扯,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没有想到,朕只不过出宫去散了一下心,不过只是个把时辰的时间,这皇宫里竟然完全变了个样了?现在,朕才还是凤月国的皇上,你们果真是好大的胆子,来人,给朕推下去,斩了。”

凤阑锐那僵滞的身子似乎微微的放松了些许,望向玲妃的眸子中,似乎微微的隐过了一丝欣慰。

到了这个时候,她仍就没有死心。

不过,凤阑锐的速度倒是极快,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闪出了房间。

她知道,爹爹对上官凌雨的死十分的伤心,也十分的愧疚的。

二夫人的眸子这才再次的望向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的眸子中有着几分愧疚,更有着太多的心疼。

“我说了,你不要乱喊我,我不认识你。”二夫人再次狠声打断了他的话。

那把匕首便直直的剌进了他的胸口。

“如今是在公堂,此事尚书大人定夺。”夜无痕唇角微动,倒也极为随意般的说道。

绝王污蔑两个字都出来了,若是绝王真的拿出证据来,那丞相只怕就要担上这污蔑他国王爷的罪名呀。

她的语气很无辜,似乎还带着几分淡淡的同情,但是她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就没有人知道了。

凤阑绝与上官云端都纷纷的一惊,到底是什么事情,让隐这般的失常?只是,刚刚那几个举着火把的,都是一些家丁,被凤阑绝那冷冷的眼神一扫,都吓的退出了好远,有几个,火把还直接的掉在了地上,熄灭了。

就算主子要赶人,也不用这么直接吧,怎么说,人家这位公子,刚刚可是救了主子呀。当然,依琴没有听到他刚刚的那句以身相许。

不过,却是随即大声的否认道,“本公子不认识她。”神色间似乎微微的隐过几分紧张。

第一,她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第二,她的健康也会受到影响,严重的只怕还会影响到生命。

“王爷,你的急信。”

秦思柔的脸色愈加的惨白,夜无痕的脸色愈加的阴沉。

上官傲天一脸的担心与着急,转向夜无痕,急声道,“王爷,云儿思想简单,是绝对不会杀人的。”

折腾了一夜,实在是太累了,所以就躺下来休息一下吧。

略带慵懒的姿态,却仍就掩饰不住他那神彩飞扬的气质,一夜无眠,却不见半点的憔悴,不见半点的狼狈。

平时里,美丽,妩媚的女人,因着那激烈的战争,已经惨不忍睹了。

就连凤阑绝都被她震住,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出面,而且还是这么强大的气场,他虽然一直都知道她的不同,这一次却还是再一次忍不住的为她惊住。

这个时候,她没有争辩,而是将这个问题丢回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要说她傻,哼,只是,大家再怎么样,也都是长了眼睛的,真与假还是看的出的。

那个男子惊住,身子微微的一颤,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害怕,更有着太多的惊愕,传言中,不是说绝王选的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傻子吗?怎么竟然会有这般的魄力?

刚刚那话,只不过是蓝岚好不容易找出来的一个借口,只是,却没有想到凤阑绝竟然这般毫不留情的拆穿了她。

虽然,他平时一直都对百姓不算,但是,却也没有做到她这般的深入。

他可能已经听到他们些许的对话,走进房间,看到要出去的他们,沉声道,“本王也陪你们一起进宫。”

“这?”那个侍卫是个聪明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不由的惊住,神情间更多了几分犹豫。

上官云端想起自己身上此刻还穿着宫女的衣衫,遂连连的解释道,“是本王妃。”

“傻丫头,你以为母后是三岁小孩呢,都给本宫打消了这个主意,那些事情,都是男人的事情,你要相信绝儿,他会处理好一切的。”皇后却是微微的扫了她一眼,仍就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然后便快速的转身,走了出去,出了皇后的寝宫,便直直地向着太上皇的寝宫走去。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媳妇也带回来了。”太上皇唇角的笑愈加的明显的几分,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动,从凤阑绝的脸上转向上官云端。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