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莲池:第26章:博物洽闻

三生三世十里莲池 作者: 卯木花开

“千城,不要逼我。”景炎眼睛微眯,威胁意味十足。

顾千城看了一眼,移开眼,“你先把火焰果给我,你要是怕有陷阱,我可以让人把倪月带进宫。”各退一步,而这是她最后的让步,“如果这都不行,那就没得谈。三天后,替我们母子收尸吧。”

为了让风遥更加名正言顺的接手他的指挥权,他只能草草的将风遥的身份定下来!

秦寂言和季诺可谓是相谈甚欢,顾千城和君亦安那厢就有一点不太愉快了。

不是的,他们不仅不是真的忠心,甚至还有可能是恨的,只是不敢表现出来罢了。

而且,有顾三叔这个当官的在,也能让外人明白,他们顾家并没有完全被皇上遗弃,想踩他们顾家,还得掂量有没有那个能耐。

罢了罢了,日后多教导便是。

“请皇上往左看。”小太监跪在殿中,指了指左边,老皇帝来了兴趣,只要不是与炸药有关,老皇帝并不在介意秦寂言送什么。

朝臣见状,不管心里怎么想,这个时候也只能跟着高喊:“祝圣上一统江山,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找出埋伏的北齐人?雪山这么大,一天的时间根本找不到人。”顾千城有点走不动了,虽然秦殿下此刻还是病号,可是……

“他现在也算熬出头了,殿下应该不会放过这样的人才吧?”顾千城调笑道……

顾千城的反应已是极快,可还是晚了一步!

“好,我跟你们走。”顾千城左手背在身后,给暗卫打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可是,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她觉得不好就是不好,任由秦寂言怎么说都没用。“反正,现在不要碰。”

这话,蛊惑意味十足,要是心志不坚、权利欲重的人,肯定会动摇,但是,顾千城不是!

二夫人不知,这件事别说老太爷怕丢脸,不会大张旗鼓的查,就是顾夫人,她们的大嫂也不敢往深里查。

轻轻叹了口气,顾千城也没有什么可以伤心,只是感慨一句罢了。毕竟,和以前那个小可怜相比,她宁可做现在这个随时会被人利用的人……

暗卫非常有眼色,不需要秦寂言开口,便用力的拉起绳子,呼哧、呼哧……非常卖力,以最快的速度让箱子升了上去。

简直是做梦。

要知道,伴读几乎就是皇子天生的支持者,可秦寂言呢?

秦寂言脸更黑了,默默地看着老皇帝,抿唇不语。

“你呀……”老皇帝明显不放心秦寂言,“算了,朕的私库里的有一把长枪,你回头拿去送给凤将军。”

今天,怕是不能善了。

秦寂言看凤老将军这样,很想问一句:凤老,封大人最近得罪你了吗?你怎么非要把置身事外的封老爷子拉进来?

唐万斤走到半山腰,就遇到了在那等他的武毅,武毅不顾唐万斤的意愿,强制将绷带缠在唐万斤的脸上,“这是大小姐的意思。”

北齐皇帝想,他应该是三国皇帝中,最惨的那一个,纵观历史也找不出几个比他更惨的皇帝。

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请君入瓮的局。

言倾已接过缰绳,翻身上马,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冷冽的寒风呼啸而过,将他们的气息掩盖的更彻底,一行七人静静的趴在地上,哪怕全身都冻得僵硬,也没有动一下,包括顾千城。

“跟着我。”倪月丢下这话,就带头走在前面。蜘蛛女和一干忍者立刻跟上,一行人很快就消失在废墟中……

至于她身边的下人?

这群土匪发起狠来,那可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居然一个个摩拳擦掌,想要杀了秦寂言。

顾千城扶着封老爷子,惊慌失措的哭喊道:“老爷子你没事吧?您千万别吓我呀,您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封大人和似锦交待,老爷子,老爷子,你快醒醒呀。”

秦寂言一出皇宫,就知道老皇帝之前因何事不高兴,原来……

“嗯。”秦寂言接过信,快速撕开,看到信中的内容后,脸色又阴沉了几分,“景炎,你很好!”趁火打劫,再也没有比景炎更精于算计的人了。

可惜,秦寂言根本不给面子,径直数了起来,“三!”

“你手中的人,你手中的兵。”秦寂言一向是个干脆的人,并不给周王讨价还价的权利。

顾千城自己就是法医,她很清楚要把一个人伤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他毫无反击之力。

顾千城也不失望,抬脚将人踹开,从食盒底端,找到跛脚男人口中的匕首。

“赵王,你卑鄙无耻,他们是无辜的,你放过他们,我们来打。”脾气暴躁的副将,握刀就要往前冲,却被言倾挡住了,“不得冲动。”

“你当时回了京城?还呆了几天?”秦殿下抓重点,怒火升起。

“国不可一日无君?你们这是要逼朕立皇储,还是传位?”秦寂言似笑非笑的冷讽,话中满是威胁的意味。

顾千城上前,右手一抬,手中的刀子飞速从对方的脖子划过,鲜红的血,顺着顾千城手飞起,在半空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后,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顾千城脸色发白的冲进废墟,慌忙地大喊,到处的寻找,可嗓子都喊哑了,却没有一个人应她……

全部烧死了,全部烧死了!

“不必。”秦寂言摆了摆手:“把凶器与血衣交给顾家。”

“我……也想你。”顾千城鼻子一酸,抬手挤开秦寂言的脑袋,双手挂在他脖子上,然后凑上去……

“撤离?他倒是聪明。”秦寂言冷笑一声。

没办法,形势没人强,他除了低头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倪月是什么人?

老皇帝说完,便陷入深思,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知道半晌后,老皇帝才回过神,第一句就是让锦衣卫首领盯着顾千城,但不要打草惊蛇,同时将顾千城参与过的痕迹抹干净,别让旁人查到。

离别还要丢个难题给她,封似锦真有够不君子的。

只要他对五皇子露一点口风,五皇子肯定会同意。不过……

“唉……那个孩子。”平西郡王妃都不知道怎么说自己的儿子,蠢成这样难怪不讨女子欢心,平西郡王妃决定帮自己儿子一把。

圣后心中最后一丝希望,被灰衣人这话掐断了。

没有意外,盒子里面装得是活火山的地图。

不等长生门的人反应,将东西放心,侍卫扬长离去。

“我这里也有!”

风遥死了,风遥手底下的心腹绝不会和风遥一样,投诚大秦,忠于大秦!说起来,这一次顾千城还真得错怪了老太爷,老太爷不是不欢迎她回来,也不是不派人迎她,而是……

一获得的自由,小雪貂就东看看、西嗅嗅,精力旺盛,精神兴奋,不仅向导不解,就连跟在向导身后的暗三也不解。

“原来,他们是冲着伊国的金珠来的。”向导年纪不轻,又是附近的人,知晓伊国再正常不过。

“我们快点,在皇宫里他们不好动手,可并不表示出了宫,他们还不会动手。”难保北齐太后反应过来,拿下他或者顾千城,好交换乌于稚。

“猫抓老鼠,游戏才刚开始。”秦寂言与顾千城在不远处的屋檐上落脚,见回宫禀报的探子已死,又继续追踪其他人。

不到一个时辰,秦寂言便将十五个探子全部灭口,别说他们当中没有人发现秦寂言,就算发现了也没命回报。

不过,顾千城永远是温柔与严厉并在,“谁说受了伤,就不用洗衣服了?你受了伤要吃饭吗?”

顾千城要是吓出个好歹,她这辈子都无法安心,

噗通……顾三叔话还没有说完,脚下一滑就摔了下去,惊得四周的小鸟乱飞,手中的灯笼也灭了,两人站在黑漆漆的路上……

“三叔,没事,你踩到东西摔倒了。”顾千城将火折子吹着,摸黑把灯笼点了起来。

“千城姐姐,你没事就好了。你不知道,我和承欢听到你一个人离家,担心得不行,就怕姐姐你一个人在外面受了委屈,或者遇到坏人了。我和承欢都不敢想象。姐姐要是出了什么,我们该怎么办……”顾承意说着说着,都快要哭出来了……

这可真是不应该呀,顾千城这一个月无论吃穿都是顶好的,而且顾千城吃的也不少,按理说不胖就算了,怎么还会瘦呢?

景炎不是第一次与顾千城单独相处,可却是第一次单独与顾千城用膳,看到顾千城认真吃饭样子,景炎一时间看呆了,见顾千城吃得香甜,忍不住夹了一块子松鼠鱼,可一入口景炎就皱眉了,“这么酸?你怎么吃得下?”

“怎么突然叹气?吃食不满意?”情绪变化快,时晴时雨,多愁善感,莫不真是怀孕了?

顾千城确实愣了一下:“回京?今天就走?”

“我以为你会生气。”秦寂言都做好了哄顾千城的准备,却不想顾千城居然一点也不在意。

“圣上,几位御史弹劾多有夸大,臣的儿子虽然纨绔,可却不敢做出杀人放火,抢人妻女之事,肯定圣上明察。”被御史弹劾的几位大臣,其实自己并没有犯什么错,大多是家人犯了错,而他们包庇纵容。

“不……我只是告诉你。夫人,杀人偿命,孙妈妈不是失足而死,是被人杀死的。”顾千城鼻子微酸,差点就哭了出来。

孙妈妈慌忙上前,拉着顾千城的手上下打量:“大小姐,出什么事了?你身上可有伤着?可有哪里不舒服?”

顾千城下棋半点灵性也没有,和顾千城下棋着实没意思的紧。

“殿下,有发现……”此时,站在殿门口挖土的暗卫,突然大叫起来,破坏了秦寂言和顾千城之间的美好气氛。

暗卫不解的抬头:“啊……顾姑娘不是你说的,用火吗?”

“官员仍旧用当地的,将本城的富商与读书人召来,本王明日要见他们。”相比百姓只是损失粮食,富商和读书人就惨多了。

也不知秦寂言是怎么踢的,总之他的小腿虽痛,可正常行走却不成问题,只是无法提气。

不怪景炎骂人,实在是他心里不平。

景炎一边落泪,一边奋力的往前游,本该用轻功直接上岸,可他偏偏不……因为在水里,他就算是泪流满面也不会有人知道……

这事一看就是有程将军故意设局陷害承欢,别说承欢没有伤到程将军的亲兵,就算承欢真得误伤了程将军的亲兵又如何?需要严重到打断承欢的双腿吗?

“承欢,你在家好好养伤,程将军这件事我会帮你查清楚,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小的明白。”这事不用吩咐大管家也会办,“要不要告诉老太爷?”

“嗯。”子车话音一落,秦寂言便下令调转方向,逆向而行。

当然,就算不是也没有关系,先上船再说。

“你把言倾留在西北,不就是为攻打西胡做准备吗?虽然现在动手早了一点,可有风遥的兵马在,要赢西胡并不难。”要不是因为秦寂言还要打西胡,她也不会把承欢留在西北。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