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莲池:第30章:正身率下

三生三世十里莲池 作者: 卯木花开

月娘看向谢芳华。

程铭、宋方、郑译、王芜等人齐齐一怔。

“好!”持奉立即对天发誓,有些迫不及待。

一是他放松了警惕,二是谢芳华出手太快。尤其是她这道青光在缠住了他脖颈后,很快就如气圈一般,自上而下,转眼便浓密了三倍,将他整个人包裹在青光之气中。

谢云澜点点头,“各方各院的重要身份的叔伯兄弟们,应该都已经知道了。”顿了顿,他微笑道,“都等着看你的作为呢!”

她将密旨返回给崔意芝,转身出了车厢,分外地干脆。

侍画笑着说,“王妃吩咐的。”

她立即招来一位安插在李猛军营的兵士询问,当得知她被谢芳华三言两语劝住了时大怒。气得摔了茶盏。

敌军退去,江山得保,皇帝龙颜大悦,重赏将军府。

忠勇侯摆摆手,“他大约要晚上回来,算了,咱们自己吃吧”

谢芳华坐不住了,对侍画吩咐,“去问问,怎么这时候了还没回来”

皇帝眸光动了动,沉声道,“我南秦没有神医,便去北齐找。北齐找不到,便去海外寻。普天之下,难道真就没有医术绝顶者?”

郑孝扬这次彻底的清醒了,顿时不干了,嚷道,“喂,秦铮,你的良心真是被狗吃了。小爷差点儿以为你们死了自杀啊,你们没死,怎么那么半天没声没息的不吱一声?”

“这么说芳华小姐不同意了?”秦钰看着她。

这时,秦钰带着人马也冲过了山坳,来到了面前。

谢芳华对侍画、侍墨道,“下车看看。”

“不管她说了什么,你都要记住了,记好了。”秦铮声音虽然听起来漫不经心,但里面却隐藏了一丝情绪,凝重地道,“这字据我说让你收着,你就给我收好了,不准丢了,更不准在我要娶媳妇儿的时候拿不出来,知道吗?”

谢芳华睁开眼睛。

谢芳华将早先煎好的药倒了一大碗递给他,不得不说他来得可真是时候,这药如今不热不冷,正好喝。本来她想着他既然睡了就算了,反正脑袋磕了个包而已,也不是大事儿,明早再喝药也没什么,不喝也死不了。可是人家既然追来了厨房,当然要满足他。

刘侧妃憋了一口气,努努嘴,“还不是正院那人和落梅居那个小子惹事儿。”

“我差点儿便能娶成忠勇侯府的小姐。”秦浩道。

“大公子午时去了左相府,左相和夫人留了午膳和晚膳,晚膳之后,左相又在书房里和大公子叙话。大公子半个时辰前回了府,先去了王爷的书房,王爷没见,他又去了西院,与刘侧妃叙话半个时辰,如今回了自己的院子。”外面人用极低的声音禀告。

谢芳华久久无睡意,快天明时,方才睡着。

几人齐齐摇头,“不会!”

秦铮点点头,显然早有预料,并不意外。

所以,他能跟监察御史的长子和翰林大学士的次子一同走动来这里看秦铮也不稀奇。

“公子!”听言本来在正屋侍候客人茶水,闻言立即跑来了小厨房。

“你们喝,我看着!”秦铮道。

她还没迈进门槛,便听到里面英亲王妃恼怒地骂,“媳妇儿娶进门,是要疼的宠的,不是给你作践的。以前依梦的事儿,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左右不过是一个侍妾,我若是插手,人人都该说我这个做母亲的不容庶子了,

“这……这怎么可能?她刚过门多久……”刘侧妃不敢置信。

“我们回去吧”英亲王妃对谢芳华道。

程铭伸手指着秦铮和谢芳华,“你……你们……”

“嗯,咬到了!”秦倾声音有些低。

谢芳华点点头,洗了脸,也脱了外衣,随着他躺在了他身边。

王倾媚离开不大一会儿,便拉着玉启言走了回来,玉启言的脸色比王倾媚早先出来时的脸色还臭。明显是被打扰了好事儿的不爽。

秦铮慢慢地转回头,看着秦倾,“你当真要拦我?”

谢芳华对外面喊,“侍画、侍墨,去打听一下,官兵这么急,可是哪里出了事儿?”

大长公主偏头看谢芳华,“怎么会这样?”

谢芳华颔首,站起身,侍画、侍墨立即上前侍候她披上雨披。

那人顿时肃然起敬,“小王妃,小的们开路,您既然要去,就跟在我们后面吧。”

谢芳华没有意见。

“他们是他们,朕是朕。”秦钰道。

李沐清瞥了他一眼,“虽然是黄金打造的椅子,但是夜夜坐到三更。你觉得皇上真好?”

郑孝扬连连点头,“秦铮把我一地库的好药都抢走了,我若不听他的话,就被他白抢了。”

郑孝扬无奈,“一起去就一起去,反正我有未来的岳母和未婚妻罩着,大不了,搬救兵。”

秦钰听罢,眉头紧紧地皱起。

谢芳华摇头,“不是。”

众人抬眼看来,见韩述后背光滑,没任何异常,真的看不出有针眼。

秦钰面色变了变,将细如牛毛的金针吸到手里,拿手捏住,抬眼看,这只金针的确太细了,若是扔在地上,眼神不好的人,大约会找半天也难以找到。他看着谢芳华,“你只是观韩大人面相,把脉,怎么就确定是一根这样细的金针?”

秦钰皱眉,“既然被金针刺入,他应该痛呼才是,若是没痛呼,那就是立即死了。可是也应该死在原地,不该是好好地躺在床上,且早上醒来,才被人发现他死了。”

青岩立即应声,“是”

“你若是扎了手,我还得照顾你。算了!我本来也不十分爱吃鱼。”谢云澜道。

小童将准备好的千金送去给酒肆主人。酒肆主人今日一顿饭便赚了千金,大约高兴,免费送了一坛酒给小童。

谢芳华挽着谢云澜出了红林酒肆,一边走还一边回味道,“果然他这里的红烧鳜鱼做得好。云澜哥哥,我们过几天再来吃吧!”

谢云澜叹了口气,隐晦地道,“是啊,天下都很穷。”

谢云澜回了自己的院子后,进了屋里,房门便被从里面紧紧地关上了。

秦铮听罢后,忽然对飞雁问,“谢云澜有什么隐情,你可知道?”

关好密室的门后,明夫人将谢氏暗探所有的暗卷和卷宗都交给了谢芳华,同时将这十日以来两批暗探折损在哪里,背后虽然没查到是什么人所为,但也有些蛛丝马迹可查,都一并交代给了她。

六房老太太恼怒道,“这个许大夫,应该是知道皇上来了,计谋撞破了,便服药自杀了。”

车夫立即上前去敲门。

郑诚连忙都,“能得小王爷邀请,是犬子的荣幸。”

“你守着门,没有我的吩咐,不要让人进来。”英亲王妃吩咐。

英亲王话音一顿,看向英亲王妃,“皇上来了”

“那路途中呢再出什么事情呢”秦钰看着她,“你没找到他之前呢到底什么事情,非要你出京证实不是说好交给李沐清和秦铮的吗”

“他们怕是办不了。”谢芳华道。

秦钰忽然眯起眼睛,“你先找李沐清汇合可是接到了他传来的什么消息”

“届时视情况而定。”谢芳华低声道,“兴许有很多的事情要办,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京城。”

街道上还残留着昨日大雨过后的清新之气,马踏到地面上,也无丝毫的烟尘卷起。

掌柜的立即对金燕感激地笑,连忙道,“咱们这店铺是百年的老字号了,一直承蒙宫里的娘娘们和各府的夫人们厚爱。您和芳华小姐、金燕郡主看中什么,随便挑选,我都算您们七成。”

    风梨立即进了屋,几步便来到了屏风后,见谢芳华呆呆怔怔一副被吓傻了的模样,连忙道,“芳华小姐,您随小的出去吧!”

    虽然如今在谢云澜体内冲撞的气息显然比秦钰对她施咒的那一根线粗。但隐隐的,让她却觉得,性质怕是一样的。

“今日燕亭说煮了梅花来喝酒,想必不错。要不你去采梅花,我们现在试试。”秦铮点燃了屋中的罩灯,对她如闲话家常一般随意地询问。

听言抱着酒坛跑进院子,路过谢芳华的身边,往篮子里看了一眼,“哎呦,听音,不过是煮酒而已,你怎么弄了半篮子的梅花?”说着,抬头看了一眼,“这一支的花瓣都摘没了,你怎么可着一个地方摘啊?怪可惜的,不漂亮了。”

谢芳华转身将手中的花篮和里面的梅花一股脑地扔出了门。

谢芳华向外看了一眼,出了房门,迎了出去。

刚到李如碧的院子门口,便听到右相夫人的哭声,其中夹杂着又气又恨又怒的骂声,自然骂的是荥阳郑氏的二公子郑孝扬。

那边,管家已经哭成一通。

谢芳华一时没说话。

金燕点了点头,快步出了雨花台,向御书房走去。

金燕平静地道,“你不喜欢我,我早就知道,不是一朝一夕了,你若是喜欢我,早就喜欢了。也不必等到现在。我也没有想用这个方法让你愧疚,更不会让你念我的情,我只是在做一桩我自己决定的事情而已。与你有关,但又无关。”

秦钰点了点头。

出来怕是就难了

“这主意一定是秦钰那小子出的,皇上怎么就答应了他”忠勇侯不解reads;上错竹马萌妻来袭。

“等等到也无碍”秦钰笑看了谢芳华一眼。

谢芳华撇开头,想着秦铮此言此举怕是会成为一颗重磅惊雷,劈死人不偿命!

“娘您想想,我大哥已经十九了,过了年就二十了。媒婆几乎踏平了咱们府邸的门槛,为何他一直还没定下来?”秦铮反问。

“左相府的门楣怎么样?已经够高了吧?背后还有范阳卢氏家族支持,配我大哥可是满配。”秦铮道。

“京中今日热闹得很。早朝皇上下旨召四皇子回京,命在京中如今闲来无事的清河崔氏二老爷的二公子崔意芝带着皇上的轻骑卫去迎接。皇上给崔二公子点了一千人马。说若是顺利将四皇子迎接回京,那么论功犒赏免三考三校,让崔二公子直接进兵部做侍郎。”林七道。

不多时,谢芳华穿戴妥当了,回转身,见他也已经打理好,往日鲜衣华服,凭地有一股张扬。今日月白织锦,致尊贵。她咳嗽了一声,移开眼睛,见他没打有出去的打算,则绕过他向外走去。

“你刚刚……”秦铮担忧地看着她,试探地问,“疼?”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