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莲池:第40章:陈古刺今

三生三世十里莲池 作者: 卯木花开

身后,萧敬失魂落魄的出来,哭哭啼啼,宛如被抛弃的怨妇。

码字好痛苦,求月票。说实话,若是如此,方继藩就觉得,弘治皇帝有点不近人情了。

卧槽……

可他们为了朕的安危,依旧如此,颇有几分,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

弘治皇帝:“……”

方继藩道:“此次盟誓,圆满成功,几乎没有任何的纰漏,大漠诸部,见了我‘大明皇帝’,无不感受到了我大明的恩泽和宽厚,我大明军民们,得知陛下成为大漠和关内之主,也是欢呼雀跃,纷纷称颂陛下圣明,统御宇内,若这时,他们知道陛下乃是假冒,会怎么样想?”

…………

繁杂的礼仪开始。

…………

朕……朕……

这跪下的首领,听了这话,心思极是复杂。

刘瑾道:“干爷,时间来不及了。”

…………

其他首领,多为阿勒赤塔塔尔、都塔兀惕塔塔尔、阿鲁孩塔塔尔部的首领,他们抬头,看着突兀,面上也是义愤填膺之色。

方继藩心里想,糟糕,太子殿下怎么就想着下药呢,这下好了,宦官一试,到时直接倒地,破绽便出来了,这家伙,果然不省心啊。

朱厚照冷哼:“还说和你没关系,这里,你来善后。”

朱厚照耸耸肩:“查无实据,当然是让厂卫继续去打探,父皇是要面子不要命呀,觉得这只是空穴来风,倘若不去大同,不与诸部盟誓,反而显得,他胆子小,不敢去,他要做第二个唐太宗,他怎么就这么好大喜功呢,果然是昏君啊,本宫没有说错。”

“父皇说,让你想办法,加强戒备。”

“若是对方用兵刃呢?”朱厚照挠挠头。

方继藩不敢怠慢,躲在家里,将章程摆在自己的面前,细细的研读。

不过……似乎……他感受到了一种安全感。

一抬头,他有点懵逼,皇上呢,皇上呢?

数十个穿着绫罗绸缎的少年,便提着花篮子,沿途开始洒出花瓣。

他气喘吁吁的道:“将镜子取来。”

脑海里,满是各种各样的数据。

或许许多人对于方继藩的理解,还只是这个家伙好凶残之类的肤浅层面,可越是对经济活动的观察,王不仕对于方继藩,却深切的感受到了恐怖。

王不仕松了口气。

方继藩道:“所以,儿臣请了一个人才来了京师,就是要扭转这个风气。”

方继藩见邓健不在哭啼,背着手走到了窗边上,眺望着窗外的风景,随即道:“你在河西的时候,也见识过不少的商贾吧。”

方继藩道:“本少爷我心怀天下,为此,甚是担忧,所以我左思右想,不成如此下去,社会的风气,需要有人来引导,得让人敢于花银子,也舍得花银子,就说当下,京里有个叫王不仕的家伙,他就很有银子,他有银子倒罢了,竟还穿着几件旧袍子出入,这叫个什么事啊,你老家伙,他做的是有钱人做的事吗?连他都是如此,那么其他人,就更不必提了。”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

朱厚照道:“父皇不必召方继藩,问儿臣便是了,他懂得,儿臣也懂呀。”

弘治皇帝微微皱眉,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弧度,笑道:“这么说来,你自己倒是撇的干干净净了。”

方继藩和朱厚照小鸡啄米似得点头。

朱厚照:“……”

无数巨石堆砌的一座古城,竟是展露在所有人的眼前。

王不仕:“……”

远处,是无数承载着希望的沃土。

那还有什么说的呢,什么通货膨胀,什么分红,什么模式,都是假的,白问,因为……碰到这种拿身家性命去支持的财经专家,你已不需去问他有什么理由了,你信就是了,还啰嗦个什么。

朱厚照一脸无语之状:“喂,本宫还没有答应呢。”

杨彪乐不可支:“好嘞,来呀,准备飞球!”

朱厚照便懊恼起来:“那你方才为何不劝劝本宫?”

“这牵涉到的,上上下下,是数十个产业,上百家的作坊,十数万的匠人。价格,都是西山建业以及西山蒸汽研究所费了无数的功夫,才得出的。若是这价格降低,就因为,欧阳志乃是儿臣的门生,那么开了这个先例,以后怎么办?倘若这铺设铁路,不挣银子,更糟糕的是,蒸汽研究所以及西山建业,还能花费大价钱,继续去改良蒸汽火车以及改进钢铁、枕木的建造工艺吗?陛下,不能做赔本的买卖啊,因为一旦赔本,或者是无利可图,长此以往,我大明的这些产业,就统统的止步不前,看上去,现在修了几条铁路,国家占了便宜,可长久而言,却是百害而无一利。”

弘治皇帝道:“噢,补贴之事,从长再议。”

…………

一旁的教士,低声在公爵耳边,道:“阁下,这个人,不值得信任……”

方继藩和朱厚照进了大堂。

不过……

方继藩凝眉,不让人见识一下,铁路带来的巨大效益,怎么能将这铁路推广出去呢?

弘治皇帝道:“朕还听人说,妇道人家,不思待字闺中,或是相夫教子,却是从医,真是闻所未闻……”

…………

这一句话,确实是不该说的。

许多人意味深长的看着梁储。

梁储依旧还一脸震惊的样子,一双眼眸眨都没有眨一下,圆鼓鼓的看着刘文华俩叔侄,想来……还没缓过劲来。

上了贼船,下不来了,那就做贼吧,做个响当当的贼。

弘治皇帝举目四望,脸色才徐徐缓和了一些,而后,他淡淡道:“既然梁女医没有夫家,那么,这恩旨,自是落在梁卿家身上了,梁卿家,你生了一个好女儿啊。”

却不禁失笑。

这是朱厚照大展身手到时候。

“你再说一遍!”

梁如莹霎时懂了,痴痴的看了方继藩一眼:“公子……公子是大好人,心怀天下,救死扶伤,天下没有人可以和先生相比。”

弘治皇帝坐下,看了一眼方继藩,呷了口茶,而后笑吟吟的道:“继藩,现在,你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吧。”

虽然这绕了一个大圈子,可至少,名正言顺了许多。

方继藩打断朱厚照道:“太子殿下,钦天监会让陛下如愿的。”

而梁如莹却已是香汗淋淋,一次又一次的,狠狠的按压太皇太后的胸口,双臂已经酸麻。

张皇后却追问道:“你那未婚的夫婿,现在可有功名吗?”

外头,却传来宦官的声音:“皇上驾到。”

这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

殿中,宦官们纷纷的拜倒在地。

弘治皇帝想张口说什么。

而方才,太皇太后身躯确实有过抽搐,只是不够强烈罢了。

所有人都痴了,一脸无法理解的看着,此时的梁如莹无视所有人的目光,先上前,接着双手死死的捂住了太皇太后的心口。

弘治皇帝咬牙切齿,这皇祖母的突然离世,本就令他悲痛到了极点,现在……眼看着皇祖母过世之后,竟还不能得到安宁,于是乎,愧疚、悲痛、愤怒,无数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她正色道:“小环,为太皇太后进行呼吸。”

方继藩说到此处,顿了顿,叹息道:“哎,当然,陛下对母后,历来是宠爱有加,想来,并不是生了什么嫌隙吧。”

殿中只留下张皇后和朱秀荣。

到了戏台之下,茶点和瓜果都预备好了,朱秀荣侧身坐在母后一旁。

这击鼓骂曹,讲的是名士祢衡被孔融推荐给曹操,曹对其轻慢,用鼓吏来羞辱他。祢衡当着满朝文武大骂曹操,并借击鼓发泄的故事。

“陛下,娘娘好了一些,不过她瞧见那一幅寝殿里仕女图,叫人给撕了。”

她又忙将那团揉成一团的纸捡起来,慌忙放到烛火里点燃了,等那团纸升腾起了火焰,这时,她的门被人闯开了。

哪怕此前,她们曾在医院里实习,救治过病人,可在此时,却还是不免有些手足无措。

那些世袭的御医,真的很令人服气啊。

方继藩道:“陛下,这些都是儿臣,亲自调教过的。”

弘治皇帝一顿:“朕命你为女御医院医正,你先代劳,将来,若有合适的人选,再免了你这差事。”

犹如一群温室中的孩子,而如今,终于要开始准备展翅高飞了。

“你们是来退婚的吧。”梁储凝视着这刘家的管家,勉强镇定道。

医学院送来的女病人不少,从前都是男医看,现在有了女医,也少了许多的是是非非。

可渐渐的,她们面色淡定,该输血输血,该输液的输液,或是送蚕室,立即准备。

哎呀……看着这么熟悉的一幕,萧敬就觉得心里舒坦,这种一种踏实的感觉,让人心安,见了这样的方继藩,萧敬晚上睡觉,都会舒服一些,简直堪比安眠曲,实在!

于是,寥寥的看台上,人们还是欢呼起来。

一经放出去,一定是爆炸性的。

本来少年队的决战,虽是吸引了不少人目光,可更多人,还是对少年队的技艺有所保留,关注的人,并不狂热,而现在,起了争议,就完全不同了。

方继藩对此,心里也只是感慨,不过凡事都得慢慢的来,这世上,哪里有一蹴而就的事。

人……原来会死的。

朱厚照和自己并肩而行,张口想说点开心的事,却发现……如鲠在喉。

尤其是老臣,这些到了古稀之年的人,想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不禁兔死狐悲。

刘健伤心的不能自己,宦官忙是将他搀着,刘健和李东阳,都不禁担心起来。

这一看……

站在一旁,搀扶着刘健的宦官,偷偷的瞄了纸卷儿一眼,像是见鬼似的,张口要发出尖叫,李东阳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他。

天可怜见啊……

“现在该怎么办?”刘健识趣的打断了这个典故,继续询问。

刘健沉默片刻之后道:“活着好,活着就好。”

这倒是吓着了其他的宦官和禁卫,有人低声道:“刘公,莫要失仪,莫要失仪。”

这祭文,竟是念不下去了。

弘治皇帝不客气的打断他:“天塌下来,也不该在此时上奏,你们就这样急,朕来问你们,天塌下来了吗?”

…………

“也罢!”弘治皇帝一拂袖,突然,扑哧一笑:“哈哈……活着好,活着好,嗯,走吧,走吧,立即移驾奉天殿,这里的事……张卿家。”

很快,便有小道消息传来。

于是,他忙是捂着嘴。

第二章送到,今天整理一下剧情,明天会还回来,不会少大家的。巨舰开始回航。

百官们没什么可说的,乖乖的听着陛下训斥。

为了显示自己已经痊愈,他穿戴着厚重的盔甲,按着刀,在无人搀扶的情况之下,亲自去观摩了民兵的操练。

方景隆笑了笑:“这些话,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不过,老夫也承你吉言,这些日子,老夫重伤在身,倒是亏得你鞍前马后,辛苦了。”

方继藩木然道:“我爹还没死呀。”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