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莲池:第77章:行色匆匆

三生三世十里莲池 作者: 卯木花开

我不可置信的连忙从我的手包中取出我的机票,细细的研读着飞机票上的目的地,没有错,我的机票上也是写着飞往甘肃而非杭州。虽然说我怀过宫弦的孩子,但是其实我真正和宫弦接触的时间并不多,毕竟人鬼殊途,而且他也没有像现在一样再人们的面前站在我身边,可是他现在却站在别人的身边。

程秀秀木木的站在原地,梦魇失了一个术法让一团薄薄的雾气形成一个圈,紧紧地将我给禁锢在里面。

她话锋一转:“我又想喝拿铁了,你要不要请我喝一杯?”

蓝先生是我所接触的客户中,第一次让我有了念头,想与他继续结交下去的人。也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吧!

“张兰兰,我们现在怎么办?”我环视了一圈。发现周围的邻居并不愿意想出来搭理我们的样子。

张兰兰摇摇头:“并不是这样的,杨先生这样反而打乱了那个女鬼的如意算盘。本来她是想借着雨伞的掩护,将杨先生的阳气吸干。却没想到她的气势被杨先生给压制住了。不但没有吸收到杨先生的精气,而这把雨伞却又被杨先生所得。

但是杨先生哪里想到,这世界真的有鬼,却也真的有可以降得了鬼的道士。

“兰兰,你有没有好的办法?”我自己想了一会儿却想不到好的法子,猛的抬起头看向张兰兰,希望她能够帮我想到一个好的办法。

我的嘴角抽了抽,什么叫我真的好心机。还有这个路呀,一口一个太奶奶,真的是恨不得提醒我已经嫁给了宫弦作为了人妻。

现在我是再一次的看到了哑语的迷人之处,若是我们这些人都学会了哑语,那还何愁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呢。

我正在为张兰兰的好心肠喝彩呢,奇迹出现了,张兰兰的好心也等到了好报。

张兰兰手中的符纸看来是那个小女孩的克星,只见符纸就落在小女孩的脚上,致使她只能是身体摆,却无法走动。

赵兰兰悄悄地对我做了一个口型。我从她的口型中读出了她想要告诉我的话。她说的是大妈两个字。

于是我跟着张兰兰的脚步,倒是有些好奇为什么张兰兰没有带我坐电梯,而是直接的走楼梯。

锋利的雕刻的纹路割破了我的手,鲜血直直的就滴了下去,落入了抓住了我的腿的那个鬼怪的口中,当时它的整个眼神都从呆滞变成了欣喜若狂,恨不得我直接就变成它的盘中之物。

离开以后,刚来到电梯口。我的手机就收到了一个信息的提示音,打开以后,果然是程秀秀将那个差评给更改成了一个好评。

局面僵持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怎么这么多人发生什么事情了?大家都冷静冷静,我一定会还你们一个公道的!”

阿明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就这样,我们又继续上路了。也不知走了多久。我觉得我的脚都已经不是我的脚。都没有知觉了。

我摇了摇头,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再说了我跟宫弦早已经不知道有过多少次的肌肤相亲了,现在让我主动的挽住他的手又如何了。

张兰兰在电话里听到我坚持,也就没有说什么,然后告诉我去一个地方要一张符,如果到时候有什么意外的话,就让别人贴在我的头上,然后马上给她打电话。

我连忙转移话题,打破僵局:“嗯那个,宫弦啊。咱还有别的吃的吗?我吃了不够吃啊。还想吃点别的。”

发现了我要去的目标,我快步的朝着505的方向走了过去。到了曾先生的家门口,我见到门是虚掩着的,更是能够看得出来里面的人刚刚才出来不久。

长发随清风飘起来。款款的朝一谦走过去。一谦该会被这样的我迷死了吧。我将头抬起来,又趴下去。我知道这都是不可能的了。

我获救了吗?到底是谁救了我?刚刚的事情又是真的发生了吗。

我本该没事的,不过是被途径此地的水鬼给勾上了。我没有说话,宫弦也不吭声。本以为他顶多待上一会就会走,可是他却是一副打定主意不走了的样子。

我仰天长叹,谁来告诉我,这样的日子怎么才是个头?买个红酒杯怎么也能蹦出差评!

护士对我说,“还早着呢。”

此时我真是很庆幸我听了张兰兰的话,等着她过来后一起面对,否则完是凭我一个人,我估计我还没有听完就先撒了。

我觉得该了解的该问的都打听的差不多了。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我冷不丁的被这么一叫,条件反射的应了一声。却没想到曾大庆接下来说的话才让我大跌眼镜。

曾大庆缓缓地摇了摇头:“不一定是这样的。你说,你们公司都能够卖出这样的商品,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我一开始是觉得你之所以会过来,一定是公司想要派你来看一下,我们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一只小小的笔都能有那么大的魔力,所以你的到来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此时不知为何,我忽然感觉到全身都燥热起来,心里似乎有许多小蚂蚁在爬。那种感觉是那般的熟稔,刚才在浴室里,宫弦在我的身上四处点火时,我身体内极度渴望的那种感觉就是我此时感受到了感觉。

我在这回去的路上不停的消化着刚刚张兰兰透露给我的信息,这个山谷整个就如同一个被封闭起来的峡谷,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

这个时候,花瓶里突然传来了一些细小的晃动。宫弦狭长的眸子细细的眯成一条:“看来恶作剧的小孩子要现身了。”

我还是跟张兰兰说出了我的质疑。

小钰如此的深明大义,就越是显得我冷酷无情。

也是,她那么小,还无法从大人的话中听出什么调侃的话来。由于担心她再说出惊天动地的话来吓着大明,我连忙接过她的话,“小妹妹,你几岁了。”

此时导游正在为我们介绍即将踏上的旅程的景点。当导游介绍到泰国的标志——人妖的时候。

就这么样的,我一个人走到了地下室。到了地下室以后,我点亮蜡烛,提着灯,绕了地下室一圈,再三的确认这里面没有别的人或者别的鬼在这里面,我才放心下来。

我一边给自己止血,一边将手搭在宫弦安放尸体的那个棺材的上面,让血顺着棺材流进宫弦的身体。虽然不知道这样对宫弦会有什么好处,但是我知道这样对她一定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已经快到五楼了,我赶紧跑了出去,待在楼梯里面实在是太被动了。而且地方还小,争扎都无力争扎。

心情大好的我,连忙对那名女子来了一个深深的鞠躬。嘴里配合说道:“对不起,都是我刚才太大意了,没有看到。您没事吧?”

我不知道宫弦脑袋里面是哪根筋搭错了,反正我就是觉得他今天晚上有些不正常,尤其是他在对我说出这些话以后,我觉得他脑袋里面简直是被人灌水了。我看着这个跪在我们面前的巨人,根本没有办法将它跟那两个网走了蓝先生跟兰兰的黑色影子联系起来。怎么看都没有一点儿相似的地方。

“殿下,小的说得句句是真的,殿下若是不相信小的,那么小的只好以死来明心志了。”

我的语气带着愤怒以及一些撒娇,引来了兰兰与蓝先生双双的注视礼。他们两人直看着我有些脸儿红了。

“夫人,夫人,求夫人开恩啊,开恩啊。”

大陈刚才看到我出了状况,也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现在看到我往后备箱走去,于是他对我微微一笑,手中一抬就将后备箱给打开了。

“我们三个人都是警校的学员。尤其是大明,他从小就立志要当一名警察。可是他却有严重的晕血症,你们想想有晕血症的人怎么能担当警察的职务?”

反应过来的我冷冷的对宫一谦说:“你跟踪我?”

因为我正透过猫眼往外看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人,他也正通过猫眼往屋里看。

“林梦,你想啊,昨天我们给那隔壁大妈房钱的时候,你看她那眼睛都眯与在条线了,说明她是很需要钱或者是很喜欢钱的,不妨我们还是如法炮制的,拿钱去跟她买些吃的东西吧。”

“谢谢大妈,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我激动的问起来,“怎么会这样?你们这家店是不是有问题?”

想不到我竟然也为一个差评沦落到去别人家里的地步。还好他们家离我家不算远,就在湖北襄阳。简单的收拾行李后,我踏上长途客车。

我想了想,安慰她说:“王太太,你别再责怪欣欣了。其实我们店里的东西确实有些……不干净。这样,我再去调查一下,在调查清楚之前,你们都别动她的雕像行吗?”

我现在一听到陆雅这个甜甜的声音真是脑袋都要炸了,这陆雅平时都没事可做是不是,有事没事就来找我。昨天才刚刚闹了那么一出,今天来找我,我反正是不会相信有好事。

电话一接通,那边就是一阵愤愤不平的声音:“我前几天在你们那买了一个百宝箱,这个百宝箱里有鬼啊,你们竟然出售有鬼的商品,当初跟你们了解这款宝贝的时候,你们客服还说什么这款宝贝做工精细,简直就是鬼斧神工,我看这句鬼斧神工说的没错,完全就是鬼自己做来给自己玩的。你们怎么能拿来出售!”

天呐!我无法用语言去形容我究竟看到了一些什么东西。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脸上的皮囊却快要掉下来了?

又开始联系客户,很快我们见到了沈小姐,据她说她闺蜜秦姑娘以前从来不听戏曲,一直走摇滚范的人,自从有了镜子之后,每天半夜内个镜子画很浓的妆,然后开始吊嗓子咿咿呀呀的开唱,很吓人。第二天一问她缺什么都不知道。每天神情恍惚,感觉就像招上了什么一样。

谁知道那个赶尸人却颤颤巍巍地说:“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来。”

张兰兰简单的跟我讲了一句:“一会我再跟你说,现在事不宜迟。这个符纸画的也不专业,三更半夜的树林里又容易招鬼。这种自杀死掉的尸体身边的怨气也重。很容易就惹来不干净的东西。我得要赶紧把它们给处理了。”

老板有些为难地说:“这个不太好吧,半夜回家不是很安全,而且你们两个女孩子,有要长途跋涉那么久。”

“师傅,麻烦把我们送到黑幕迪厅。”

我们在他的称赞之中,下了车,往黑雾迪厅方向走去。

这种冷意就在离我仅有几米远的距离时停了下来。我有神色如常,在脸上并没有表示出我已经得知有恶灵靠近我的样子,我的手镯的这种能力,我还不想让别人得知手镯的这个功能,免得被人惦记上了去。

“小鬼?”

外面的小孩子越哭越凄惨,哭的都抽的快断气了。可是却还是被家长不停的打着,到底是谁,那么残忍。

张兰兰久久的沉默:“你还感觉不到吗?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真正的华先生和华夫人。你看他们刚刚敲门的时候,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一个都说不上来。还有那个小孩子的哭声,都是鬼罢了。我们要是真的开了门,我都不知道那么多恶鬼,我能不能救得下你了。”

窗帘被小风吹的轻轻的摇摆着,没有关紧的窗外传来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幽香。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不起这个味道在哪里闻到过。

我在床上不停的翻滚着,怎么也睡不着。从那个诡异的小花朵,到宫一谦,到宫弦。总有不同的事情要我烦心。当我闭上眼睛,准备构思着未来美好的蓝图的时候,突然间手机“叮咚”的响了起来。

对我来说差不多过了要一个世纪那么久,那边才慢慢吞吞的回复了一句话:“困死我了。这几天忙的不行,我先睡了,明天白天我醒后,你要是方便我再打电话跟你一次性说清楚。”

见到自己可以走动了,于是我连忙冲到了空调插座的地方,把空调的线给一下子拔掉。空气间的温度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心里原因,还是什么的缘故,感觉竟然是暖和了些。

我才到公司,同事小淘那大噪门就在那八卦起来了。昨天晚上张兰兰这个损友,说什么嫌我睡姿差,不想跟我睡了,然后就直接跑出了房间,留下我跟宫弦大眼瞪小眼。

于是我找到了他的联络电话,用我的手机打过去,为了联络方便,一般我都是用手机跟客户联系。

我跟宫弦结婚那么长时间了,他不是冷着脸就是阴森森的如鬼魅般的周身都充满着寒气,我还真没有看到过他如常人般的这样开怀大笑的时候。

“什么事情让你这样开心。”我忍不住的开口问他。

他却含笑的看着我,并没有跟我解释。

不过这次站着的位置不大一样,上次是在中央,这次是站在一个货真价实的地上,那种可以用脚用力踩的地上。

宫弦再也没有能绷住自己肃然的脸色,愕然的看着我。

听她这么问,我心里清楚了,怪不得我昨天部是觉得对方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原来是她啊。

我想要不干脆一跑了之?不行!万一这个行李箱一直追着我,跑到宫一谦的面前散开怎么办。死要面子活受罪,我算是彻底领悟了。

我靠在沙发上,抬起头。却见到曾大庆在用一种我看不懂情绪的眼神一直盯着我,他那样子,就仿佛在等着我给他什么答案。

他顿了顿后又说:“黑雾是你给他起的名字吗,倒是贴切得紧。”

“这个……”他应和了一声,然后做沉思状。

每当我的同事们都崇拜的看向我时,我就觉得很是心虚的。毕竟我看的也并不是什么阳光向上的充满着正能量的书箱,而是教人如何识别各种鬼怪的书,顶多就是可以说科普科普魔界的知识而已。

我又百般无聊起来,脑海中不停的合计着今日是不是约上几个朋友去喝喝小酒吃吃烧烤乐一乐时,我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张兰兰,替她们超度吧。”宫弦没有再继续,而是交给了张兰兰。

我有些惊讶,这女鬼看上的好看的男鬼,该不会就是宫弦吧?我的天啊!我看着宫弦,有些不可置信。

我想到他看向我那冰冷的眼神,于是回敬他:“多谢你的帮助,否则指不定我自己都会被摔的缺胳膊少腿的。”

我的话激起了那个怪物的怒火,只见他不停的摇晃着窗边的门框,嘴里不停的啊啊啊的乱叫。

见状,我对他又做了一个鬼脸。我就是要存心气气他,让他知道奈何不了我们。

张兰兰看到我迟迟没有决定。于是再一次出言提醒我。宫弦可能也是觉得张兰兰打扰了他的好事,皱着眉瞪了一眼张兰兰。

宫弦见我出言就是回家,他对我露出了的抹温柔的眼神,没有拒绝我的要求,直接把我跟张兰兰送回了宫家。

很快的探视时间就到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就是再替宫一谦担心,他自己选择的路也只能是他自己走下去。

“我求求你,给我个痛快,我不想活了。求求你啊……”

“你看,竟然还有才几岁的小孩子。到底是为什么。”我实在是被震惊的无话可说,但是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老板挑了挑眉,恶狠狠的看着我说:“这不是你天生的吗。”

一只脚剩下大腿,而另一只脚已经没有了。同样是惊恐到不行,但是却不敢大声的叫出来。

王强没好气的看了看他手中的装饰品。对我说:“这种情况每天都会发生。而且我发现这个钥匙扣他还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屋里的任何一个地方。他所到之处。都会留下这种脏兮兮的掌印。”

我被他折磨得精疲力尽的,有好几次我以为那双手不会放开让我呼吸了,可是偏偏又再松开。

由于喜气最是不喜欢这种几十个小时不动的状态,它会自己跑出怨气鬼的身体。

在电脑边,我看着他把差评删了才安心下来。想了想说:“欣欣这次身体受了很多损伤,你们注意多给她补补。还有就是,别让她学习压力太大。”

这时飞向我的第一波飞虫已经向我袭来,那些飞虫的数量之多,已经到了遮挡了我头上的天空,当那一大波虫子即将把我给掩埋时,我吓得本能的双手护住我的脸,而张兰兰本是被抱着的头部,由于我的放手致使她的头又掉落到了座位上。我似乎听到了“唉哟”的一声,只是我抱着自己的头躲避着小飞虫的攻击,一时也顾不是她了。

等待了一会儿,并没有等来预料之中的不妥,我这才惊异的抬起头来,看到那些正纷纷躲避着手镯散发出来的红光的小飞虫,见它们已经远离了我。这才想到宫弦给我的时间所剩无几了,于是赶紧爬了起来抱着张兰兰的头就往外拨。

“好险,若是宫弦再晚几分钟画出镇魂符,那么怨魂鬼煞就会破体而出,那时就是宫弦再拿出镇魂符也制不了它。”

吃完拉面以后,付正林一再的认真要求说要送我跟张兰兰到那个地方。但是张兰兰也只是扬了扬眉毛,微笑着说:“付先生,您就省省吧。要是真有精神,不如晚点睡觉,这样有个什么事情,比如说打不着车的,还能请您来接我们回去。”

我拼死挣扎,因为知道这个时候就只剩下我自己了。我用带着戒指的那只手不停的挡住女鬼的攻击,神奇的是,每当女鬼要靠近我,我的面前就主动的出现了一个像结界一样的屏障。

张兰兰匆匆匆忙忙的,又跟我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就匆匆挂机。我还没有来得及问她在哪里,电话就挂了。

“两位美女,不好意思啊,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们今晚就住这里了,赶快进去吧。”到了地方我拿着钥匙开门边招呼着张兰兰,现在时间也不算很晚,洗漱过后还可以做一些其他事情。

而我看着宫弦,却没有发现女鬼的踪影。心中一慌,该不会女鬼真的就被宫弦给杀了吧?想到这里,我凑近宫弦的身边:“女鬼呢?”

我直觉的就想避开他们。毕竟刚刚才差点经历了一场大难,而且也是就在我认清了宫建章那副可恶的嘴脸的时候。我也就无法再像之前那样面对他们了。

从那以后,每当张兰兰画符咒的时候,我都不去打搅她了。

可能是看见我没有说话吧,或者是因为什么原因。女人突然收起了酒水单,然后笑眯眯的说:“看来你是有选择困难症吧,那我这么问你好了,你是想喝酒还是喝果汁?”

刚坐上宫一谦的车,顾客就已经把地址给我发过来了。离得不是特别远,我也就松了一口气。

华先生冷笑的说:“我真的是受不了了。在夫人对周围男人抛媚眼的时候,我就开始觉得是酒杯的问题。于是我就不让夫人喝红酒,或者是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她换一个被子。可是夫人总是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来用到那个杯子,如果用不到。她就会性情大变。”

看到华先生这样,我也有点开始同情他,于是对他说:“没有想过用什么办法来阻止吗?或者说是采取什么行动。”

原来是这样,当下,我心中就松了一口气。可是宫一谦刚刚复杂的神色还是在我的脑海中挥散不去。跟着宫一谦来到了饭桌上,今晚的主菜是红烧排骨,酸菜骨头汤……

我被宫一谦拍得更加反胃,整个胃都如同翻山倒海一样不断的抽搐着。我一直趴在马桶边缘上吐,口腔里也是一股酸味。直到我感觉我什么都吐不出来了为止。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