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申博:第110章:一年半载

太阳城申博 作者: 许苍苔

身后,是夕阳,夕阳落下的余晖,在这光秃秃的原野上,留下了一道斜长的身影。

张懋等人进来之后,纳头便拜,道:“陛下,今日陛下扬威大漠,这定是祖宗显灵啊。”

“儿臣没说他有一份。”

弘治皇帝听到……陛下摆驾回来,心里刺痛。

双目微微阖着,到现在,他仅存的那点意识里,只有‘皇帝’的脸。

可是……

而留在天坛附近的各部首领们,都沉默了。

站在身后的方继藩,心思复杂无比。

对付萧敬,就是要凶。

一旁的刘瑾,盯着地上躺平的萧敬,瞠目结舌,下意识的,他取出了蚕豆,脑子里,掠过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虽是这样说,心里却是暖呵呵的。

可是……

方继藩道:“现在,只能将错就错,依计行事了。”

“萧公公,让王守仁穿戴上。”

朱厚照和方继藩才乖乖进来。

因为有好几处礼仪,这些部族的首领,都靠陛下太近了。

方继藩进去的时候,差点打了个踉跄。

这个时候,大家并不会觉得,对方戴了眼镜,是对对方的不尊重,反正你戴我也戴,来呀,互相伤害呀。

方继藩忙道:“儿臣哪里敢当,儿臣不过是沾了陛下的光而已。”

方继藩颔首点头,心里却思量,这外语书院的话,既是涉及到了海外,那么……还是得以军中的规矩为主,平时,该操练操练,让他们学习格斗、刺探之类的技巧,同时,学习语言,甚至一些‘鸡鸣狗盗’的手段,可是……谁来做这个这个书院的院长呢。”

现在的西山学院,下头有书院十数个,下设商学书院、力学书院、算学书院、医学院、工学书院以及各地的蒙学院等等,方继藩自是学院的祖师爷,可几乎下设的每一个书院,大多都是自己的徒子徒孙来领头。

人才啊。

尤其是弘治皇帝这样的人。

人们听到了动静,纷纷呼啦啦的出来。

正因为这样的心理,所以他们见到王不仕这样的气派,心里,竟隐隐有了几分渴望。

一千七百万股,开售。

弘治皇帝猛地又开始忧心起来。

而且,论起来,他也算是半个‘暴发户’,在暴发之前,自己的内帑里,不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年年亏空吗?从前为了节省宫中拥度,没少节衣缩食,他对银子,是颇看重的,一千两也是银子啊。

…………

方继藩:“……”

他顿了顿,旋即便一副认真严谨的模样,继续说道。

方继藩道:“你对他们怎么看?”

社会形态改变了。

弘治皇帝微笑:“赶紧去盯着铁路的修建。”

干爷爷的恩情,赛过咱的亲爷爷。

方继藩在心里暗暗思忖着。

方继藩朝朱厚照颔首笑道:“不错,不错,这事儿,交给刘瑾办就对了,我生出来的……不是我生出来的,却是我认的孙儿,不会错的。”王文玉忙是起身。

天子为了证明自己为天下正统,难免需要一些罕见的天文地理现象,来证明自己受命于天,因而,不少人借此机会,呈报祥瑞,可绝大多数,都是牵强附会。

这……无疑是一条大动脉啊。

第一次,商贾们们看着交易中心那一条一柱擎天的阳线,有一种望洋兴叹的感觉。

此前,就传出消息,翰林侍讲学士王不仕,买入了三百万股……

人人都知道,投机暴富。

可哪里知道,这投机,绝不只是运气这样简单。

王不仕却依旧平静。

王不仕的车队,徐徐而动。

“呀。”有人惊喜的道:“来了,来了,公共马车来了。”

翰林院苦啊。

他只好硬着头皮问道:“不知何事?”

一车车的东西,开始收拾起来。

接下来的安排,就是继续南行,而后,抵达金山,再通过金山的舰船,回到大明。

弘治皇帝微笑:“这样说来,朕若是买一些,一定不会赔本?”

这个时候,方继藩提出建立西厂。

只是这外行厂……

刘瑾噗通一下跪地:“在,在呢。”

听说太子和齐国公来了,沈傲和杨彪美滋滋的迎了出来。

杨彪大手一拍,安慰他:“不要害怕,一般情况,死不了的。”

刘瑾看着地面开始越来越远,这飞球越来越高,杨彪熟稔的开始转动叶轮。

理发师轻车熟路的探过了贵人的病症之后,毫不犹豫的道:“公爵阁下的血液里,蕴藏了有害的东西。”

血水越流越多。

反而在宫里,更能静下心来,好好的读书学习了。

弘治皇帝想了想:“这些话,也有道理,妇人除了做女红,还能做什么呢?三纲五常,女主内,男主外,也罢……朕不说这些……免得你去张皇后面前,说什么闲话?”

见朱秀荣正带着香儿读书。

可是……

作为孝子,陛下说一句碎尸万段怎么了?

姓方的这狗东西,虽然坑人,可至少……本事还是有的。

有人摘下了自己的口罩,几乎要夺门而出,觉得自己的胃部翻滚的厉害。

“没有呀。”方继藩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来:“我方继藩对公主殿下的忠心,天日可鉴,殿下把我当什么样的人,我方继藩莫说做什么事,这等不健康的念头,我便是想都不敢去想,倘若我有什么非分之想,现在开始,我孙子断子绝孙!”

弘治皇帝已是起驾,至奉天殿。

他抚案,目光落在方继藩身上:“方卿家,可有主意?”

萧敬今日却是气定神闲:“奴婢斗胆进言,窃以为……新津郡王,确实已经薨了?”

太皇太后,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而此刻弘治皇帝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之中。

狠狠的吸气……

梁如莹抿着小嘴缳首,不吭声。

朱厚照心里顿时很不爽,朝方继藩龇牙,略带抱怨的说道:“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过河拆桥是吗?要我们来的时候,教我们三更半夜的赶来,不用我们了,就让我们在这凄冷的天里等到天亮。”

“侄儿明白。”刘文华梳洗的干干净净,且他面上还算俊秀,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书卷气,毕竟是大家族出身,见过世面,此时,自是踌躇满志,倒是颇有几分美周郎的风采。

刘焱说到此,便没有说话了。

或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弘治皇帝见刘文华对答如流,似乎,考的也不错,那女医,能有如此未婚夫婿,倒也算是天作之合了。

看得出,御医们一脸为难的开始低声交流。

却听一旁梁如莹道:“第三十四期求索期刊,有一篇《猝死论》,其中有一个症状,是否就是如此,根据许多次解剖,分析出来的原因,所谓猝死,多为心室内骤停……”

却还见这些女医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这……明显是一群来捣乱的。

可若是过去了四五分钟,那么……哪怕能够救活,也会产生不可逆的伤害,再久一些,就是真正意义的死亡了。

“呀……撕了呀,没找人……找人……”

她疾步跟着宦官出了房,十几个值夜的女医也早已准备妥当。

不过,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西山医学院,自有自己的独门秘籍,宫中贵人,哪一个不是千金之躯,这医学院入宫为皇家服务,也是理所当然。

方继藩乐呵呵道:“不必,不必,能为陛下效劳,是儿臣三生有幸,几世修来的福气啊。”

那梁储见到了骑马的方继藩。

来的,乃是岭南刘氏的管家。

方继藩咬牙切齿道:“听说,外头有人说本少爷的是非。”

原因……倒是很简单。

得了陛下的暗示,方继藩便匆匆的回到了西山,方才知道,这群孩子,果然自己折腾出了个足球队。

萧敬忍不住道:“陛下,这可是六比零哪,是不是,他们厉害的过了头。”

……

此后历代子孙,或明或暗,或是或非,及至朕承大统,而今,百四十年矣,弘治皇帝念及此处,不禁想,百四十年了,日月蒙尘,这些尘埃,朕定当清洗干净,不至祖宗为之蒙羞。

他接了羊皮卷般的快报,匆匆入了太庙,他匆匆的穿过了百官,见着了刘健、李东阳人等。

活人无数……

天可怜见啊……

“现在该怎么办?”刘健识趣的打断了这个典故,继续询问。

当然,这个念头一转即逝。

这祭文,竟是念不下去了。

鬼?

方继藩接过,他一开始是半信半疑,可当真看了,顿时……一下子,全明白了,于是……傻乐:“果然不出所料,哈哈……哈哈…………”

顿时,众臣哗然。

…………

站在这巨舰上,还真有几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感觉。

他将朱厚照招来,却独独没有召见方继藩。

新津郡王……

弘治皇帝道:“新津郡王若是在天有灵,一定要为之欣慰吧。朕在想,回京之后,朕该亲自祭祀新津郡王,借此大捷,以慰新津郡王和战死在新津的忠魂,这件事,让英国公去料理,命其承揽祭祀之事,择定吉日,朕率百官,亲往祭奠。”

徐经亲自搀扶着方景隆,回到镇守的行在,方景隆一面任人解下铠甲,一面苦笑:“老了,老了啊,想当初,老夫穿着这玩意,便是一天一夜,都不知疲倦,现如今,不成啰。”

徐经听罢,也皱眉,却还是安慰方景隆道:“师公请放心,陛下对恩师,历来信任,对师公,亦是信重有加,此次,非战之罪也,想来……陛下一定不会责怪吧。”

这时,却见英国公已在堂中了。

方继藩一脸懵逼,摇头。

他又不傻。

王不仕面带微笑,此刻,他应当……谦虚。

萧敬便怒了,呵斥道:“好大的胆,你配叫王不仕吗?今天子亲巡,率百官于怒海与佛朗机人争锋,此王不仕,乃皇帝宝舰,受大明列祖列宗恩荫,得陛下之龙威,纵横四海,蛮夷战兢,莫敢匹敌,你也敢叫王不仕?”

不只如此,对方船体庞大,正因为快速,可以随时调转方向,利用最坚硬的撞角,直接碰撞己舰脆弱的船身。

安赫尔伯爵绝望的看着,那已靠近的巨舰。

“发射!”

佛朗机人擅长舟楫,这是人所共知的事,人家的舰船,可以穿越万里,来这大明海域,宁波水师,都追之不及,可见他们对舰船的认知,是何等的强大。

“陛下,我等宜暂避锋芒,后发制人……”

…………

他忍不住,又觉得自己的胃部翻滚起来。

不只如此,按照舰船的动力原则。

水手们慌乱的开始紧张工作起来。

好吧……愿天主保佑。

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这黑黝黝的炮口,一个个对准了自己……

那原本激动的佛朗机炮手们,这一刻,面上的激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他们口里反复喃喃念着的天主。

安赫尔伯爵,带着悲壮,他发出了怒吼:“战斗到底!”

百官们依然显得不安,所有人将目光都落在了萧敬身上。

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气。

哎呀,好可怕,看上去好危险呀。

萧敬心里说,陛下……奴婢……奴婢只是个宦官,没有上天庇佑的呀。

这两个年轻人,像是不知疲倦的机械,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朝气。

只是……弘治皇帝却突然觉得,似乎……偶尔激情一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相当于陛下不忿佛朗机西班牙人所为,向天下人宣示,自此之后,西班牙人,成为大明的死敌。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